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修真 > 武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那年的那场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三百九十三章 那年的那场雨

“我不知道陛下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但想来光是鹿鸣寺知道这件事之后,都要和你不死不休。”

陈朝看着在前面走着的谢南渡,有些头疼,这位谢氏的才女居然生出了要去盗墓的心思,而且盗墓的对象还不是旁人,而是可以说当初帮助如今皇帝陛下拿下那场大战胜利的第一功臣。

被无数人敬仰,同样也被无数人怨恨的黑衣和尚。

也是大梁朝唯一的国师。

谢南渡没理会陈朝,而是自顾自说道:“那位国师不仅智谋无双,是真正的国士,就连对行军打仗都无比娴熟,是真正的全才,据说他写有一本名为《天算》的秘籍,里面有他这一生所学,你难道不感兴趣?”

陈朝老实地摇摇头,说道:“就算是你找到了这位国师的墓葬,又怎么能确定他那本书一定带到了棺材里?”

谢南渡皱眉道:“他不带到棺材里,还能在什么地方?”

陈朝问道:“难道这位国师就没有衣钵传人吗?”

谢南渡头也不抬地说道:“国师一生向来潇洒随意,哪里有什么传人?”

“既然连传人都没有,又怎么会把那些东西带到坟墓里?”

陈朝看向谢南渡,想要打消对方的念头,姑且不去说要是得知那黑衣和尚的墓被人掘开会如何,光是掘墓这种事情,就不是什么好事。

谢南渡忽然在一处小土包前停下,然后蹲下身,手指夹起一点湿润的泥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点头道:“是这里了。”

陈朝一怔,随即也蹲下去,很快便闻到一股酒香,喃喃道:“好酒啊。”

只是他仍旧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这真的是那位国师的墓葬?”

作为帮助大梁皇帝夺位的第一功臣,这位国师死得很早,在大梁皇帝最初即位的几年里便因病逝世,有传言讲他是因为当年帮大梁皇帝挡下过一次致命袭击,才导致他伤势过重,之后才因此早亡,如果真是这样,大梁皇帝就更应该以国礼对待这位国师,又怎么会随意便埋在此处,甚至都没有立碑。

“或许你说得对,像是国师这样的人,怎么会把那些东西带到坟墓里。”

谢南渡眼神复杂地看向眼前的土包,她自从有了为人族收复漠北三万里的想法之后,其实便一直在研读兵法,当世之中,她其实最佩服的便是这位国师,也是大梁皇帝的头号谋臣。

所以她才千方百计去找这位国师的下葬之处,其实除去想要等到那本天算之外,其实更多的还是想要到这位国师的陵墓前拜祭一番。

陈朝蹲在这土包前,说道:“酒香不是一股,应该是两种,也就是说在你找到这座坟之前,这里应该来过两个人。”

陈朝问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位国师的埋骨之地?”

不等谢南渡说话,陈朝又自顾自说道:“其中有一人是陛下,另外一个呢?”

谢南渡轻声道:“是老师,酒香和老师屋子里的如出一辙。”

大梁朝如今最重要的几位之中,还在神都的,也就这两位了。

陈朝问道:“还刨吗?”

谢南渡看傻子一样看陈朝,“最开始我就没想着刨。”

陈朝皱眉道:“那你……”

很快他便反应过来,有些无奈道:“这么骗人,你良心不会痛吗?”

谢南渡笑眯眯道:“我手段不高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能骗到笨蛋。”

“那是因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你哪里学的说辞?”

“怎么?”

“麻烦下次不要说了,很油腻。”

谢南渡挑起眉头,一脸认真看向陈朝:“你现在可不像是一个武夫,倒是像是那些有着花花肠子的读书人。”

陈朝没生气,只是问道:“你这么说,那些读书人会很伤心的。”

“怎么样,要不然来打我?”

谢南渡挑眉道:“我就不相信他们能敌得过我的飞剑。”

这让陈朝无言以对,当谢南渡成为剑修之后,便注定这世上的读书人里就没有多少能够在面对她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的,就真没几个了。

毕竟这是一位有着九柄本命飞剑的女子剑修。

“你又不是天下第一,别这么拽。”

陈朝叹了口气。

谢南渡没有反驳,只是问道:“你呢?以后能成为世间无敌吗?”

陈朝看着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笑了笑。

谢南渡也没再说话,只是在这位国师坟前祭拜一番,便和陈朝转身下山。

两人下山途中,依旧是闲谈,谢南渡对于那本天算的下落还是很感兴趣,黑衣国师所学,一直被谢南渡推崇备至,她甚至私底下将这位国师称为本朝第一谋士,在行军布阵上她也认为黑衣国师是本朝第一。

她一心想要北伐,以女子之身主持北伐大业,要是有这本天算在手,她信心便会更是大涨。

陈朝看着谢南渡这个样子,便主动说道:“或许在当初国师圆寂之前,便将这东西送回鹿鸣寺了。”

谢南渡则是摇头道:“那帮和尚拿这个东西没用。”

确实,一帮参禅悟道的和尚,的确没用。

陈朝没再说话,只是来到山脚之后,他一脚踏出,踩碎一张落叶之后忽然停下,轻声道:“有麻烦。”

谢南渡轻声嗯了一声,她远不是一般剑修,对于周遭气息的感知,要远胜一般剑修。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此时此刻,即便是她都能感受到在树林深处,有一道完全没有掩盖的杀意。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多人都想杀你。”

谢南渡心念微动,一身剑气在她身体里开始游走。

陈朝的右手缓慢放在刀柄之上,笑道:“要不是你非要出门踏青,我在神都,可没人真敢动手。”

握住刀柄之后,陈朝也抬头看向树林深处。

一道身影缓慢从树林深处走出。

看到来人,陈朝有些吃惊,“你还没走?”

谢南渡也蹙了蹙眉,大概是对于来人这么久的隐忍也觉得佩服。

来人死死盯着陈朝,冷声道:“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你受死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