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死亡骑士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十八章 死亡骑士

翌日清晨,光线灰白,空气潮湿,散发着夜雨和晨雾的味道。

整个营地都传来收拾东西的响动,马儿的跺脚声、马具的叮当声、木杆的嘎吱声、马车横木的摩擦声……还有矮人之间粗俗的咒骂声。

布洛托·火铸嘹亮的吆喝声也时不时地从不远处传来。

尽管外面那么吵闹,但半羊人玛里奥驾驶的这辆马车内却好似另一个空间。

外面的一切都不会干扰到这里,仿佛是有某种无形的力量,其他矮人在靠近马车后,都变得非常安静。

布莱恩坐在马车内,掏出一个小小的香炉,点燃一根散发着淡淡香味儿的宁神香,神情专注地观摩着平铺在眼前一件秘银链甲,时不时地点点头,露出满意的微笑,完全没有受到马车颠簸的影响。

经过昨天一整晚的休息,他已经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伤口完全愈合。

今天早上,侏儒葛尔宝又给他重新涂抹药膏和施展治疗神术,那隐隐传来的震痛,也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方声称,只要明天再经过最后一次神术治疗,他就可以行动自如地进行高强度的战斗。

这对于他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因为没有神术和侏儒作用极强的药膏辅助,仅凭他自己的医术,至少也要休息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此时,摆在他面前这张小桌子上的是一件秘银链甲。

毫无疑问,制作材料是珍贵的秘银。

这种金属既能被锤打得延展如铜,又能被打磨得光亮如镜,比淬火过的钢更轻,却更坚硬。

用此金属制作出的防具,往往具备防御力的同时,还会增加自身的敏捷增强值和柔韧性,属于敏捷型职业者最喜爱的装备。

布莱恩拥有着甲施法,当然不会放过穿戴秘银链甲的机会。

若是他昨天晚上与狼人的战斗中,穿戴了眼前的防具,也就不会被对方的爪子伤到。

这件装备是以精密的秘银环相扣织成,由布洛托和葛尔宝两人花费漫长时间的合力铸成,环扣之间的紧密相连程度,甚至可以做到防水的作用。

而且,装备的各个要害部位,也在他的要求下至少覆盖三层,为了防止皮肤摩擦,以及吸收战斗的冲击,里面还衬有柔软的丝绸布料。

这件链甲由他亲自出的设计图,所以和一般的同类比起来,呈优雅的流线型,更加光滑精细,更没有铆钉之类的粗俗配件。

原本商议的交货地点是在阿玛斯塔夏王国的‘财富之城’阿布雷拉。

如今,在荒野中相遇,让他惊讶的得知,这件链甲竟然已经完工了。

于是他不再浪费时间,打算在前往阿布雷拉的路程中,将这件秘银链甲最后一道程序‘附魔’完工。

毕竟这是一件他迄今为止,设计的最用心、也是花费最大代价制作的防御装备。

所以他不但要在这件链甲上刻印法术防护效果,还打算增添一道咒法学派的短距离传送法术,让它品质至少达到「紫色」卓越品质。

在这种情况下,跟随商队旅行的好处就彻底显露出来的。

他完全不用为赶路和食物发愁,只需安安生生地待在马车里,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到达目的地。

就这样,时间随着太阳的逐渐升高,一点一点过去。

当布莱恩对这件装备有了详细的了解,并开始思考着如何刻印符文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布洛托的商队全部停了下来。

于是他将链甲收起来,掀开马车的帆布,向赶车的玛里奥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堵车了。”玛里奥站起来望一眼,郁闷的道。

布莱恩从马车里钻出来,向前方望去。

他看到在这个狭窄的林间小道挤满了车子,充斥着人群的喧闹、牲畜不耐烦的哼哧声、以及各种粪便的恶臭味儿。

由于道路两侧全部都是泥泞的林地。

显然,绕路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嘿!老头儿,前面发生什么事了?”性子最急的布洛托率先跑过来,向最后的那辆货车上的农夫询问道。

这个上了年纪的农夫靠在稻草上,用草帽盖住脑袋,看起来像是打盹儿,又好像快死了一样。

听到布洛托的询问,老车夫用手掀起草帽,露出惺忪的双眼,又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这才望向矮人,说道:“封路了,从早上就开始封了,只能坐在这里等着放行。”

老车夫说完,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为什么封路?”

