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修真 > 我怎么会成了反派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0章 青鱼子:明明昊哥哥才是我的道侣……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20章 青鱼子:明明昊哥哥才是我的道侣……

灵谷深处。

“杀!”

宣虎君怒吼一声,身后的元婴虚影大手一挥,勐然斩出一道数千米长的刀光,短暂撕开了浓重的蓝雾,将一头强大的妖王撕成碎片,同时将正在与他作战的斩龙君逼得倒退数十米远。

这一幕震慑到了天仇殿的众人:“不愧是昊天勐虎,号称吴昊之下第一勐将,果然战力超群!”

“好!宣虎君,回去本圣子有大赏!”吴昊哈哈大笑,龙颜大悦,大手一左一右,搂得青鱼子、阿瑟子更紧了。

尹天仇看得是一脸的阴翳,满眼妒火:“狗娘的,拥有宣虎君如此勐将,大战中还如此炫爱,吴昊,你真特娘该死啊!”

就在这时,一声恐怖的兽吼如同一道惊雷炸响,吓到了在场所有人。

“人族,胆敢闯入灵谷,觊觎灵婴花,受死!”

这声恐怖的吼声由远及近,并且后一声与前一声极近,显然对方正在迅速靠近。

所有人看向声音的方向,只见一红一白两道璀璨的光芒在蓝雾之中十分显眼。

紧接着,白熊妖王、火虎妖王两头千米高的巨兽突破蓝雾的束缚,率领着密密麻麻多达上万头妖兽出现在众人眼前。

“我的天啊!这股气势……是巅峰妖王!”有人被吓得大叫一声,脸色煞白。

“巅峰妖王,寿命长达数万年,实力远超同境界的人族元婴真人,不仅肉身极其坚韧、重生之力极强,还拥有堪称无尽灵气的妖丹,天剑宗内有卷宗记录,一名巅峰妖王大战三名巅峰元婴长老,双方大战七天七夜,最终天剑宗长老耗尽体力灵气败退!”

“嘶!这么凶悍的巅峰妖王,灵谷之中怎么会同时有两头啊!”

这一刻,无论是天仇殿,亦或是昊天殿的修士,都被这两头巅峰妖王吓到了。

就连吴昊的神色也变得无比凝重,心中喝道:“系统,扫描这两头巅峰妖王。”

“叮!正在为你扫描。”

[姓名:火虎妖王]

[修为:巅峰妖王]

[状态:巅峰]

[技能:???]

[实力评估:与你旗鼓相当]

……

[姓名:白熊妖王]

[修为:巅峰妖王]

[状态:巅峰]

[技能:???]

[实力评估:与你旗鼓相当]

当看到两头妖王的实力评估之后,吴昊倒吸一口凉气:“这两头畜生,实力竟然与我不相上下,开挂了是吧?也确实,修仙界中,妖兽的确很难缠,相当于开挂的物种。”

“这下麻烦了,如果解决不好,连我都有可能陨落在这里啊。”

想到这里,吴昊脸色更加凝重。

“所有妖兽,杀,将这群嚣张的人族屠杀得一干二净!”白熊妖王怒吼一声,一马当先,朝着众人喷吐一口白色冰气。

嘶嘶!

冰龙一般的冰气喷吐而来,修士们大惊,连忙施展身法躲避,但还是有一位金丹巅峰的昊天殿修士来不及躲闪,被冰气击中,顿时浑身僵硬地被冻在冰块之中,然后轰然炸开,成了一地粉末。

与此同时,上万头妖兽也朝着众人扑了过来。

吴昊不得不松开青鱼子与阿瑟子,警告道:“你们两躲在人群中,小心躲避,千万别出去,我要去参加战斗了。”

“好的,昊哥哥。”青鱼子乖巧点头答应,清纯可爱。

“嗯哼,你亲我一口就答应你~”阿瑟子妩媚一笑,挑逗地看了他一眼。

吴昊心头一跳,暗道一声妖精,却是不理,迎着白熊妖王飞了上去,与之展开惊天动地的大战。

天仇殿那边,尹天仇身为第一战力,也当仁不让地与火虎妖王展开了大战,声势浩大。

无论是昊天殿还是天仇殿,阵型都乱了,所有人都在与数量众多的妖兽作战。

就连青鱼子与阿瑟子,也被两头妖帅缠上了,逐渐远离昊天殿阵型的中心。

一直在旁边伺机而动,施展着赤雪隐的张良看到了机会:“就是这个时候,小幽,龙隐。”

“吼!”

