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暴掠佣兵团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十九章 暴掠佣兵团

安静的车厢内,被遮挡得严严实实,中间摆放着一张短腿的橡木小桌,上面是一只已经开始变绿的黄铜烛台,烛台上布满结块的硬蜡。

蜡烛在布莱恩的命令下,燃起摇曳的烛火,给黑暗的车厢内稍微添上了一点光亮。

他挥挥手,一道黑影落在面前的桌子上,并伸展开自己的左翼,用尖锐的喙,梳理沾满露水的羽毛。

这是一只羽毛为漆黑色的猎鹰,它健壮的双翼镶着金黄的边羽,翎羽是白色的,脑袋上还长着两丛高立的尖毛。

这只小动物是他利用类神力施法,从自然位面万兽园中召唤出来的,让它拥有了可以在物质位面长时间驻留的能力。

这种猎鹰娇小的体型,意味着它并不具备鹰类猛禽凶猛的战斗力,但胜在速度飞快,耐力充足,还拥有着强大的远行能力。

最关键的是,相较于其他猎鹰,它的智力属性很高,还颇具人性,可以快速理解主人话语的意思。

属于自然位面万兽园中特有的一种自然盟友,他花费了很大代价,才连哄带骗地与这只小动物缔结了合作的盟约,以供他驱使。

布莱恩召唤这种特性的猎鹰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自己与龙首港的佣兵手下,互相传递一些信息。

本来他考虑到的通信物品是传讯石,但是制作这种魔法物品的材料和花费太大,距离过远的情况下,还需要双方均具备施法能力,让他直接放弃了这个打算。

毕竟他现在是龙首港与风暴群岛名义上的领主。

虽说现在还脱不开身上任,但并不代表这未上任的这段时间,会对自己这个陌生的领地不管不问。

看到这只猎鹰带着信件返航,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这群佣兵手下已经回到了龙首港。

于是他招了招手,这只小猎鹰瞬间会意,飞到他的近前。

布莱恩取下绑在猎鹰腿部的羊皮卷轴,让其重新返回自己的位面休息,这才摊开查看起蚀刻的内容。

“暴掠佣兵团?”

过了一会儿,他皱着眉头自语一句,脑海中开始回忆着这支佣兵团的资料。

暴掠佣兵团,拥有近1000名战士,他们的团长是一名来自极北荒原的半兽人,比他的半兽人同类更聪明更敏锐,依靠纯熟的战略能力、个人实力和声名远扬的暴躁脾气,稳稳地控制着一支实力强大的佣兵团。

由于这位佣兵团长一直包容其他颇具智慧的邪恶种族与自己联合,致使他的手下主要以由兽人和半兽人组成,甚至还有为数不多的食人魔和巨魔。

这也导致这个佣兵团的行事作风以残忍、嗜杀著称。

两年前,威斯特与阿玛斯塔夏的战争中,就出现过这支佣兵团精锐小分队的影子。

正因为这些佣兵的协助,塔夏人才能够在威斯特王国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悄无声息而快速地拿下血石双门要塞。

以至于引发了一场规模庞大的地精荒原之战。

如今,随着龙首港宣布独立,导致成为了大陆第一个自由联邦贸易港口。

他们利用寡头政治,控制着这座最大的港口城市。

所谓的‘寡头政治’,即是由多个不同党派领袖控制的寡头政治政体,他们将这座城市领土划分为各自为政的地区,或组织在一起进行统治。

即便如此,这支佣兵团仍然不具备加入这个政治体系的权利。

由此可以看出,以他现在的势力,想要成为龙首港和风暴群岛最具话语权的统治者,有多么的艰难。

难怪泰格瑞拉王国会毫不犹豫地放弃掉这座烫手的山芋,又如此大方地送给他这个半精灵私生子。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

此时的他,除了白鸦佣兵团,只有以布林登为首的十几名由佣兵和冒险者组成的护送队伍。

虽说他当时并没有面见这群在金羽城投靠自己的手下,但他却在暗中观察过他们。

这群人里,除了那位来自不列兰德的女战士,让他惊讶了一下,其他人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出类拔萃。

他安排给布林登的任务,看似是让他们帮自己护送物品,其实真正的目的是给他们的一个考验。

若是这些人真的可以坚持下来,并完成自己的任务,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成为自己未来的骨干人员。

