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穿越 > 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断袁路,谋南阳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断袁路,谋南阳

此时的刘擎,正与一众幕僚在视察常山石邑。

此时的石邑,经过数年发展,已经从一处小村舍,发展成拥有上万人的城市,只不过未建城墙。

在这里,雁门郡冶炼的粗铁和精煤,通过船只源源不断的运抵,而石邑数十座工坊,从精炼到成品,几乎是夜以继日的干。

根据铁的品质,会被分别打造成兵器,铁甲以及各类农具,特别是曲辕犁,逐步推广,所需数量对于现在的产能来说,还有十分悬殊的差距。

石邑如今没有建制,所以没有县令,负责人是荀或任命的。

因为最初都是一群吃不上饭的人,因为刘擎,他们才有吃的,有住的,最后,还能因为劳作,获得一份酬劳,所以,当值得刘擎来的时候,一路见了刘擎,都是跪着扣头的。

荀或知道刘擎不喜这般,也是无奈,叹道:“主公,这便是民心所向呐!”

“若天下百姓皆能如此,这跪拜,我受便受了。”刘擎随口一说。

这话意味深长,荀或看破不说破,开始介绍起下一个工坊,“主公,这便是今年新建的重弩工坊,如今已有数十架,可装备军中。”

“这东西我已见过,只不过,小了一些。”

刘擎见识过他的威力,射穿铠甲什么的,它确实能做到,但是刘擎想要更大的家伙,一来用作攻城兵器,如今野战方面,刘擎已有无敌之势,但攻城,依然是自己的弱项,二来,便是应用于战船之上,用于未来的南方水战。

试想,未来两船相斗,对方船上突然射出十数道大型铁失,直接将对方船只贯穿,抑或一失射断对方桅杆,对方船只失去动力,随波逐流,那画面。

或许最近颇为头疼的扬州战事,能找到一些头绪。

“想办法将重弩做大,威力测试,就用打造船只的木材来进行。”刘擎提出建议。

郭嘉心思敏捷,立即想到了水战。

“主公莫不是想以水战征服扬州?”

“隔岸补给,为人所制,若不解决水军问题,荆扬二州,恐难收复。”刘擎无奈道。

荀或与郭嘉对视一眼,相识一笑,这便是他们的主公。

明明袁氏还横在中间,但刘擎所虑,已是将来的战事了,这便是前瞻性目光,做主公的最需要的。

视察完石邑之后,刘擎又沿途查看了收成情况,今年旱情兵不严重,所以冀州的收成不会差。

回到邺城,正好傅燮的急报传回,韩遂大败的消息,先他一步被刘擎得知,而张则愿意投效,更令刘擎大喜。

如今张宁在河东郡进展顺利,拿下安邑,也无需多少时日,司隶局势,可以说一片大好。

没有了孙坚和韩遂的支持,光靠袁术自己想掌控司隶,无疑是痴人说梦,只只要刘擎一声令下,虎牢关,颍川,河东,扶风四地并进,袁绍拿头和刘擎打。

缩在城中当乌龟,便是袁术唯一的路。

如今,颍川战事已至尾声,淳于琼已在押送来邺的路上,而张辽赵云张郃三军,已屯兵虎牢关,虎视雒阳,如今傅燮传来扶风已定的消息,马腾张则,皆愿投效,就等一个河东郡了。

“主公,袁术麾下数将在京兆行事,多有不端,而且从雒阳的消息传来,袁术似乎性情有变。”

接了刘协,却没有接到玉玺,刘擎已经猜到了袁术性情有变的根源了。

性格决定命运,无论在哪个年龄,哪个时刻,只要条件一旦达成,便会义无反顾的做出抉择,这或许就是性格决定命运不可破灭的诅咒。

“一切都无须意外,袁绍擅自废立,袁术再出格,也无非是自立,在本王眼中,他们都是要扫除的对象,在这之前,无论他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本王的决心。”刘擎澹澹说道。

荀或没想到刘擎能将袁术自立说得如此云澹风轻,“或许正如主公想的这般,无论袁术如何,终是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相比袁术,我倒更关心孙坚,孙坚麾下,勐将入云,一旦得势,必成大患。”

主公对袁氏不放在眼里,郭嘉能理解,但如此看重袁术手下一将,不由得好奇了,“主公以为孙坚攻长沙,能成?”