玄幽兴奋的大口吐出黑雾,包裹着张良,让他的存在感完全消失了,这一刻,他成了真正的透明人,不仅视觉上无法察觉,就连神识也探查不到他的存在。

消耗:1000缕气运。

剩余:32800缕妖魔息,24400缕气运。

张良身形一闪,绕过众多妖兽和人类,来到青鱼子身边。

青鱼子正在与一头实力相差不多的狼妖作战,狼妖行动迅捷,攻得青鱼子疲于招架,清纯白皙的脸蛋上布满了紧张之色,很是可爱。

“吼!死!”

狼妖怒吼一声,朝着青鱼子扑了过来。

青鱼子浑身紧张,全神贯注地盯着狼妖,正准备发动术法。

就在这时,青鱼子忽然腰眼一麻,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灵气入侵她的体内,重如山岳的元婴威压释放在她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连张口呼救也没办法。

“完了,我要死了。”青鱼子眼睁睁看着狼妖朝自己扑来,心中哀道,她完全无法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但出人意料的是,狼妖扑倒了青鱼子,竟然没将她撕碎,而是一口将其叼起,急速远去,逃离人群。

“不好了,青鱼子被抓走了!”一名修士注意到这一幕,大声呼救,但他自身也无法脱身。

“区区狼妖,敢掳我道侣!?”吴昊震怒,转身就欲一道飞剑宰了那狼妖。

但无奈,白熊妖王将他缠得很死,吴昊刚转身,白熊妖王就一个上百米庞大,数千吨重的巨掌拍了下来。

吴昊若是不接,不死也得重伤。

无奈之下,他只好恨恨转身,与白熊妖王大战,一边高声大喊:“谁有空去救一下青鱼子!”

但是无人应答,因为昊天殿的每一个修士都在与数头,甚至是数十头妖兽大战、车轮战,完全无法脱身。

“青鱼!!!青鱼若是出了事,我定将这灵谷翻过来屠尽!”吴昊见状大怒,奋力地与白熊妖王搏杀,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鱼子被狼妖叼走,消失在大雾之中。

神秘的洞窟内。

一道身高十米,披着黑色羽氅的‘男人’正盘膝坐在阴沉的石洞内,石洞里遍布着白色的头骨,人族的、妖兽的,各种各样,堆得到处都是,散发着一阵阵阴冷的气息。

而这男人却视而不见。

忽然,他睁开双眼,一双鹰眼,漆黑的童孔诡异的缩小,缩成了一个小点,身上也散发出阵阵隐晦、令人胆战心惊的强大气息。

黑鹫妖皇,是统治着灵谷的强大妖兽。

“咳咳,人族,怎么让他们进来了?竟然还有个天剑宗的圣子,真是该死!”

黑鹫妖皇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咳嗽声,咳了几声,方才神情阴冷地道,“灵婴花还差一段时间就要成熟了,这群人好死不死,偏偏这个时候闯进来,决不能让他们接近灵婴花。”

“若是白熊、火虎将他们击退,那也就罢了,万一白熊、火虎也失败了,那本皇就不得不出手了。”

“虽说大周龙朝境内有着‘化神不得与化神之下战斗’的规矩,但只要将这些人全部宰了,没人走漏消息,自然就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天剑宗那群人族也就拿我没办法。”

“但愿不需要走到那一步吧。”

黑鹫妖皇一双鹰眼闪烁着诡谲的光芒,缓缓闭上。

灵谷外层。

呼!

一只妖狼叼着青鱼子,冲出了灵谷的浓雾,直奔远方。

“这头狼妖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它想做什么?我好害怕,昊哥哥快来救我!”青鱼子神色紧张地看着景色不断变换,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在内心中不断祈求有人来救她。

很快,狼妖熟练的找到了一处隐秘的山洞,将青鱼子放在幽深的山洞之中,然后啪的一下,直接死在了青鱼子面前。

青鱼子懵了,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奇怪的看着这一幕:“这狼妖怎么自己死了?”

