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诸天从流金岁月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4章 善良的小姨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034章 善良的小姨子

见蒋南孙的奶奶问到自己,章安仁连忙站起身子拘谨道:

“奶奶,我叫章安仁!”

“快点坐下,不用这么客气!”

吩咐章安仁坐下,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两眼外表看起来憨厚老实的章安仁,蒋奶奶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长得还是蛮好的,看你的长相啊,以后会是个有出息的人!”

说罢,她看向自己右手边的儿子蒋鹏飞劝道:

“鹏飞,他们要结婚就结婚吧,女孩子是留不住的,你觉得怎么样?”

见自己母亲这样说,蒋鹏飞避而不答,只是看着面色欣喜的章安仁言不由衷道:

“小章,你年纪轻轻的,就能在魔都买房子,虽然是在浦东外环,但是也挺不错的!”

“不敢,不敢!”

听到蒋南孙的爸爸这样夸奖自己,章安仁喜出望外,满脸兴奋又连忙谦虚道:

“离叔叔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我会继续努力的!”

蒋鹏飞直接摆了摆手道:

“已经可以了,你这第一步算是走得相当不错!”

闻言,章安仁微微点头谦逊道:

“谢谢叔叔夸奖!”

“菜来了!”

不等蒋鹏飞继续说些什么,孙阿姨端着最后一道炒菜和为章安仁准备的热黄酒走到餐桌旁,将托盘里的炒菜端上桌,然后又将热黄酒放在章安仁面前道:

“先生,你要的酒!”

“谢谢阿姨!”

“不客气,应该的!”

见孙阿姨走回厨房,蒋奶奶直接拿起碗筷吩咐道:

“大家都开始吃饭吧!”

众人应声而动,突然响起一阵瓷器碰撞的哗啦声,循声望去,只见章安仁正手忙脚乱地整理着盛着热黄酒的杯具,身前桌子上满是溢出的热水和黄酒,看着略显狼狈的章安仁,蒋南孙连忙关心道:

“没弄身上吧?”

蒋奶奶放下碗筷,朝着厨房方向喊道:

“小孙,拿块抹布过来!”

“来了,来了!”

听到蒋奶奶的吩咐声,孙阿姨连忙拿着一块抹布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见章安仁正在处理身前桌子上的黄酒和热水,她连忙走上前帮着处理道:

“我来,我来,吃酒要慢一点,你再用餐巾纸擦一下!”

闻言,章安仁一边用桌子上的餐巾纸擦拭桌面,一边满脸尴尬道:

“谢谢阿姨!”

看着狼狈不堪的章安仁,蒋鹏飞面色平静道:

“小章,刚才说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是第二步,你把浦东外环那套房子给卖了,然后把现金拿来给我,我来帮你抄底股市,当然了,抄底股市是需要有内幕消息的,这样我才敢做。

这点请你放心,南孙的小姨和小袁都认识精言集团的叶谨言,小袁就是南孙的小姨介绍给叶谨言的,叶谨言对他是赞不绝口,他们两个很可能会强强联合,我说得对吧,小袁?”

见蒋鹏飞看向自己,袁旭东放下碗筷笑道:

“伯父,这些都是你的猜测,再说了,就算我知道些什么内幕消息,也不能告诉你啊!”

爱好中文网

看了一眼袁旭东,朱锁锁继续低头吃饭,内幕消息是违法的,孰轻孰重她还拎得清楚,自然不会告诉蒋鹏飞或者是其他人,袁旭东准备入股精言集团的消息。

“明白,明白,我都明白!”

蒋鹏飞满脸笑意,他是炒股多年的老股民,自然知道内幕交易是违法的,袁旭东肯定不会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

但是,如果这件事是子虚乌有的话,袁旭东肯定会大大方方地告诉自己没有强强联合这回事,正因为是真的,袁旭东才会这样顾左右而言他,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的意思。

想到这里,蒋鹏飞暗自得意,这些都是他从蒋南孙的小姨告诉自己的一些相关信息中总结出来的结论,也算是他独立分析出来的内幕消息。

看着沾沾自喜的蒋鹏飞,袁旭东心里明白对方在想些什么,除非自己明明白白地告诉蒋鹏飞自己和叶谨言的合作计划,不然的话,对方肯定不会放弃抄底精言集团的打算。

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袁旭东当然不会告诉他这里面都有些什么样的内幕,一方面是内幕交易违反法律,蒋鹏飞还不值得他做到这种程度。

