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诸天从流金岁月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2章 自我感觉良好的袁旭东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92章 自我感觉良好的袁旭东

一间单人病房内,袁旭东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看了一眼低着脑袋不说话的周格格和宋暖,他摆了摆手道:

“算了,我已经没事了,你们两个就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面色苍白的袁旭东,周格格略带一丝哭腔道:

“袁总,真的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和宋暖没有关系,您要怪就怪我好了,可不可以不要开除宋暖啊?”

听到周格格替自己求情,一旁的宋暖也跟着她抹眼泪道:

“袁总,这件事跟格格没有关系,都是我的错,您要怪就怪我好了,格格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您能不能不要开除她啊?”

“你们两个没错,是我错了,都怪我运气不好,吃了有毒的河豚鱼!”

看着站在自己病床前哭哭啼啼的周格格和宋暖,袁旭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

“好了,都别哭了,让人家看见,还以为我把你们两个实习生怎么了呢,两位大小姐,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好不好?”

听到袁旭东这样说,周格格和宋暖破涕为笑,见他躺在病床上直翻白眼,周格格连忙忍住笑意,眼角挂着泪痕小心翼翼道:

“袁总,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河豚鱼,您能不能原谅我一次啊?”

“原谅你?”

瞪了周格格一眼,袁旭东脱口而出道:

“你是不是想赖账?”

“赖账?”

周格格微微睁大眼睛道:

“赖什么账?”

“我要跟公司请假休息几天,这几天的误工费,还有住院的医药费,生活费,再加上我的精神损失费,一共收你十万块钱,我差点被你给毒死,收你十万块钱不过分吧?”

听到袁旭东要自己赔钱,还是十万元的巨款,周格格微微睁大眼睛,有些难以接受道:

“袁总,你那么有钱,还要我给你赔钱?”

“有钱人受到伤害就不能索赔了吗?”

瞪了周格格一眼,袁旭东一本正经道:

“做错事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十万块钱不多,就当是给你一个教训好了,我知道你现在没有钱,不过没关系,从你工资里面扣,每个月还我五千,利息就算了,二十个月还清,到时候我就可以原谅你了,能接受吗?”

看了一眼面色认真的袁旭东,周格格咬了咬牙道:

“好,十万就十万,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不能开除我和宋暖,我要是失业了,就没有钱还给你了。”

yqxsw.org

话音刚落,不等袁旭东开口回应,一旁的宋暖看向他道:

“袁总,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不是格格一个人的错,我帮她还一半,也就是五万块钱,好吗?”

“没问题,你们可以回去了,以后好好工作,我会给你们涨工资的,拜拜!”

“谢谢袁总,我们先回去了,拜拜!”

不等周格格和宋暖走出病房,袁旭东连忙喊住她们道:

“等一下!”

转身看向袁旭东,周格格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道:

“袁总,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咳咳~~”

咳嗽一声,袁旭东清了清嗓子道:

“我在公司附近有两套房子,刚买没多久,家里还没有保姆,你们两个考虑一下?”

听到袁旭东要自己和宋暖给他当保姆,周格格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道:

“袁总,我和宋暖是你的助理,不是保姆,您要是想找专业的保姆,还是去家政公司看看吧!”

“一万块钱一个月!”

见周格格和宋暖微微睁大眼睛,袁旭东继续诱惑道:

“包吃包住,那两套房子都是精装修的大户型,坐北朝南,还有超大型的阳台,可以俯瞰整个市中心商务区,离我们公司不足十分钟车程,真的不考虑考虑?”

听到袁旭东这样说,不等周格格开口回应,一旁的宋暖连忙答应道:

“不用考虑了,袁总,我和格格同意了,谢谢你啊!”

见周格格没有出声反对,显然是默许了宋暖的决定,袁旭东从床头柜上取了几把钥匙递给宋暖笑道:

“这是房间钥匙,地址是......,你和周格格现在就过去吧,把该买的生活用品都买齐全了,每个月对一次账单,拜拜!”

“谢谢袁总,拜拜!”

接过房间钥匙,宋暖拉着周格格满脸开心地走出病房,离开医院,开始前往袁旭东的房子,也是她和周格格未来要住的地方。

到达目的地,开门而入,看着装饰精美,面积颇大的四室一厅,宋暖满脸开心道:

“格格,这样的房子,租一年要多少钱呀?”

“这里是市中心商务区,租一年最少也要几十万吧,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月租过万的房子我从来没有关注过。”

说罢,见宋暖满脸惊叹的样子,周格格稍微犹豫了一会儿道:

“宋暖,你不觉得袁总对我们两个太好了吗?”

不等宋暖开口回应,她又继续补充道:

“准确的来说,他是对我太好了,我给他吃了有毒的河豚鱼,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开除我,还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房子住,你说,他是不是想要泡我啊?”

“啊?”

听到周格格这样说,宋暖微微睁大眼睛道:

“格格,你会不会搞错了?你给他吃了有毒的河豚鱼,他没有开除你,但是他让你赔偿了十万块钱,至于这套房子,是我们给他当保姆住的呀?”

“你是不是傻?”

白了一眼傻乎乎的宋暖,周格格语气肯定道:

“他肯定是喜欢我,这些都是他想要接近我的借口,你想想,他那么有钱,可能在乎我赔偿给他的十万块钱吗?对了,现在是五万,还有五万被你要去了,哈哈!”

“你还笑?”

