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诸天从流金岁月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6章 袁旭东被曲连杰打脸了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76章 袁旭东被曲连杰打脸了

捂着火辣辣的左脸,看着面色扭曲愤怒的许幻山,顾佳强忍着眼泪笑道:

“许幻山,我们两个扯平了,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见!”

说罢,不等许幻山开口回应,顾佳直接拉着自己的行李箱绕过他,准备去外面过一夜,第一次对顾佳动手的许幻山回过神来,一把拉住行李箱道:

“顾佳,你把事情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和袁旭东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事?”

“放手!”

将行李箱拽了过来,顾佳看着面色阴沉的许幻山讽刺道:

“你和林有有干的好事都被袁总的保镖拍了下来,不过你放心,他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我已经答应他要跟你离婚,然后再陪他几次,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听到顾佳这样说,许幻山面色愤怒道:

“他拿这个威胁你了?”

“是,但是我是自愿的,我愿意被他威胁,我对他动了真感情,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

说罢,见许幻山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顾佳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门,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和被袁旭东打屁股不一样,袁旭东打她屁股更多的是爱抚和玩闹,许幻山却是用尽全力地甩了她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和软弱,在男人面前,她始终还是一个没有多少反抗能力的女人。

走到小区楼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有有,顾佳抹干净眼泪,拖着行李箱走到她跟前笑道:

“林小姐,许幻山我让给你了,麻烦你帮我劝劝他,明天早上八点,我们民政局见!”

说罢,不等面色惊愕的林有有回过神来,顾佳直接拖着行李箱走出君悦府小区,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开始前往最近的酒店。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袁旭东牵着罗茜熟悉着他在精言集团附近租的房子,在朱锁锁,蒋南孙和钟晓芹之后,这两套出租屋又迎来了它的第四位女主人。

鉴于这里有着太多的美好回忆,袁旭东决定把这两套房子买下来,作为以后金屋藏娇的新手村,让更多的女主在这里完成新手村任务,成功转职以后再进入更高等级的地图,让她们充分感受到慢慢升级的快乐和兴趣。

扶着罗茜走进浴室,袁旭东将各种各样的洗浴用品逐一放到她手上介绍道:

“罗茜,大瓶的是洗发露,小瓶的是沐浴露,长的毛巾是用来擦身体的,短的用来洗脸,衣服都放在这边的衣架上,对了,你洗澡的时候别锁门,我就在客厅待着,你有什么事就喊我一声,今天太晚了先凑合着洗一下,我明天找个保姆照顾你,这样就方便多了!”

听到袁旭东要找保姆照顾自己,罗茜连连摇头拒绝道:

“旭东哥,我一个人可以的,你不用找保姆照顾我,我也不想跟陌生人待在一起!”

“好了,听话!”

抚摸着罗茜的双手,袁旭东笑着安慰她道:

“我要工作,你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不放心,我会找一个很好的保姆照顾你,再给你安排一辆车跟保镖,你要是想去哪里玩,就让他们两个带你去,我会经常过来看你的,好吗?”

听到袁旭东这样说,罗茜连忙抓住他的双手摇头拒绝,声音哀求道:

“我不要,我就要跟你在一起,旭东哥,你工作的时候带我一起去吧,我保证我会很安静的,不会打扰到你,求求你了,你就答应我吧,求求你了,好不好嘛?”

“好吧,那你要保证以后什么都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这样的话,我就带你一起去工作,你能答应我吗?”

“好,我答应你,以后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谢谢旭东哥!”

见罗茜满脸开心的样子,袁旭东捏了捏她的脸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块电话手表给她戴上道:

“罗茜,我送你一件礼物,以后要一直戴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摘下来,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谢谢旭东哥!”

摸了摸戴在自己右手腕上的电话手表,罗茜看向袁旭东好奇道:

“旭东哥,这是什么呀,电话手表吗?”

“嗯~~”

微微点头,袁旭东抚摸着罗茜的右手笑道:

“这是最新款的电话手表,里面有全球定位系统,只要你戴着它,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能很快地找到你,除此以外,它最大的功能就是语音系统,和手机一样,你想操作什么功能,只要对着它说一句话就可以了,可以听音乐,看时间,也可以打电话等等,它叫哥哥,你喊它一下试试!”

等袁旭东说完,罗茜颇为好奇地对着电话手表试探道:

“哥哥?”

“嗯,我在呢,你有什么事吗?”

“哥哥,我想给旭东哥打电话!”

“抱歉,我在你的通讯录中没有找到旭东哥,请问你要打给谁?”

听到语音提示,袁旭东看向罗茜笑道:

“你跟它说你要打给你哥哥。”

“嗯~~”

微微点头,罗茜对着电话手表重新说道:

“我要打给我哥哥!”

“抱歉,我在你的通讯录中没有找到我哥哥,请问你要打给谁?”

“我要打给哥哥!”

“好的,正在给哥哥打电话!”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袁旭东的手机,来电显示罗茜妹妹,他接通电话笑道:

“罗茜,这件礼物你喜欢吗?”

听到电话手表里面传出袁旭东的声音,罗茜对着电话手表笑道:

“喜欢,谢谢哥哥!”