另外一方面,要是蒋鹏飞知道真正的内幕,在自己跟叶谨言合作前夕抄底股市的话,他肯定会大发横财,连带着章安仁也会鸡犬升天,蒋南孙从此嫁给章安仁,两个人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这样的话,自己什么好处都没有不说,还背负着内幕交易的罪名,内定的女人蒋南孙也会像煮熟的鸭子一样飞掉,傻子才做这样的事情,事关自己的根本利益,蒋鹏飞只能自求多福了。

大不了在他跳楼的时候阻止一下,然后借此机会让蒋南孙看清楚章安仁的真实面目,等他们分手之后,自己再趁虚而入,最终抱得美人归,人财两得!

想到这里,袁旭东看向蒋鹏飞转移话题道:

“伯父,怎么没看见小姨?”

蒋鹏飞一边喝着热黄酒助兴,一边随口回应道:

“戴茜去意大利定居了!”

说罢,他又看向章安仁撺掇道:

“小章,你是魔都建筑学院的助教老师,是个聪明人,虽然小袁没有明说,但是你应该能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这就是内幕消息啊,机会难得!

你把房子卖了抄底精言集团的股票,等赚了钱以后,在市中心买一套大房子作为婚房,明年就和南孙结婚生子,美不美?”

闻言,章安仁吞了吞口水,满脸困惑道:

“叔叔,你们刚才说的我没听懂!”

听到章安仁这样的回答,蒋鹏飞面色微楞,袁旭东更是差点笑出声,像章安仁这样在学校里面从院系领导到宿舍大妈都喜欢的人,本身又是魔都建筑学院的助教老师,能从偏远的农村地区来到魔都买房立足。

你要说他听不懂蒋鹏飞话里的意思,甚至完全不知道股票是什么玩意,不知道别人相不相信,至少袁旭东是不相信的,对方就是不愿意卖房炒股票,又不敢直接拒绝,就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来拖延时间,等蒋南孙开口拒绝蒋鹏飞,然后把自己摘出旋涡。

果不其然,不等蒋鹏飞继续解释,蒋南孙直接帮章安仁拒绝道:

“每个人走的路不一样,没有规定的第一步第二步,章安仁是不会卖房子炒股票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别听南孙的!”

蒋鹏飞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

“她现在说她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稀罕,好,如果结婚以后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话,也别说什么都没有,就拿吃早餐这件事来说好了,一个礼拜七天,要是有一天早餐重复的话,或者说晚上回家吃的银耳羹多放了点糖的话,她都会在那里叽里呱啦的一顿抱怨,所以,小章同志,你想娶南孙的话,不是你带几盒营养品几袋点心就能搞定的,懂了吗?”

见章安仁沉默着不说话,蒋鹏飞看向正往餐桌端汤的孙阿姨道:

“孙阿姨,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是的啊!”

孙阿姨一边上汤,一边看着高雅端庄的蒋南孙道:

“我们家小姐从小到大吃好的,用好的,所以啊,有点不好的地方的话,肯定会不舒服嘞!”

说罢,她端着杯具走向章安仁,章安仁以为她要给自己换一杯热黄酒,连忙捂住自己的酒杯婉拒道:

“孙阿姨,我不用了,谢谢!”

“不是的,不是的!”

孙阿姨微微摇头,一边将章安仁的酒杯放进更大的套杯里面,一边示范着解释道:

“你看,就像这样,给你换个热水,这酒要凉了,不能去寒气的!”

“唉~~”

看着什么都不懂的章安仁,蒋鹏飞直接唉声叹气一声,然后看向袁旭东和朱锁锁道:

“小袁,锁锁,你们说,我让章安仁卖房子炒股票是不是为了他们好?”

见话题又扯到自己身上,袁旭东笑着说道:

“南孙从小就是锦衣玉食,伯父担心她不适应结婚后的平淡生活,出发点还是很好的,正所谓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与袁旭东的避重就轻不同,朱锁锁直言道:

“蒋叔叔,南孙就像豌豆上的公主,虽然我不认为章安仁可以给南孙幸福,但是我尊重南孙的选择,至于卖房子炒股票这件事,我不懂股票,只是听袁先生说过,股市很可能会大跌,您最好还是把自己的股票都卖掉,免得损失惨重,更不要说让章安仁卖房子炒股票了!”