而且那位自称从来没有运气的布林登,身为侯爵次子,他并不认为布林登的老父亲会对他投靠自己不管不问。

说不定在他们一行人到达惊涛城时,他的侯爵老父亲很有可能会资助自己的孩子。

当然,也有可能把他关在惊涛城的水牢里,断绝与自己来往。

至于到底该如何选择,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能够成功回到泰格瑞拉王国。

布莱恩收回飘远的思绪,意念一动,手中的羊皮卷轴瞬间引燃,化作一堆毫不起眼的灰烬。

猎鹰需要在自己的位面休息一天,所以第二天才能给卡帕斯回信。

信件中之所以提到暴掠佣兵团,其主要原因是卡帕斯的手下,从暴掠佣兵团的活动轨迹,判断出他们的目的地是阿玛斯塔夏王国。

而布莱恩的目的地正好也是以非人种族为主的阿布雷拉城,所以才会向他详细介绍了一下这支佣兵团的资料,以防不测。

并且还让他意外得知,暴掠佣兵团的精锐战士,几乎都会在自己的左臂上纹一个锯齿弯刀的纹身,这是辨认他们的最好方法。

由此可以看出,这位佣兵团长办事的细心之处。

根据矮人布洛托向他透露的消息称:阿布雷拉城的长老议会也想效仿龙首港独立,成为第二个自由联邦贸易港口。

对于这件事,布莱恩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龙首港之所以能够独立,依仗的是佣兵团和财阀商团,可谓是势力与财力兼备,甚至还有风暴群岛的岛主在暗中推波助澜。

而他们这座以非人种族为主的阿布雷拉城,除了钱比较多,根本不具备抗衡阿玛斯塔夏王国军队的实力。

所以,布莱恩其实并不看好他们的独立。

“骑手!”

这时,一道粗俗洪亮的嗓音在摇摇晃晃的车厢外响起,“前方有骑手!”

布莱恩神色一动,掀开帆布,走了出来。

“布洛托叔叔,前方有一群来自不明的轻骑兵,正朝咱们的方向驶来。”探路的矮人瓦尔达正在汇报,声音凝重而低沉,“来者不善!”

“全部停车!”

骑在马背上的布洛托拉了拉缰绳,对身后的车队咆哮道:“注意警戒,小伙子们,动作都麻利点儿!瓦尔达,把战锤递给俺。”

矮人们叫停车队,全部将装填好的十字重弩放在膝盖上,用披在身上的焦油斗篷盖好,严阵以待。

瓦尔达连忙从马车上的一块羊皮下面,拿出一柄沉甸甸的精金战锤。

布莱恩注意到,这柄战锤的锤头部位还有尖锐的钩子,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布洛托将锤柄塞进靴子,战斧放在马背上。

布莱恩示意身旁的玛里奥躲在车厢里,然后纵身一跃,从马车上跳下来。

他骑在自己提前备好,始终跟随在马车旁的轻型马背上,与布洛托一起,来到车队的最前排,望向前方的道路。

“是奥蒙德伯爵的轻骑兵。”

过了一会儿,布莱恩说道:“看来这里已经距离血石双门很近了,这是他的轻骑兵小队,我认得出他们旗帜上的箭鹰徽记和服饰。不过,还是不要放松警惕,因为徽记和衣服很容易弄到手。”

看到箭鹰徽记,他想到了曾经在‘钢锤’酒馆遇到的几位贵族子弟,他们佩戴的徽记同样也是箭鹰。

不过,现在服役于荆棘堡的游侠部队。

“俺也是这么认为的。”布洛托微微点头。

骑兵在漫天灰尘中迅速接近,大概有十五个人,他们除了举着奥蒙德伯爵的白色为底,蓝色箭鹰的旗帜外,还有一面象征着威斯特王国的金狮鹫旗帜。

“既然是王国的军队,还是我来应对比较合适,若是发生意外,看我眼色行事。”布莱恩与矮人对视一眼,说道。

布洛托感激地看他一眼,沉默地点了点头。

“停!”

最前面的骑手大喊道,他披着暗蓝色的斗篷,高大威猛,左侧的脸颊上还有一道深长的疤痕,以及少了一个耳朵。

毫无疑问,他肯定是这队骑兵的头儿,“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问话者是谁?”布莱恩冷静地在马鞍上坐直身子,“以什么人的名义?”

“爱打听的阁下,我们是奥蒙德伯爵的部队!问话者乃是血石双门要塞第十三骑兵小队队长丹威尔,他不喜欢重复提问!立刻回答!你是谁?”

“真抱歉,我们刚好也是王国的部队。”布莱恩神色平静的道。

“谁都能这么说!我没看到有人穿着王国的服色!也没有发现飘扬的旗帜!看到的只有一群粗俗的矮人!”骑兵队长冷冷地回应道。

“那就过来点儿,小队长,瞪大眼睛,看看我手中的这张通行证。”布莱恩掏出柯尔妮公主送给自己的王国通行证,向他展示。

“干嘛冲我亮纸张?”

