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 > 这真不是第四天灾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又见神罚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五百二十五章 又见神罚

今天是大反攻剧情开启的日子。

整个游戏区,魔网覆盖的核心区域内,都被新一波的世界剧情推动着,千头万绪,无数玩家团体和NPC组织都动了起来,为了一个共同的战略目标,海量的资源投入进去。

但……怎么说呢。

有点乱,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丝滑。

这是因为,如今的世界剧情、也就是最高的S级权限,已经从所谓的中央智脑AI手里,让渡到地球-迦南20席圆桌会议上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一些原国服的土地已经沦陷,这些国家的代表以及他们所代表的股份,自然不肯乖乖接受而什么都不做,而其他国家的股份同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支持他们的动议,从而在他们的内部达成了一系列的妥协和利益交换。

50%的S级权限立场一致,而代表迦南系统这边的神殿们,也有同样的动力和需求,去积极主动的尝试一次,能收服失地当然好,不能收服也能试探出自家的力量极限在哪里,还存在那些问题,也好针对性的克服。

大反攻的基调就此定下,唯一对此持保留看法的是顶尖玩家中的清醒派,他们认为在不掌握‘核武器’的情况下,跟对手硬碰硬是得不偿失的,要尽量避免人员和物资的过度聚集,从而暴露出自家这边的短板,让对手针对安全区复活点这个要害进行重点打击。

这样的考虑并不是没有道理,把敌人放进来,对战场进行分割,以空间换时间,在多个方向、多个层面与敌人纠缠,让他们泥足深陷,让有价值的目标多起来,多到‘核武器’不知道该选择打击那里,从而抵消这个最大的劣势,让敌人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发挥自家最大的数量优势……直至引得最终的胜利,将侵略者赶出去。

谁对谁错?

都对,也都错。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放在迦南也是一样,线下需要这场大反攻,来整合他们的利益,试探出20席圆桌会议的真正边界在那里,从而找到以后需要关注的核心利益。

就算大反攻失败,在他们看来也无关痛痒,什么收服失地,为几个股东的出头不过是借口,20席圆桌会议的权柄和背后代表的庞大的利益才是关键。

系统神殿这边在贝高阳完全放手的情况下,也需要好好表现,向主神,向信徒,向各个方面,特别是线下的合作伙伴加竞争对手,展示神殿的强大和决心,能不能达到战役目的也是次要的,就算失败,系统和玩家的基本盘在这里,原公服的核心区域不出意外,就不会出现什么无法收拾的问题。

而顶尖玩家中的清醒派,其实也是来自线下的精英,他们能看出敌我双方最大的优势和短板在那里,因此制定出的战略决策合情合理,但他们无法参与到20席圆桌会议,更多的是就事论事,所以看到的层面有点低。

总之,不管是一力促成也罢,心怀疑虑也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今天就是揭晓的时刻。

况且也不一定会输。

数以百万级的玩家和游客从游戏区的各个方向运动到战场正面,原挪威、瑞士、丹麦、南非等等十多个国服领土所共同构筑的宽阔战场,如此多的人员流动,靠传送的话,花费的代价实在太庞大了,即使是现在的系统,也有点承受不住。

在20席圆桌会议掌握大权后,这样不必要的浪费是每一个代表能够答应的,因此,只好辛苦玩家们了。

11路公交,武装游行成百上千公里,更远的就不划算了,时间上也不赶趟。

将镜头拉远、拉高,站在一个全局的角度去观察。

在八百多公里长的战场正面,敌人的百万大军正在一路高歌勐进,还留在前线抵抗为大反攻争取时间的玩家和游客兵团则是节节抵抗、大踏步的后退,将广袤的游戏领土让给不可一世的侵略者。

而在这条辽阔战线的后方,无数支蚂蚁一样行军的队伍正在向地图上各个箭头指向的位置汇集,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士气高扬、能够日行百多公里,有的懒散且行动迟缓,士气普遍都成问题。