与此同时,青鱼子发现,自己竟然能动了,也能出声了:“我恢复了!可以行走,灵气也能动了,太好了,我得赶紧回去找昊哥哥他们。”

她连忙站起身,就朝着洞外走去。

却发现,山洞不知何时被布置了一层层强大的禁制,以她的实力根本无法突破出去。

“怎么会这样!这里到底是哪里?”青鱼子完全懵了。

嗡!

身后传来一阵细响,青鱼子转身一看,童孔一震,忍不住惊呼出声:“竟然是你!”

只见一道身穿黑衣,头戴黑龙面具的神秘男人静静的站在山洞之中,一双冷酷的眼眸正澹澹俯视着她,充满了霸道与威严的感觉。

青鱼子被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气势吓得倒退一步,两只白嫩的小手握在胸前,美眸紧张的看着他,心情复杂,又是重逢的喜悦,又是一阵害怕。

喜悦的是再次见到了他,害怕的是,自己竟然会出现喜悦的情绪,这不应该。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见到他会开心?难道,难道我真的爱上他了吗?不,不会的,我喜欢的是昊哥哥,不可能喜欢上第二个人!”

青鱼子芳心一颤,强行止住心思,抬头看着这个霸道、威严的神秘男子,张开小口问:“你,你到底是谁?三番两次抓住我,到底想做什么?”

神秘男人微微一笑,发出低沉磁性的嗓音:“你可以叫我邪,至于我抓你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邪么?”青鱼子低声喃喃,忽然脸色微红,瞪着张良,装作很强硬地道,“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我?我警告你,我喜欢的是昊哥哥,他比你强多了,识相的话,你立即放我离开,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这件事。不然等昊哥哥找来,你就麻烦了。”

青鱼子说完这番话,小心脏怦怦狂跳,有种叛逆的兴奋感,同时又有些担心会不会激怒邪,甚至隐约还害怕,万一邪因此讨厌自己了怎么办。心情极为复杂。

却不想,邪诡异一笑:“谁说我喜欢你了?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原来根本就是我自作多情么,也是喔……”

青鱼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失落,美眸看着邪,竟有些水雾,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童年,被邻居家的大哥哥抛弃的时候。

就在这时,邪身影一闪,来到青鱼子面前,直接大手一搂,将青鱼子娇小的身躯直接托起来,紧紧抱进怀里,低下头,狠狠亲了下去。

“唔!你干嘛唔!”

青鱼子瞪大美眸,清纯白皙的俏脸瞬间通红,刚想挣扎,就被邪堵住了嘴巴,顿时,青鱼子娇躯都软了下来,浑身没了力气,感觉要被男人的火热气息融化了一般,芳心中充满了火热与甜蜜。

哥哥,还是喜欢我的。

“吼!”

玄幽主动从玄阴石中飞出,对着青鱼子身后的气运凤凰大口大口喷吐黑色气运,增强气运黑线。

由于先前已经有了气运黑线,气运凤凰根本就是对玄幽的气运来之不拒,全部吞了进去,还兴奋地发出一阵阵鸣叫声:“嘤!”

可以看到,在吸收了大量的黑色气运之后,气运凤凰身上的气运黑线变得更加浓重了,黑漆漆的,像是一条大蟒蛇,潜伏在青色的气运连接之中。

消耗:1000缕气运。

剩余:32800缕妖魔息,23400缕气运。

良久,邪才松开嘴。

青鱼子眼神迷离,小嘴微张,俏脸粉红一片,很是可爱,还兀自喃喃道:“哥哥……”

“以后,你要叫我邪哥哥,我就是你唯一的哥哥,不准再叫吴昊为哥哥,明白了吗?”邪霸气的抱着青鱼子,威严的喝道。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呜!好,好霸道,我,我不知道,昊哥哥是我的道侣,呜!”青鱼子红着脸,小声地说着,还没说完,就被张良啪的打了一下,吃痛得她痛呼一声,大眼睛水润润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我叫就是了,别,别惩罚我,邪,邪哥哥……”青鱼子羞涩地说罢,连忙低下瑧首,脸色通红,又是害羞,又是情动。

“我怎么了?我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明明昊哥哥才是我的道侣,这个邪,就是个坏蛋,大坏蛋,我凭什么要听他的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