队长纹丝不动,而是皱着眉头,“你看我像是识字的人吗?这种纸只要有钱,什么地方都可以搞到,不过有个显眼的图案而已。”

布莱恩对身旁的矮人使了一个眼色。

布洛托瞬间读懂了他的意思,立即在马背上直了直身子,攥紧斧柄,锋利的斧刃指着骑兵队长的鼻子,咆哮道:

“不认识通行证,那就瞧瞧这个!这总认得吧?好好闻闻,看你记不记得上面残留的味道。”

“去死吧狗娘养的!”葛尔宝的乌鸦突然从车厢里窜出来,落在布洛托的肩头,尖叫道:“这个砸草的!”

“啊,这鸟儿真是一针见血。”布洛托拍了拍自己的斧柄,恶狠狠地注视着骑兵队长。

骑兵队长脸色微变,他扯住缰绳,马儿不安地抬了抬前蹄,向后退了一步。

他望着布洛托,脸颊上那道狰狞的疤痕瞬间充血,变成紫红色,同样也大声咆哮道:“乡巴佬矮子,你敢威胁我?我,可是奥蒙德伯爵的部下!”

“我们是国王的部下。”

布莱恩平静地说,“而且,你要知道,就算是你们那位喜欢踢人屁股的伯爵站在这里,也不敢冲我这么说话。我警告你,骑兵小队长,别做过头儿。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在王国境内还有巡游的骑兵部队。”

“我们在这儿放哨!”骑兵队长理直气壮的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谁?你说你是国王的部队,国王什么时候学会雇佣矮人了?”

“你看到我的通行证了。”布莱恩眯了眯眼睛,不紧不慢的道:

“如果认不出上面的图案,那么我有理由怀疑你的身份。因为你们的旗帜上有相同的图案,所以你应该认得。你瞧,你紧张的样子,就像个被拆穿的放荡女子。”

骑兵队长神色一怔,明显收敛了些,显然布莱恩冷静的言辞和意味深长的目光,对他产生了影响。

“嗯……”他伸手挠了挠左侧脸颊并不存在的耳朵,“好吧。如果你们的身份真跟宣称的一样,那应该不会介意让我瞧瞧马车里的货物吧。”

“事实上,我们不但介意……”

布莱恩伸手制止冲动的矮人,深邃的眼眸注视着骑兵队长,冷冷的道:

“而且还非常介意。我们运送的货物与你无关,骑兵小队长。另外,我也很好奇你们到底在找什么,抓土匪吗,还是精灵?”

骑士队长深深地看了布莱恩一眼,微微点头,他把手伸向自己的佩剑,“那我就告诉你,阁下。我们的伯爵大人禁止任何商人向阿玛斯塔夏王国运送粮食。但是,却有很多不知死活的家伙,试图从要塞的其他地方,将粮食偷偷运到阿玛斯塔夏王国境内。如果让我在你们的马车里发现有粮食,就不会相信你们是国王的部下,就算是你再掏出十几张通行证,也只能拿去擦屁股。”

“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

布莱恩抚摸马鬃的手,悄悄向布洛托打了一个手势,不急不缓的说道:“如果你们想找粮食,那就去找吧。我同意了。”

“搜!”

骑兵队长将戴着黑色鼹鼠皮手套的左手伸向天空,下达命令。

他身后的骑兵闻言,各自互相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摸到自己的剑柄上,拉着缰绳,整齐有序地分成两股,左右分散开来,呈包夹之势,朝矮人马车冲去。

“动手!”

布莱恩一声冷喝,佩戴在右手的白金戒指,骤然间绽放出呈锥形散射状的斑斓炫目之光,毫无征兆地将右侧即将临近的一队骑兵笼罩。

——“一环法术:七彩喷射!”

耀目的光芒,像无数道锋利的匕首,刺入大多数被笼罩的骑兵与坐骑。

霎时间,一匹匹马儿因眼部的刺痛,惊慌地原地转圈,在嘶鸣中人立而起,骑兵的惊呼、尖叫也加入这混乱的合唱,在消散的光芒里接连不断传出。

“去死吧狗娘养的!”