布洛托滑稽地踮了踮脚尖,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询问。

“因为食人魔屈膝之桥上出现了邪恶的死亡骑士。”老车夫说道:“早上有个骑士过桥的时候,被守在桥上的死亡骑士一枪挑落下马,坠入了峡谷,马儿被吓得口吐白沫,一动不动。”

死亡骑士?

布莱恩提起了一点兴趣,他跳下马车,走到布洛托身旁。

“这都中午了,威斯特王国的管事的呢?”矮人继续询问道:“他们就这么傻乎乎地看着,连管都不管吗?”

“唉,有人已经试过了。”

老车夫吐掉嘴里的稻草,“商队护卫和附近的瑞斯子爵派遣了五十名弓箭手,从桥的两头,把他团团围住,想要射死他。结果压根儿没用,这些箭全部从死亡骑士的身体穿过,像影子一样,当场射死了两个倒霉的士兵,十几个人因此中箭受伤的,还差点射掉了瑞斯子爵的命根子……”

“听说瑞斯子爵都吓得拉裤子了。”另一个中年车夫加入了这场谈话,他吐了口唾沫,笑嘻嘻的说道。

“闭嘴!俺对拉裤子不感兴趣。”布洛托恼火地瞪了他一眼,又望向老车夫,“继续说,到底怎么回事?”

“死亡骑士驾着他的战马,像幽灵似的,飘了过去。”老车夫继续道:“他提着长枪,指着这群被吓傻了的小伙子们,冷冷地哼了一声:生者何故干扰死者?滚!不要在我面前侮辱骑士的荣耀!然后又立在食人魔桥的正中央,把这条路堵得死死的。

瑞斯子爵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选择去聘请巫师来对付,因为他们的刀剑砍在死亡骑士身上,就跟砍在空气里一样,毫无作用。可是这地方哪有什么巫师。”

“有点意思……”

布莱恩隐隐猜出了这个所谓的‘死亡骑士’的真实身份。

于是对两人说道:“走吧,与其在这里问来问去,还不如亲自过去看一看。”

布洛托与玛里奥闻言,欣然应允,跟着布莱恩穿过乱糟糟的人群,向桥头堡走去。

沉默的侏儒葛尔宝对此并不敢兴趣,带着自己的乌鸦回到了马车里。

食人魔屈膝之桥是通往血石双门要塞的唯一一条道路,是精灵时期就存在的一座重要建筑。

据说,精灵在建立这座大桥时,征用了许多食人魔奴隶,所以才以此命名。

从桥头两侧各立的一尊食人魔跪在地上的石雕就可以看出。

布莱恩站在一块岩石上,远远地望向桥梁中央的‘死亡骑士’。

立在桥上的是一名身着全身铠甲的骑士,体格高大魁梧,戴着两侧插有鹰羽的钢铁面罩,看不清面容,一身精钢打造的深绿铠甲,绿如密林,绿色丝线和钩扣,在暗淡的阳光下熠熠发光。

beqege.cc

他手握骑枪,像尊石雕站在桥上一动不动,给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而且,他的身体除了看起来有点半透明之外,就如同活着一样。

这是魅影骑士,那些死于战场上或为捍卫誓言而死的骑士的残留幽魂,布莱恩一眼认出了‘死亡骑士’的真正身份。

尽管魅影骑士经常与幽灵混为一谈,但是他们并不会对未尽之事的渴求所束缚。

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选择结束自己的不死存在,因为他们的灵魂完全是心甘情愿地滞留在世上。

