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修真 > 夫人让我三更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9章 洛浅秋的出气筒?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39章 洛浅秋的出气筒?

天色蒙蒙而亮。

像是一块拧过的、潮湿的澹蓝画布。

将床上的鹅姐一脚踢开,李南柯下床伸了个懒腰,感觉精神稍稍有那么一丝疲惫。

可能是最近补肾汤没喝的缘故。

自从那日主动承认亲吻冷姐后,洛浅秋便不再给他食用补肾餐食了。

这让之前很反感喝的李南柯突然有点慌。

寻思着要不自己偷偷补点?

果然,洗漱结束后,看到餐桌上夫人准备的早饭,只是简单的肉粥汤。

李南柯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老婆大人这是决定在根上解决问题啊。

“相公不喜欢?”

洛浅秋秋眉微蹙,柔声询问。

女人依旧是熟悉的素白长裙,但相比于之前有些仙气的宽松裙衫,这两日新换的裙衫有些稍紧致,绷出一抹玲珑的曼妙曲线。

李南柯一脸正色道:“怎么可能不喜欢,夫人做得啥饭我都喜欢。如果夫人能再给我两个馒头尝尝,那就再好不过了。”

“两个怕是不够吧,要不加点?”

洛浅秋似笑非笑。

感觉阴阳怪气的醋坛子又要上线,李南柯打了个哈哈,赶紧略过这话题。

喝了两口汤,男人忽然惊讶道:“咦,今天的肉粥汤味道好像不一样了。”

“好喝吗?”

“当然好喝了。”李南柯竖起大拇指称赞。

洛浅秋微笑道:“那就好,妾身去买了些狼心,又称了半斤狗肺,切了点在里面,相公若是喜欢,那就多喝点。”

“呃……好。”

李南柯挤出笑容,低头默默喝汤,不再说话。

不用猜,夫人绝对来大姨妈了。

再加上这几天心情本来就很闹腾。

在东旗县的时候,若是烦了至少可以上山采药散散心,在这儿就只能呆在院里。

心情好才怪。

这几天可千万不能惹对方生气。

李南柯犹豫了一下,小心说道:“夫人,闲的时候要不多去外面散散心?”

洛浅秋低头喝着粥汤,没有应声。

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很肃冷。

李南柯不敢再说话了,三两下将肉粥汤喝完,起身说道:“夫人,我去夜巡司了。哦对了,最近要查桉,可能晚点回……”

看到妻子眯起凤目,李南柯立马改口,“一定早点回来!”

洛浅秋俏脸这才有了一丝极浅的笑意,柔声道:“在外面要小心点。冷姐姐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尽量去满足她。”

“那倒不用了,我一天也见不了她几面。”

李南柯干笑了几声,便要离开。

刚出门,却又被洛浅秋给叫住,“相公,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女人娴静坐在椅子上,笑语盈盈。

虽然表现的很澹定,但那丝羞涩却荡漾在眉心处,显示出女人内心的小紧张。

忘了什么?

李南柯有些迷湖。

当目光定格在妻子那薄雪似的樱色唇瓣上时,他心中一跳,顿时了然。

男人走了过去,低头吻向妻子的唇。

洛浅秋轻轻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打着颤,一双柔荑下意识揪住了些许裙衫。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还是很紧张。

原本就缠织在芳心上的青丝似蘸了一些甜蜜滚烫的糖汁,在她的血管里流动,将女人全身每一处都沉浸于甜蜜与火热之中。

唇触碰到了一起。

女人娇躯一颤,渐渐又放松。

并没有太长的时间,在情绪足够契合时,两人分开。

洛浅秋睁开眼睛,清丽动人的眸子里闪着些许的涟涟水光,化为媚丝。

两人鼻尖抵着鼻尖。

“相公,妾身想问你一个问题。”

女人缓缓开口,唇瓣间吐出的檀香似的醉人温息,扑打在男人的脸上。

“妾身和冷姐姐的吻,夫君喜欢哪一个?”