布洛托肩头的乌鸦像支利箭般冲向高空。

它那嘶哑的嗓音宛如一种征兆,严阵以待的矮人战士们纷纷亮出藏在焦油斗篷里的十字重弩,一根根尖锐的利箭在阳光下眨着刺目的寒光。

顿时,伴随着阵阵弩机碰撞出的咔嚓声响,十几支弩箭,仿佛十几只鸟儿展翅腾空,如雨般冲向被「七彩喷射」淹没的骑兵和战马。

一道道利箭入肉声传出,马儿和骑兵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从布莱恩戒指上绽放出光芒,以及乌鸦的尖叫和弩箭的疾驰,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以至于这支骑兵小队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随着中箭者纷纷哀嚎着坠地,矮人战士们立即丢下手中的重弩,抄起战锤或利斧,恶狠狠地朝这股骑兵扑了上去。

左侧朝着马车方向奔去的骑兵队长终于意识到了致命的危机,他连忙猛地拉紧缰绳,大喝道:“撤退!快撤退!”

然而,当他们反应过来,准备调转马头的时候,为时已晚。

布莱恩的法术刚好准备完毕。

——“二环法术:蛛网术!”

随着他掌心的施法材料‘几根蛛丝’消失,一大片多层坚韧而又粘稠的丝织物,像洒入河面的渔网般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的将大多数来不及躲开的骑兵笼罩。

这些白色的蛛丝看起来像蜘蛛网,但远比蜘蛛网更长更粗。

坚韧的蛛网上附带的粘性物如蛆附骨般牢牢地缠在骑兵的身上,让他们就像困在渔网中挣扎的小鱼。

骑兵们大呼小叫地挥舞着手中的利剑,打算砍断坚韧的蛛丝,又猛踢马肚,试图利用马儿的速度挣脱而出。

不过,冷眼旁观的布莱恩根本不给他们任何逃跑的时间。

——“一环法术:燃烧之手!”

他以极快的速度掏出一张魔法卷轴,拆掉捆绑卷轴的系带,一道灼热的锥形火焰从燃烧的卷轴中喷涌而出,笼罩向这群还在网中挣扎的小鱼儿。

瞬息间,炙热的高温火焰引燃坚韧而粘稠的蛛网,爆发成一片火海吞噬了所有的骑兵。

这七八个在蛛网中挣扎的骑兵随着火焰将蛛丝引燃,终于挣脱束缚,他们仿佛一匹匹来自炼狱的梦魇战马,全身燃烧着烈焰,冒着呛鼻的硝烟,‘气势汹涌’地在道路上拼命狂奔。

感受到增长的经验值,布莱恩连忙驱赶自己的坐骑,向安全地带撤退,毕竟他胳膊上的伤还未养好,不合适近战厮杀。

剩下的事情,这些矮人战士完全可以解决。

此时,这毫无征兆的战斗正以极快的速度落入尾声。

他看到从马背上跳下来的骑兵队长已经扑灭身上的火焰,正准备用两条腿飞快地向复杂的密林中狂奔,又眨眼间被布洛托追上。

在即将临近的刹那,这个大胡子矮人战士用尽毕生力气挥舞着手中战斧,凶猛地劈在他的肩膀上。

锋利的斧刃穿透皮肤、肌肉和骨头,几乎将骑兵队长的半边身子硬生生劈开,只剩几丝皮肉和肌腱相连,松垮地摇摆着,倒地身亡。

布洛托再度取下挂在腰间的精钢战锤,猛然间脱手而出,向不远处的另一个逃跑的士兵砸去。

伴随着战锤爆发出凛冽的破空声,精致地命中士兵的脑袋,力道之猛,瞬间炸开,像破碎的西瓜。

与此同时,另一个慌不择路的士兵跑向马车附近,侏儒葛尔宝冷漠地看他一眼,掏出一颗鹅卵石大小的黑色小球,丢在他的身上。

顿时,这名士兵全身被无数爆裂的火花点燃,伴随着疯狂的尖嚎,他身上的衣服与血肉一片片在火焰中焦化、消失。

等到爆炸最终结束时,不成形的尸体才僵直地倒在地上,上面的几十个黑洞中冒出缕缕青烟。

xiashuba.com

直到此时,这十五名假冒奥蒙德伯爵的轻骑兵全部被消灭,连他们的坐骑也只剩四五匹,跑在一边啃草。

矮人们正在有条不紊地打扫着战场。

布莱恩翻身下马,走到一名尸体相对完整的士兵旁,不放过任何细节地检查起来。

他扒开一具尸体左臂的衣袖,惊讶地发现上面有一道锯齿弯刀形状的纹身,这个图案令他瞬间猜出这群人的真正身份。

“是暴掠佣兵团的人!”