要么是处于对前主人的忠诚,要么就是必须完成某项任务来满足自己的荣誉感与责任感。

比如,一个誓死保卫堡垒的护卫,可能会在死后化为魅影骑士归来继续守卫此地,直到有新的守卫来到接替他的职责,或者堡垒被彻底摧毁,才会永久消失。

布莱恩注意到桥下深不见底的峡谷,隐隐猜出这个魅影骑士很有可能是曾经跌落峡谷的守护者,由于被负能量扰动,导致自我觉醒,这才继续守护着这座大桥。

他曾听人提及过,两年前,阿玛斯塔夏的黑色大军入侵威斯特王国时,在这座大桥上进行过一整晚的桥头争夺战。

战斗结束之后,威斯特王国守护桥梁的骑士和士兵们战死的尸体,全部被丢入了峡谷。

至于这个骑士到底是不是其中一员,他不太清楚。

因为他并未在对方的铠甲上看到家族徽记,同样也没听到有人认出这名魅影骑士生前身份的消息。

那么,这很有可能是几个世纪以前的。

或许两年前的那场战争,让峡谷深处的负能量变得浓郁起来,这才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唤醒。

“怎么样,布莱恩,你能对付吗?”布洛托凑了过来,主动询问道。

玛里奥先是担忧地看布莱恩的左臂一眼,随即好奇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没什么问题。”布莱恩微微摇头,转身望向桥头堡,“我觉得,在动手之前,至少也要索取一点报酬,不然岂不是白忙活了。”

虽说他现在有伤在身,不适合剧烈活动,但他是一名巫师,放几个法术,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况且,他能够感觉到这个魅影骑士的大概实力,杀死之后,除了不菲的经验值和魔法能量外,甚至还会获得一颗只有亡灵生物才会爆出来的灵魂晶石。

这样的话,他的秘银链甲的附魔材料就直接集齐了。

“说的对。”布洛托笑着道:“这么一尊死亡骑士,仅仅只是看一眼,就给俺慑人的压迫感,报酬一定很高。”

布莱恩一边走,一边向他们纠正怪物的真实来历。

来到食人魔屈膝之桥的桥头堡,他惊讶地发现,这里聚集了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全部坐在营火边养精蓄锐。

因为桥头堡的作用类似于收费站的关卡,平时只有两三个士兵,一个马夫、一个收费员。

有点歪斜的瞭望塔顶上,一名士兵正在放哨,并用手中紧握的十字弓拦住了他们去路。

布莱恩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居高临下的士兵,对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魅影骑士恶毒地问候着他的全家,又在他全家女性的身上增添了详细的描述,这才放行,并指示一名士兵带他们去见这里的长官。

因为他若是再晚一点放行,脾气暴躁的布洛托就要用矮人种族的热情,去问候他全家了。

院子里有栋开放式的棚屋,里面躺着几个人,他们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起,伤口裹着染血绷带。

不远处,还有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毫无疑问,这些受伤的士兵全部都是在对付魅影骑士时,被桥对岸的士兵留下的,真是一群可怜的倒霉蛋,尤其是盖白布的。

在士兵的指引下,他们来到桥头堡的大厅,昏暗的房间里满是烟味儿。

衣着华丽的瑞斯子爵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正对三名商人和一位拄着拐杖的胖男爵大喊大叫。

桥头堡的队长坐在椅子上看热闹,他的胳膊上绑着绷带,就像个霜打的茄子。

布莱恩注意到瑞斯子爵的黑羊毛裤上,还真有一个被射穿的箭洞。

不过,并不像那位中年农夫说的那般,吓得拉裤子了,应该是擦到了大腿的皮肉,留下了一点血迹。

“我他妈都说了,附近没有巫师!”