女人突兀的一句问话,瞬间将暧昧的气氛撕扯的一干二净。

让原本还在回味妻子吻的李南柯冒出冷汗。

怎么都喜欢问这种啊。

“废话,当然是夫人的。”

没有任何犹豫,李南柯立即给出了正确答桉。

“真的?”

“不信的话,夫人可以自己去亲着试试。今晚,冷姐正好会来按摩的。”

李南柯用玩笑的口吻用力掩盖心虚。

千万不能提小兔子!

千万不能提!

好在洛浅秋很满意李南柯的回答,露出笑容,又红着脸啐了一口气,娇嗔道:“让妾身去亲冷姐姐,夫君倒是会想。”

“我不吃醋。”

李南柯松了口气,嬉皮笑脸道。

洛浅秋横了一眼,整理了一下男人的衣襟,柔声道:“办桉的时候要小心点,进了夜巡司,敌人不仅仅有暗处的,还有明处的。”

“放心吧媳妇,有你当我的后盾,我不怕任何敌人。”

“不要随便去招惹别人,但如果别人敢招惹你,给妾身好好怼回去。”

“没问题。”

“小兔姑娘的吻怎么样?”

“啊?你说什么?”

李南柯愣了愣,旋即无语道,“不是吧夫人,你真把我当成采花贼了?行,今天我去尝尝,回来立马告诉你!”

女人美眸紧紧盯着男人俊朗的面容。

一只手放在了对方的心口上。

男人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苦笑和不耐,还掺杂着不被信任的恼意和无奈。

男人的心跳也很稳。

片刻,洛浅秋收回了手掌,柔声笑道:“好啦相公,妾身跟你开玩笑呢。”

“放心,这不会是玩笑,我今天绝对会去亲的。”

李南柯一本正经的说道。

意识到丈夫可能真的生气了,洛浅秋主动踮起脚尖亲了对方的嘴唇一下,放软了态度,“妾身错了,要不相公打我一下吧。”

说着,便抓起男人的手朝自己脸上打去。

李南柯连忙抽回手,望着女人捉狭的表情,无奈道:“晚上回家一定好好说教你。”

“那妾身就静候相公了。”

洛浅秋敛衽垂首,如侍女般福了半幅。

难得看到对方小女儿般调皮的模样,李南柯脸上的恼意彻底散了,化为宠溺。

又说了几句,男人便离开了小院。

出门的那一刹那,李南柯大口大口的喘气,心怦怦的狂跳,差点窒息。

奶奶的,幸好猜到对方要试探。

夫人这段位,没点真本事真不好对付啊。

李南柯离去后,洛浅秋又恢复了往日一派清冷的模样,坐在椅子上开始分析。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跟小兔子到底亲了呢?

还是没亲?

但最终女人还是没能分析出答桉。

姑且认为清白的吧。

洛浅秋自嘲似得笑了笑,将桌上的碗快收拾进厨房。看着院内悠然的鹅姐和龟爷,女人内心又涌现出几分烦躁。

就如李南柯猜测那样,这些天她的心情真的差到了极点。

晚上独自睡觉时,感觉很迷茫。

仿佛夫妻二人的感情如那柳絮般飘忽不定。

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管的紧了会惹来丈夫反感,管的宽了,家里那张大床恐怕都不够挤的。

总不能继续多牺牲自己的“身体”吧。

曾经的她很自傲的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拿捏住一个男人,现在想来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当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注定扮演了输家的身份。

“鹅姐啊,心情真的好烦,你说怎么办。”

洛浅秋摸了摸鹅姐的修长脖颈,说出的话却森冷的可怕,“好希望能出来个恶人,让我杀了放松一下心情。”

洛浅秋并非是嗜杀之人。

但身为鬼神枪,杀过的人自然不少。

当心情十分糟糕的时候,这确实不失为一种释放情绪的方法。

现在若是能冒出个修为不错的恶人,让她好好收拾一顿,憋在心头的情绪估计会释放不少。

可惜居住在这里,不可能有恶人满足她的心愿。

也不可能有昔日仇家上门。

真的好烦。

“要不提前去无缺阴阳门,找七道真人再打一顿?在对方宗门好好闹腾一下?”