这是因为,全面战争剧情以来,一方面是高度的沉浸、高度的紧张,很多玩家都无法适应,一方面是收益不符很多玩家的预期,并没有出现紫装、橙装甚至红装神器随便爆,铂金币满地随便捡的情况。

想想都不可能,以现在的玩家和游客数量,真要跟从前一样,系统就得破产,通货膨胀就是再多一个地球都消化不了。

实际上,沉浸还让一个现象和趋势越来越明显,那就是玩家的分层。

从三测还是四测开始,贝高阳就有意引导这样的局面出现,数千万玩家不可能每个都晋升到御空,多少资源都不够这样造的,分层是唯一解决的办法。

庞大的人口基数,可以做到优中选优,让真正有天赋、有毅力、有运气的人脱颖而出,形成顶尖、中坚和坚实底层的金字塔格局。

扯远了,回到现在。

数以百万计的玩家和游客兵团向辽阔的战场正面运动,敌人也不是一无所知,在大反攻剧情开启后的第二天,前线各个方向的战斗已经停止了。

敌人开始收缩分散出去的力量,将拳头握紧,并抢占了几乎所有的战略要地,静静等候玩家和游客大军的到来。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身在这样的一个大集体中,个人的力量和因素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身为一滴水,还是能感觉到江河湖海的那种澎湃、史诗、强大和豪迈。

什么游戏内容最好玩?

如果是以前,答桉可能千差百异。

但现在,至少在很大一部分玩家眼里,是现在。

这种指挥千军万马,这种被无数人簇拥、无数人听从号令、无数人为自己的奔走、呼号,变相决定他们的喜怒哀乐,左右他们的第二人生进程,影响他们的收获与付出……这是什么,这是权利!

还有什么比这种真实的权利,精彩的人生更好、更刺激的玩法吗?

没有了,没有了。

从这方面来说,也不怪线上的‘政治正确’,因为没有沉浸,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正是因为以中上层玩家为主的全力响应,才有越来越真实和精彩的第二人生。

迦南游戏走到现在,才能说基本完整。

连绵数公里的武装游行队伍中,乔杉策动坐骑离开的大队,他迎着朝阳和清晨的冷风奔驰在泥泞的道路上,作为二级军士长,他手下倒是没有多少人指挥,只领导着一个精干的空中部队,时刻注意行军途中的一切动静。

灰鳞马是一种不错的坐骑,性格温顺、吃苦耐劳,能够应付这种长途行军中的恶劣天气。

昨天晚上这片地区应该下过雨,到处都是泥泞,刚刚路过一个地下副本,不知是因为洪水还是因为敌人小分队渗透进来搞破坏,副本的基础设施被破坏了,困住了十几个玩家,直到大军路过才把他们解救出来。

这说明沿途的行军并不平静,敌人时刻关注着后方的一举一动,保密更是无从谈起了。

所以,后方的行军并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敌人毕竟手段奇多、底蕴深厚,还掌握着‘核武器’,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本来以他的性格,是不用到前线来吃苦的,但事儿就这样赶上了,人脉关系中一个处的很不错的大水喉准备向三级兵团长的位置发起冲击,急需他这样的路子广的人手来笼络各方势力,于是就三顾茅庐的将他请出来了,安排了个警戒部队的小队长的位置。

灰鳞马奔驰了数公里,从大行军的腰部来到排头的位置,前方是一个峡谷了,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最先抵达的玩家部队正停下来构筑营帐,到处都是一片混乱。

乔杉第一时间找到交接任务的NPC侍从官,将后方的情况做了简略的汇报,本来准备觐见大水喉二级兵团长的,结果大老们正聚精会神的看一个巨大的沙盘,显然在分析前线的最新态势。

不方便进去,正好去自己负责的狮鹫骑士小队的营地看看。

说起来,他这个直属上级还是第一次见手底下的兵。

狮鹫骑士营地很好找,往最高处走就对了,山谷右侧的半山腰上,狮鹫骑士们起飞降落,配合现在的环境,就好像电影阿凡达上的场景。

“怎么样,沿途有什么发现没有?”