瑞斯子爵一拳砸在快要散架的桌子上,站直身子,正了正自己的衣领,吼道:

“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武器对‘死亡骑士’没有任何作用,为此,我还丧失了两名手下,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向他们的父母解释这场误杀。在专业人士或者巫师到来之前,我什么尝试都不会去做了,这愚蠢的做法,只会让我的士兵白白送命。”

“我得天黑之前赶到血石双门要塞!”胖男爵用手中的拐杖指着瑞斯子爵的鼻子,也吼道:

“我得把这些粗粮按时送到!塔夏人的难民都等不及了,如果我迟到了,脾气暴躁的奥蒙德伯爵真会砍我脑袋的。等我到了血石双门要塞,我一定会向奥蒙德伯爵申诉!申诉你担心自己的命根子,任由邪恶生物在王国境内肆虐,这才耽搁了我的宝贵时间。”

“放心吧,伯爵大人他不会砍你脑袋的。”

瑞斯子爵嘲笑道:“相信我,他最多只是踢你的屁股,所以,我建议你在到达要塞之前,先往裤子里垫一层稻草。”

“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胖男爵被气得脸色涨红,他将手中的拐杖朝地面用力砸了砸,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在跟你谈论正事,普通的铁箭没用,为什么就不能尝试着用抹上焦油的火箭。要不然的话,那怕是向他丢炽火胶和强酸瓶也行啊,反正他就像个靶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总比垂头丧气地坐在这里好啊。”

“我已经派人正在四处搜寻巫师和专业人士,耐心等着吧,谁敢保证‘死亡骑士’一定会像个靶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瑞斯子爵冷冷的道:“你以为他是你的情人,脱光了躺在床上,张开双腿,小鹿乱撞地任你摆布。”

“怎么回事?”

瑞斯子爵终于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看热闹的布莱恩一行人,他望向领头的士兵,“又是闹事的商人?我不是说过了,再敢闹事,就给我狠狠地踹他们的屁股!”

“不是,子爵大人。”士兵回答,“是冒险者,他们说可以对付‘死亡骑士’。”

瑞斯子爵冷漠的脸庞上瞬间露出开朗的笑容,他迎上前来,打招呼道:

“冒险者阁下,我不管你叫什么,只要能快点干活儿就好,‘死亡骑士’你看了吗?看了就赶快开价吧,我们马上给你凑。要不然,我这里都快成菜市场了。”

“500金币。”布莱恩不假思索的报了一个非常合理的价格。

“500金币?你疯了啊,怎么不去抢啊!”一个商人说道。

“又是一个散发着铜臭味儿的冒险者。”另一个商人附和道。

“我觉得,正是因为怪物太多,让他们学会了漫天要价。”第三个商人连忙跟着接了一句。

“没错,冒险者生来不就是杀怪物的,就跟屁股天生用来拉屎一样。”胖男爵做最后的补充:

“在我那个年代,冒险者身上还没有铜臭味儿,他们只会发出绷带的味道,他们没有丝毫迟疑,从来不在乎酬金多少,只在乎效率……”

“砰!”

瑞斯子爵再一次将拳头重重地砸在快要散架的桌子上,打断了胖男爵的话语,他厌恶地看着三个商人和胖男爵,对他们吼道:

“你们是训练有素的乌鸦吗,轮流在这里来回聒噪?够了!这是我的地盘,所以这500金币由我一人出200,剩余的300金币你们四个平摊,赶紧的,别耽搁大伙儿时间。”

“我们最多付你400金币。”胖男爵跟几个商人对视一眼,说道:“‘死亡骑士’到了晚上就会离去,你们不要趁火打劫,大不了我们等到天黑就是了。”

未等瑞斯子爵开口,看热闹的矮人布洛托率先忍不住了。

他跳出来,向这个男爵比了一个在矮人群体中很流行的侮辱性手势,然后吹胡子瞪眼地爆了句粗口:

“去你妈的晚上就会离去!那是魅影骑士,他会在桥上一直守到深渊恶魔降临,还不用吃喝拉撒。咱们走!这活儿咱不接了。看在恶魔和魔鬼的分上,你们拿着省下的钱去擦屁股吧。”

说完,布洛托煞有其事地拉着布莱恩准备离去。

“500就500,该死的!天底下的冒险者怎么都这样。”胖男爵在内心咒骂两句,连忙赔笑地对布洛托说道。

随后转身跟旁边的三个商人,七嘴八舌地商议着该怎么分配剩余的300金币。

拿到钱之后,布莱恩微微点头,直接向食人魔屈膝之桥走去。

除了布洛托和玛里奥,看热闹的人全部远远地吊在他的身后。

“生者何故干扰死者?”