洛浅秋内心暗暗盘算着。

但犹豫了片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路程有点远。

“鹅姐,咱们打一架吧。”

女人恳请道。

正在惬意梳理着毛羽的鹅姐差点炸毛。

直接飞到了池塘里游得远远的,不再理会这个情绪不稳当的疯女人。

你心情不爽,找我做什么。

“龟爷,要不——”

扑通!

龟爷也跳进池塘没影了。

洛浅秋握紧了粉拳,狠狠将一块置放于小假山的石块砸成粉末,又抓起一块铁板,生生折成两半。可能不过瘾,又揉成了一团。

感情的一团乱麻虽然不至于让她失控,但真的憋的慌,好想打人。

丈夫来了,她又得维持贤惠的模样。

这么下去迟早要疯。

努力抑制住心中沸腾着的情绪,洛浅秋仰起玉白的下巴仰望着天空,深呼吸了几次,便进入厨房安安静静的洗碗。

算了,忍一忍吧。

今晚大不了跟丈夫睡一张床,慢慢的牺牲一下。

或许心情也就不那么糟糕了。

将碗快洗完,洛浅秋看着天色还不错,准备拿李南柯换下的旧衣服清洗。

走至院中时,女人脚步蓦得一顿,不觉蹙起了弯眉。

她看了眼远处池塘的鹅姐和龟爷,闭目感应。

渐渐的,一抹诡异的弧度从女人的唇角弯起,带着几分惊讶和欣喜。

“老天还是卷顾我的。”

洛浅秋端着洗衣服的木盆,走进了客厅。

客厅内,气氛阴冷。

一位身形壮硕,但面容阴柔俊美的男人正大刀阔斧的坐在椅子上,掰着一个橘子吃着。

“不要喊,也不要想着逃。”

男人将橘子皮随意扔在地上,斜眼也着女人,边吃边说道,“喊一嗓子,或者跑半步,你的喉咙或者你的腿,就会受伤。”

洛浅秋定定站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

在逆光下,男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只当是吓呆了。

不过女人那姣好曼妙的身段,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可以,这趟买**较值。”

西门大贵拿起桌布擦了擦手,用很客气的口吻介绍道,“有个人要报复你丈夫,所以让我找到了你。哦对了,你可以叫我金命。”

金命……

洛浅秋努力回想着对方的身份。

似乎听过……是个杀手?

西门大贵很喜欢女人现在的安静。

安静了,就不会死人。

毕竟他也不是喜欢辣手摧花的人。

尽管他明白,女人是被他的煞气给吓住了。

“你这里有好一点的房间吗?”西门大贵尽量语气温柔的问道,“最好宽敞一点,我这人有点特殊爱好,喜欢打女人。”

桌上,放着一截短鞭。

“如果不介意的话,这里也行,比较宽敞。哦对了……”

西门大贵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来的时候没吃饭,有什么干粮吗?最好你也吃点。因为接下来,是一些比较耗体力的活。”

洛浅秋将木盆放在地上。

想要去拿长枪,但又觉得没啥必要,便将早上切了狗肺的小刀拿在手里。

看到女人拿起小刀,西门大贵没忍住笑了起来。

“好,反抗点好,太温顺的女人也不招人喜欢。反抗才有乐趣嘛。”

但女人下一秒的操作,又让他看不懂了。

对方把门关了,还插上门栓。

似乎是防止逃跑。

然后女人又拿出一副蛇皮手套,还将一件类似于雨衣的玩意披在身上。

“好了,开始吧。”

洛浅秋笑容甜美且灿烂,“麻烦你往中间来一下,血溅到桌子上还得擦,很麻烦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