“成与不成本王不知,只知孙坚攻长沙,牵制了刘表,如此,袁术在南阳的势力,便得以喘息了,日后我军即便收复雒阳,袁术那厮也可能重新逃回南阳。”

这时,田丰出声道:“主公,据臣所知,董卓旧部,李傕张济贾诩尚在南阳,或许,可以用之?”

刘擎眼睛一亮,对呀,当初韩遂马腾反了,将武关封死了,倒是令董卓一部人马还封在了南阳。

李傕张济战斗力应该不会比袁术麾下那帮人差,而且有贾诩在,以贾诩之谋,区区南阳,岂不是手到擒来。

“言之有理,这便与董卓商议此事!”到底是董卓旧部,刘擎希望通过董卓来操作。

若事情顺利,刘擎不仅可以拥有贾诩这等大谋士,还能间接控制南阳。

南阳可不仅仅是一个郡呐,他一郡的人口,能超过了其他一州的人口。

至于会不会坏了和刘表的关系,那就不在本王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咱是替天子办事,刘景升你得配合一下是不是?

不配合?你还是不是我老刘家的人了!

刘擎当即修书送往并州。

……

董卓正在山中打猎,忽闻渤海王急报传来,当即丢了弓箭,拖着臃肿的肚子,小跑着迎上去。

田景很是无语,主公当初好歹是一人之下,也只有渤海王,能令他如此失态。

董卓取了信件,一边看,一边无意识的向田景走来,看着看着,突然勐拍一下自己的脑瓜子。

“哎呀!”董卓一声惊呼。

“主公,发生何事了?”田景连忙问道。

“你看我,我竟忘了稚然和文和,尚在南阳!哎呀哎呀。”

“可是李将军或贾将军来信?”

李将军是李傕,贾将军自然就是贾诩,贾诩是军师中郎将,正宗的将军。

“不不不,不是说了是渤海王之信么。”

“那这信……”

“是说南阳之事,大王命我下令,令稚然和文和出兵夺取南阳,先生,依你之见,该如何行事?”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田景轻咳一声,“主公,如今你已不是大将军了。”

“这又如何?”

“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大王书信来征询主公,是敬主公,主公若自行处置,有不敬大王之嫌。”田景解释道。

“是这样吗?那咱该如何办?”

“主公只需告诉大王,凡有驱策,可直接令李傕贾诩张济执行,主公再书信南阳,告诉三人,听大王之命行事。”

董卓想了想,“先生所言,确实有理,那便烦劳先生替咱拟信了。”

田景躬身领命,董卓笑着又去打猎了。

并州牧的生活,比大将军还要快活!

……

刘擎收到董卓回信,一来一回,已是半月时光,等信的过程中,更是连安邑的捷报,都等来了。

张宁拿下安邑,夺取整个东郡已不需要多少时间,下一步,便威慑弘农,有截断雒阳和长安之间联系的能力。

袁术原本未将白波军放在眼中,直到安邑失陷的消息一传开,袁术立即担心起来,直接下令驻扎长安的兵马和雒阳的兵马,由纪灵和张勋统领,分两路夹击白波军,妄图收复安邑。

刘擎看着董卓的信,不由得笑了笑:“董仲颖倒是过上了本王想过的日子,连这信,也是差人给我回的。”

“主公,信中如何说?”郭嘉问。

“他要本王自行定夺,称李傕贾诩张济三人,会听本王号令,他倒是甩得干净。”

郭嘉也跟着笑道:“主公,如此,不正合主公之意么?”

“奉孝且说说,如何取南阳?”

郭嘉笑笑,“主公说笑了,郭嘉从未取过南阳,对南阳局势更是一无所知,焉能出谋划策,不过主公既看重贾诩,不如就命他谋划谋划。”

刘擎笑着,拿去一张空白的帛书,刚欲开始书写,却想到自己是首次给贾诩写信,自己这字迹,还是算了。

“奉孝,你去玩吧,告诉典韦,命人唤王后来。”刘擎笑道。

虽然郭嘉也字比刘擎好上不少,但郭嘉的字也有些狂放,刘擎还是打算让蔡琰来代笔。

“主公,嘉也是有事要忙的,主公为何如此数落于我。”

“行行行,奉孝你去忙吧!”刘擎敷衍道,心中腹诽,去酒楼忙还是去花巷忙?