军营的交往很简单,没那么多的客套,在扮演方面也不用担心,板着脸公事公办就可以了。

现在的玩家很吃这一套,你要一上来就嘻嘻哈哈的,他们反而不愿意,觉得不够尊重。

“情况不太妙,很多副本、资源点都被人为的破坏了。”

一个一级军士长说。

他身后跟着的是一只神骏的狮鹫坐骑,从全套披挂和上面的贵族铭文等级来说,这人应该混的很不错,至少有了爵位,还有自己的专属贵族徽章,虽然只是最低一级的见习骑士。

贵族爵位对应军衔,从见习骑士开始,一路向上,分别是骑士、勋爵、男爵、子爵、伯爵、公爵不等,最低一级没有资格兑换(购买)领地,从骑士开始,就可以有自己的采邑了。

不晋升到一定的军衔就没有资格晋升到更高的贵族等级,这样一环扣一环,就好像一个军国集团,最大限度的调动玩家在战场上的积极性。

金钱的痕迹会被岁月侵蚀,只有权利构筑的城堡才有资格成就悠久的丰碑!

以前乔杉还有点不以为然,这次行军改变了他的看法,难怪真正的大老,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对金钱和财富的姿态都很超然,唯有对权利,一直孜孜不倦的追求。

权利来源有很多,军衔和贵族等级只是它很直观的一种体现。

当玩家品尝到权利的滋味,就会觉得以前的追求就好像小孩子的玩闹。

有句话不是说嘛,权利是最好的春药。

碰到的所有人都在‘发春’,其结果就是沉浸。

嘿嘿!

放到7测之前,谁能想到?

“是敌人?”

“不是人形怪还能有谁。”,一级军士长答道。

“应该说土着,或者邪神爪牙!”,另一个狮鹫骑士纠正道。

“对,对,那些可恶的邪神崽子们!”

人形怪不符合语境,土着又强调了玩家的区别,还是邪神爪牙和崽子们复合语境。

乔杉不置可否,“有办法应付吗?就没人管管?”

“怎么应付?随他们去了,只要正面战场取胜,这些不过是小问题。”

“呃!”,乔杉点头认可了这种说法,“要小心被偷袭,你们的任务很重,要时刻保持对周边态势的掌握。”

“放心吧,队长,我们头顶24小时不间断有眼睛盯着。”

乔杉回身打量这个狮鹫骑士的营地,点了点头,例行公事一番,就准备开熘了。

这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异样,身前这人的嘴巴明明在开合,却突然听不到声音了?

接着就感觉到周围的光照越来越强,一直强到连近在迟尺的人都看不清。

乔杉想转身,却发现出现了很重的‘延迟’,身体满了意识好几拍,才出现缓慢的动作。

“怎,怎么,怎么回事!”

近在迟尺的声音好像经历了长途跋涉才被耳朵捕捉到,并且失真严重。

等他完全转过身来,只看到一道贯穿天地的光柱恒定在群山峻岭的深处,无声无息的散发着充斥一切的光和热。

这,这是什么?

乔杉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脑子转的无比缓慢,时间彷若定格。

仿佛只有一瞬,仿佛过去了很久,下一个瞬间,光柱就消失了。

魔网的延迟也消失了,声音、动作、风、光和热一下子涌了过来,充斥着他的感官。

乔杉呆呆望着远处消失的几座山峰,好一会才听到有人声嘶力竭的喊:“是神罚,神罚!”

神罚?

难怪!

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核武器,没想到是在这种全无准备的情况下,原以为,核武器的最大作用就是待在发射架上,没想到敌人如此轻率,就这么动用了。

“那边有什么,那些部队?”,乔杉拉住一个惊慌失措的狮鹫骑士喊。

“枪与玫瑰骑士团,后天跟我们汇合!”,狮鹫骑士惊恐的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