“不好意思,没忍住,我不笑了,再说说保姆这件事,包吃包住,一个月一万块钱,这么好的条件,他找我们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给他当保姆,他图什么?”

“他图什么呀?”

“当然是图我年轻,漂亮,身材好,我可是万里学院的校花,在学校比高温若寒还要受欢迎,他能喜欢上高温若寒,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啊?”

听到周格格这么直白的话,宋暖微微睁大眼睛道:

“格格,他是若寒的男朋友,你不会跟若寒抢男朋友吧?”

“宋暖,你想什么呢?”

瞪了宋暖一眼,周格格双手掐腰,微微挺着高耸的胸部满脸傲娇道:

“我可是周格格,万里学院的校花,他不是想要泡我吗?没问题,糖衣吃掉,炮弹给他扔回去,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每个月一万块钱,还有这么好的房子住,我干嘛不要?”

听到周格格这样说,宋暖还是有些不放心道:

“格格,要不我们跟若寒说一声?”

稍微想了一会儿,周格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

“行,你跟若寒说一声,让她也搬过来住,有她在,我们也能安心一些。”

“好,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

夜幕降临,袁旭东的病房内,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蒋南孙,按下接听键,不等他开口,对面响起蒋南孙的声音嗔怒道:

“袁旭东,你在哪里?”

“我在医院,今天晚上不回去了,你和锁锁早点休息,记得照顾好罗茜。”

“你在医院干嘛?”

“一个朋友生病住院了,身边也没人陪着,我看他怪可怜的,就打算在医院陪陪他。”

“男的女的?”

“男的。”

“叫什么名字?”

“袁旭东。”

“滚,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

“好,我马上过去看看,你要是敢骗我,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挂断电话,袁旭东按响护士铃,不一会儿,一位年轻漂亮的实习生护士走了进来,见袁旭东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她面色微红地走到病床前,一边伸手关闭护士铃,一边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袁旭东问道:

“袁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看了一眼小护士微微翘起的胸部,袁旭东暗道一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接着便将手臂上的留置针显露出来道:

“我想早点休息,你把剩下的两瓶点滴拿来,输完就把留置针给拔了,我留着它睡不着。”

“你等一下,我问一下医生。”

“好,麻烦你了!”

在袁旭东的灼热视线下,小护士红着脸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她又拿着两瓶药水走了回来,一边给袁旭东输液,一边轻声嘱咐他道:

“袁先生,医生说了,这是最后两瓶药水,你今天晚上睡一觉,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明天早上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好,我知道了,替我谢谢医生。”

看着近在咫尺的小护士,袁旭东往她跟前凑了凑道:

“你今年多大了?”

替袁旭东整理着手臂上的留置针,小护士面色微红道:

“我今年十八了。”

“在这里实习?”

“嗯,学校安排的,实习一年。”

“有工资吗?”

“没有,每个月有几百块钱的补贴。”

“今天一下午都是你替我换药,你们医院的其他护士呢?”

“她们有其他的事情,你按铃的时候,我正好有空。”

“这么巧啊?”

看了一眼面色微红的小护士,袁旭东又往她跟前凑了凑道:

“你谈男朋友了吗?”

看了袁旭东一眼,小护士面色羞红道:

“还没有,我妈说了,要二十岁以后才能谈男朋友。”

看着情窦初开的小护士,袁旭东忍不住想要逗弄她道:

“那你听你妈妈的话吗?”

替袁旭东整理好留置针,小护士低着脑袋轻声道:

“有的时候听,有的时候不听,我走了,你有事叫我,拜拜!”

“等一下!”

将小护士拉了回来,见她低着脑袋不说话,也不反抗,袁旭东抬起她的下巴道:

“记得听你妈妈的话,这么早谈男朋友可不好。”

说罢,不等小护士反应过来,袁旭东在她额头上亲吻一口,见她微微睁大眼睛盯着自己,袁旭东嘴角勾起一丝坏笑道:

“越帅的男人越坏,千万别喜欢像我这样的男人,记住了吗?”

“谁喜欢你呀?”

瞪了袁旭东一眼,小护士红着脸跑了出去,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好像要哭出来似的,袁旭东暗道一声造孽呀,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不经意间就能吸引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们飞蛾扑火。

人生就是这样索然无味,在这个既看脸又看钱的世界里,他貌比潘安,身家巨富,居于金字塔的最顶层,各种各样的美女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只要随便开个影视公司,模特公司,哪怕是内衣广告公司,几个亿砸下去,除了奶茶妹妹,什么样的校花找不到?

就在袁旭东感慨人生的时候,替他输液的小护士跑回了护士站,一位年龄较大的护士看向眼眶泛红的小护士取笑道:

“小王,你怎么了,被你的偶像给欺负啦?”

瞪了一眼取笑自己的同事,小护士嘟嘟着嘴嗔怒道:

“他真是太自恋了,我看他长得跟我偶像一样,就想多看两眼,结果他说我喜欢他,我还没有谈过男朋友呢,他怎么可以那样呀!”

白了小护士一眼,年长的护士撇了撇嘴道:

“你一有机会就往人家的病房里面跑,人家会产生这样的误会不是很正常的吗?”

听到年长的护士这样说,小护士又不好意思说袁旭东吻了自己,只好跺了跺脚气恼道:

“他就是自恋狂,坏透了,谁会喜欢他呀!”

“小王,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呀,哈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