不久之后,蔡琰的身影便出现在书房之中,见刘擎伏桉奋笔疾书,便凑上去打量。

听到动静,刘擎太守,看着蔡琰恬静的笑容,微微一笑,“昭姬来啦。”

“夫君唤我,是要……”

蔡琰没说完,刘擎点了点自己写的东西,蔡琰心领神会,夫君这是要她代表了。

“来,座。”刘擎挪腾出半个位置,将空白的帛书铺好,又将笔送了过去。

“有劳夫人了。”

蔡琰甜蜜一笑,恬静的脸色顿时多了几分俏丽,她接过笔,看了刘擎一眼。

按礼,这些都应该是她做的此对,但刘擎却有自己的歪理,说在写字一道,她是老师,他是学生,学生给老师铺书递笔,再正常不过。

蔡琰开始抄写,刘擎百无聊赖,便袭到了蔡琰身后,探出个脑袋,搭在她肩头,学习观瞻起蔡琰的书法。

“夫君别闹。”

“本王这是在学习,夫人继续!”

蔡琰也没法子,僵着身子,将书信抄完。

“夫君打算进兵南阳了?”

蔡琰抄完,自然也知道信中内容。

“南阳棋子,或许与大局而言,会有惊喜。”

“夫君,我也有惊喜。”

蔡琰突然侧过脑袋,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就连彼此鼻息也清晰可闻。

虽然两人已是数年夫妻,但光天化日这般亲近,蔡琰脸色还是浮现羞赧。

“咦?夫人怎么脸红了?该不会是夫人有了吧!”

刘擎说着,轻轻搂上蔡琰小腹。

蔡琰黛眉一蹙,娇嗔道:“夫君说到哪去了,我说的惊喜,是夫君上次说的事,父亲已经同意前往龙山了。”

原来是这事,不过确实算是惊喜。

“相信我,岳父大人必然会满意我盖的书院的,而且顾雍在也太原,他倒不会孤独。”

“那荀老先生,他同意了吗?”

荀爽那边,刘擎一时还没开口呢,荀采倒是向他父亲提了,不过因为荀俭去世一事,给耽搁了,后面便一直没有再提。

“还没,日后再说吧,胡昭先生那,我想让岳父大人去说,不过我倒是意外,卢植先生一口便应下了。”

卢植是因为冀州的改变,当初冀州兵马,便是由他统领,他与郭典可是横扫冀州,将张角逼进了广宗,冀州那时候有多惨,卢植也是亲眼目睹过的。

后来因为宦官陷害,卢植被免职,牛车发配回京,下了大狱,说起来,卢植虽与董卓不和,但经历却出奇的相似。

都在冀州栽了,都被下了大狱,都因为刘擎杀张角,被大赦天下,说起来,两人都欠刘擎一个人情。

这是卢植答应刘擎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是因为冀州的改变,短短数年,冀州百姓不仅从战乱中走出,如今更是丰衣足食,几乎难以置信,而这切,便是在渤海王中创造的奇迹。

卢植回应的时候,十分激动,不仅一口一个没问题,还口口声声要以刘擎为师,学治州治民。

“学生之事,便由夫人遴选吧,前去龙山书院的人,必须品学兼优,年龄不能太小,需满十岁。”

当然,人才条件,不等于天才条件,普通人是十岁,天才嘛,越小越好,比如诸葛亮,刘擎便打算让他直接去龙山书院学习。

“一切皆按夫君定夺。”蔡琰说着,放松的向后倚靠,摊入刘擎怀中,打算享受此刻的温情。

这时,门外却想起一个动静。

只听典韦的声音道:“主公,荀王妃到了!”

话音刚落,书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荀采大剌剌的走进来,眼前的温情画面在其眼中定格。

荀采脸上嬉笑尽散,怔在那里。

……

(PS:求推荐票,月票。)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