随着布莱恩在身后无数吃瓜群众的惊呼中,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魅影骑士,提着骑枪指向他,彻骨的声音如冰湖破裂。

“我不管你是谁,我是来向你发出挑战的。”布莱恩停下脚步,对魅影骑士说道:“你是一名骑士,所以我要跟你来一场荣耀的骑士对决,战斗直到一方投降为止,你敢接受吗?”

他了解魅影骑士的特性,自然知道对付这种直肠子的亡灵生物的方法。

说出这种话,就意味对方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会使用任何死灵系的超自然能力,而是用传统的战斗方式跟他挑战。

骑士钢铁面罩里的双眼闪闪发光,他望向布莱恩,冷冷的道:“冒险者,你要求跟我一对一决斗?那就决斗吧!让传令官报出我的名号!让诸神裁决我们的命运……”

“是魅影骑士疯了,还是布莱恩疯了啊。”布洛托拽了拽自己的胡须,“要打就赶紧打啊,怎么在这里喋喋不休的。”

“嘘,你小声点。”

玛里奥对矮人说道:“我正在把魅影骑士的话记下来,也许对我的新歌会有帮助。”

“闭嘴!堕落的矮人和肮脏的羊头人。”

魅影骑士隐藏在钢铁面罩的深蓝色目光投在矮人和半羊人身上,“我不允许有人在我面前侮辱骑士的荣耀,除非跨过我的尸体,胆敢取笑荣耀、取笑我的人,他或我的血必将在这土地上流淌。”

“他竟然能听到咱俩的说话,真难以置信。”布洛托小声嘀咕一句,“俺才不是堕落的矮人。”

“竟然叫我肮脏的羊头人……”玛里奥露出受伤的表情。

“向我发起挑战的冒险者!”

魅影骑士掀起钢铁面罩,冷冷的道:“虽然你拥有帮手,但我并不惧怕你,因为我拥有律法、信仰和处女的泪水,准备迎接我的挑战吧!”

话音刚落,魅影骑士重重地放下钢铁面罩,朝着布莱恩发起冲锋。

——“二环法术:次元跳跃!”

在围观群众的惊呼中,布莱恩不慌不忙地启动法术,暗淡的光粒迅速在他周身旋转,让他在原地消失,出现在食人魔屈膝的雕像上。

——“类法术能力:次级异界盟约!”

——“二环法术:怪物召唤术!”

站稳脚跟后,他毫不犹豫地连续施放出自己的两个召唤法术。

顷刻间,地面开始闪烁耀目的光辉,同时浮现出两道金色法阵。

一颗散发出音乐般柔和轻笑的浮动光球,率先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内。

紧接着,另一道法阵毫不示弱地飞出一只金色的展翅猎鹰。

——“类法术能力:强光射线!”

光球形状的圣光神使率先发难,一道灼热的金色射线,瞬间击中冲锋而至的魅影骑士,发出滋啦啦的灼烧声响。

——“超自然能力:破邪斩!”

展翅的天界猎鹰,随着一声尖啸,全身骤然间爆发出夺目的金色光辉,居高临下地向魅影骑士急速俯冲。

——“一环法术:次级火焰球(强效)”

站在雕像上的布莱恩飞速地念完法术咒语,火球快速凝聚成型,在他掌心跳动摇曳,劈啪作响。

然后,在他的控制中激射而出,直扑正在金色光辉中哀嚎的魅影骑士,爆发出一团团烈火。

“目标已死亡!”

“正在抽取灵魂能量……”

“获得魔法能量300点!”

“获得经验值1200点!”

……

魅影骑士一句‘卑鄙的冒险者’还未骂出,便在火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不约而同地惊呼一声,又立刻卖力地为他轻松写意的魔法表演鼓起掌来。

布莱恩伸手一招,天界猎鹰和圣光神使各自消散,地上的一颗灵魂晶石也飞入他的掌心。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