话音刚落,刚好赶过来的布洛托和葛尔宝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毫无疑问,他们也知道这群佣兵的来历。

布莱恩刚从卡帕斯那里得知,这支佣兵团的人去了阿玛斯塔夏王国,立刻就与他们交上了手。

若不是他足够警惕,看破了他们的伪装。

这群骑兵绝对会趁检查马车上的货物时,突然发起突袭,双方很有可能互换身份。

因为在刚才的战斗中,以及自己获得的经验,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这群轻骑兵绝对属于暴掠佣兵团的精锐。

要不然,他们也不敢仅凭这点人手就去抢劫矮人的车队。

想到这里,他立即朝矮人们的马车走去。

“把它打开,我需要确认一下心中的疑惑。”布莱恩对守在马车旁的矮人战士说道。

他怀疑这批装备的品质,如若不然的话,也不会让暴掠佣兵团的人敢涉险来到这里抢劫。

“打开吧。”跟过来的布洛托示意道。

随着焦油帆布被掀掉,布莱恩从马车上取出一件被油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单手剑,然后好奇地将其拆开。

顿时,一柄锋芒毕露的钢剑出现在他面前,他轻轻地抚摸着剑刃,饶有兴趣地检查着武器的属性:

制式钢剑+1

类型:单手剑

品质:绿色·精良

装备需求:8点力量以上

特性:锋锐+1、穿透+2、破甲+1

附魔特效:攻击时,额外造成1点能量伤害

(注:这是结合矮人的淬火工艺和侏儒科技的锻压技术,锻造而成的钢剑。在锻造过程中,还渗入其他特殊材料,完工以后又进行了简单的炼金附魔,使这把武器击中敌人时,除了可以造成物理伤害外,还会造成少许的能量伤害。)

……

从属性上看,这种装备若是放在主物质世界,对于中上游的冒险者来说,并不算什么强力装备。

但是如果批量地出现在这个低魔世界,那么它代表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样的装备,如果出现在龙首港,绝对会让所有佣兵疯狂抢购,起步价至少也在1000金币。

“这是卖给精灵的?”布莱恩熟练地将剑锋凌空划了半圈,感觉颇为顺手,于是将其重新包好,丢到马车上。

“不!”

布洛托反驳一句,他示意矮人战士将马车盖好,下一句话直接让布莱恩的身体顿在原地,“这是送给薄暮森林的精灵。”

“你们还真大方。”布莱恩惊讶地看向布洛托,很快又猜到了其中的原因,“这是准备展开合作了吗?”

他已经从布洛托口中得知,阿布雷拉城的非人种族似乎打算趁塔夏人的灾荒,去效仿龙首港。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毫无疑问,拥有相同命运的精灵,成为了他们最佳的合作伙伴。

“没错,这是长老议会的决定,俺们只是奉命行事。”

布洛托爽快地承认,“阿布雷拉城被塔夏人的舰队封锁,俺们只能绕这么大一圈,横跨两个王国,把货物送到精灵手中。”

“那之前我杀死的狼人又是什么情况。”布莱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询问道。

他隐隐感觉到这个狼人很有可能也是图这批装备的。

“那个狼人俺也不太清楚,应该也是来自暴掠佣兵团吧。”

布洛托摸出一袋酒,递给布莱恩,见他拒绝,便自己仰头灌了一大口,“不过,他的运气显然没那么好,遇到你了。”

两人趁打扫战场的时间,来到一颗树桩旁坐下。

“看来,俺们这次的秘密押运已经暴露了。”布洛托擦了擦胡须,咒骂道:“妈的,暴掠佣兵团那群畜生是怎么发现俺们的。”

“应该是狼人。”

布莱恩沉思片刻,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你们不用担心,即使被发现了踪迹,这支佣兵团的人也不会向其他势力泄密,肯定会选择独吞掉这批装备。”

“那倒也是。”

布洛托点点头,又一脸郁闷的道:“该死的,这样的话,咱们就不能像先前那样没头没脑地赶路了,不能悠闲地吹着口哨,一边打着瞌睡一边放屁了。好在这里距离血石双门不远,只要到了阿玛斯塔夏,就会有精灵接应咱们。”

说完,他又望向战场上的尸体,“那这些尸体该怎么处置?需不需要向管事儿的声明一下?”

“稍等片刻,会有人过来处理。”布莱恩抬头望了一眼远方,露出神秘的微笑。

不一会儿功夫。

一支人数大概为三十左右的轻骑兵队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像刚才一样,他们的队伍中飘扬着金狮鹫和箭鹰的旗帜。

布莱恩骑在马背上,身后是一群严阵以待的矮人战士。

在他不慌不忙地亮出自己的通行证后,为首的骑兵队长神色一惊,连忙翻身下马,向他躬身行礼。

随后,处理完佣兵的尸体,他们在骑兵队伍的指引和护送下,一起朝着血石双门要塞走去。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