听到朱锁锁这样说,蒋家众人都看向袁旭东,蒋鹏飞更是直接开口道:

“小袁,你说说看,股票市场,尤其是精言集团的股票,未来走势会是什么样的?”

袁旭东喝了一口黄酒,然后直接侃侃而谈道:

“近期全国性社保基金入场,股票市场,包括精言集团的股票在内,大概率上涨,等上涨到顶点以后,形式很可能会急转而下,然后大幅杀跌,跌到最低点之后,再次上涨,涨涨跌跌,这就是我的看法!”

听到袁旭东这样说,蒋鹏飞微微点头道:

“股票就是这样涨涨跌跌的,只有波动起来才能赚钱,只要公司不退市,总有赚钱的那一天,精言集团是大型房地产公司,旗下那么多的商场酒店,不知道影响多少人的饭碗,这样的公司大而不能倒,买入以后肯定会有赚钱的那一天的,小袁,我这样分析没错吧?”

闻言,袁旭东微微点头道:

“虽然不敢说百分百正确,但是成功的概率非常大,市场上面还是有很多好公司的,比如白酒行业,医药行业,包括一些优秀的新型互联网企业,长期投资的话,收益还是非常可观的!”

说罢,他不再开口多言,蒋鹏飞却是兴奋难耐,将袁旭东引为知己,他看向一直保持沉默的章安仁道:

“看见没有,这就是格局和眼界,大人物和小人物的区别,人家看的是未来五年到十年的经济发展趋势,你就知道死守着一套房子,这还怎么比?”

说罢,不等章安仁回应,他接着开口教训道:

“你知道最好的投资机会是在什么时候吗?一个是十年前,另外一个就是现在,赶紧把那套小房子卖掉,看准时机抄底股市,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听到袁旭东和自己爸爸一唱一和,蒋南孙直接瞪着他道:

“你说了那么多等于没说,还不是跟赌博一样,你能保证买精言集团的股票一定赚钱吗?”

袁旭东喝了一口黄酒压压惊,然后看向蒋南孙就像关爱智障一样,略带嘲讽道:

“我说的是大概率赚钱,还是长期投资的情况下,世事无常,打个比方来说,你投资了一家年收益几百亿的优秀公司,然后第二天暴雷说这家公司财务造假,股价天天跌停,你想卖都卖不掉,股票就是废纸一张,不对,现在没有纸,只是一堆数据;

再比如说,你投资了一家疫苗公司,然后第二天暴雷说这家公司生产的疫苗都是毫无作用的假疫苗,你又是血本无归。

综上所述,利益和风险是相辅相成的,你可以衡量这二者之间的比率,但是想完全避免风险是不可能的,这世上哪有稳赚不赔的生意,就算有这种生意,也轮不到你我这样的市井小民,懂了吗?”

不等蒋南孙反驳袁旭东,蒋奶奶直接开口阻止道: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饭菜都要凉了,大家赶紧吃吧!”

说罢,她看向右手边的蒋鹏飞道:

“鹏飞,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见自己老妈站起身子,说有话要对自己说,蒋鹏飞立马放下碗筷道:

“好的,妈,我扶你上去!”

说罢,他扶着老太太向二楼走去,留下袁旭东等人在饭桌上面面相觑,一直保持沉默的蒋妈妈放下碗筷道:

“你们先吃着,我约了人打牌,不好让人家等我,就先离开了!”

说罢,不等众人回应,她独自离开客厅,开门而去,饭桌上只剩下袁旭东和朱锁锁以及蒋南孙和章安仁四人,满桌子的淮扬菜未动几筷子,见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袁旭东直接夹起一份番茄炒蛋放到朱锁锁的碗里道:

“锁锁,这是你最爱吃的番茄炒蛋,我给你夹一点!”

闻言,章安仁动作一滞,朱锁锁更是直接翻着白眼道:

“袁先生,我不喜欢吃鸡蛋,这是南孙最爱吃的番茄炒蛋!”

“误会了,我以为你们两个情如姐妹,爱好也是一样的!”

袁旭东微微点头承认错误,然后给蒋南孙夹了一点番茄炒蛋道:

“善良的小姨子,这是你最爱吃的番茄炒蛋,我给你夹一点!”

听到袁旭东叫蒋南孙善良的小姨子,章安仁嘴角抽搐,手上青筋暴起,蒋南孙倒是眼睛一瞪,嗔怒道:

“谁是你小姨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