“喜欢就好,我先挂了,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袁旭东看向罗茜笑道:

“你先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就喊我一声,别锁门,我不会偷看你的。”

“嗯~~”

微微点头,罗茜循声看向袁旭东面色微红道:

“旭东哥,我洗澡的时候,电话手表也不能摘下来吗?”

“不用摘,它可以防水,泡在水里面都没事,除了我帮你充电的时候可以摘下来,其他任何时候都不可以,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谢谢旭东哥!”

走出浴室,将玻璃门虚掩起来,袁旭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着手机,浏览着财经新闻和自己的股票持仓情况,除了必要的流动资金,他将所有的现金都买了白酒类股票,还跟合作的券商融资了一大笔资金,每年的利息不到七个点,全都砸在了白酒类股票上。

股市触底反弹,开始上升通道,尤其是房地产和白酒类股票,几乎是天天飘红,袁旭东的个人资产每天都能上涨九位数,甚至是十位数,哪怕他躺在家里不动弹,钞票也像大风刮的一样飞进他的口袋里面,按照这样的股市行情,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几年以后便是妥妥的千亿富豪,房地产和白酒真不愧是有钱人发家致富的最佳利器。

听着淅淅沥沥的淋浴声,想到罗茜正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里面洗澡,袁旭东忍不住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透过朦朦胧胧的花纹玻璃,一道前凸后翘的黑色人影站在水雾弥漫的浴室里面,右手举着花洒让水流从上而下地流过全身,左手拿着毛巾在身体各处轻轻擦拭着,如此美妙动人的画面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浴室里的旖旎风光,袁旭东吞了吞口水便收回视线,一边默念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一边心不在焉地玩起植物大战僵尸手游,他要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不能让它发热过载,以免引发一系列不可控的突发事件。

在罗茜的眼睛恢复光明之前,袁旭东不打算对她下手,先当妹妹处几个月,后面再升级为女朋友待遇,当然,在此期间,一些增进感情的亲昵举动还是可以的,偶尔摸摸小手,搂搂抱抱,亲一下额头和嘴唇之类的,都是袁旭东作为哥哥对妹妹罗茜的疼爱和怜惜,发乎情止乎礼。

大约三十分钟以后,洗完澡的罗茜摸索着走出浴室道:

“旭东哥,我洗好了,你要洗吗?”

听到罗茜的声音,袁旭东转身望去,刚刚沐浴完的罗茜脸蛋红扑扑的,满头黑发搭在肩头,上面还沾着几颗水珠滴落下来,身上裹着一件纯白色的浴袍,堪堪遮住大腿根部,从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大腿上看去,里面就跟什么都没穿似的。

看着懵懵懂懂的刚出浴的妙龄少女,袁旭东暗道一句畜生和畜生不如哪个更好听一些,接着便走上前扶着罗茜道:

“我先帮你吹一下头发,等下再去洗澡。”

“嗯,谢谢旭东哥!”

微微点头,罗茜一边跟着袁旭东的脚步走着,一边低下脑袋面色羞红道:

“我换下的衣服都在浴室里面,旭东哥,又要麻烦你了!”

“没事,等你眼睛好了以后,换你给我洗衣服,要是洗不干净的话,我就罚你不许吃晚饭,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我肯定会洗干净的!”

让罗茜站好,袁旭东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温热的暖流吹过脖颈,罗茜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娇声笑道:谷

“旭东哥,好痒呀!”

“怕痒啊?”

见罗茜害怕痒痒的娇憨模样,袁旭东拿着吹风机在她身上吹来吹去捉弄道:

“刚洗完澡,我帮你吹吹,免得感冒了。”

“不要,我都擦干净了,好痒啊!”

罗茜咯咯笑着缩成一团,直往袁旭东怀里躲藏着,嬉戏打闹之间,袁旭东帮她吹干了头发,也吹乱了她裹在身上的纯白色浴袍,放下吹风机,从背后搂抱着衣衫凌乱的罗茜,袁旭东忍不住低头往她怀里看去,一抹白皙娇嫩的肌肤映入眼帘,让他的呼吸略微有些紊乱起来。

被袁旭东搂抱在怀里,听着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罗茜忍不住面色通红道:

“旭东哥,我想睡了,你扶我回房间吧!”

“好!”

看着声若蚊吟面色羞红的罗茜,袁旭东将她拦腰抱起走向卧室道:

“罗茜,我记得你说过,你已经有二十了,对吧?”

“嗯~~”

微微点头,罗茜将脑袋埋在袁旭东怀里颤声道:

“我月份比较小,出生三天就两岁了,今年虚岁二十,周岁十八,已经长大了。”

“是吗?”

看着微微颤抖的罗茜,袁旭东有一种偷尝禁果的愉悦油然而生,走进卧室,他将罗茜轻轻地放到天鹅绒被上,自己也跟着她伏下身子,对着她的红唇亲吻了下去,罗茜也颇为生涩地回应着他。

浅尝辄止之间,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是袁旭东的手机,来电显示顾佳,袁旭东一边抚摸安慰着罗茜,一边接通电话微微喘息道:

“顾佳,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喝点酒,在MINT酒吧,你过来陪我!”

“怎么了,你和许幻山说了?”

“说了,明天离婚,我在MINT酒吧等你,不见不散!”

“顾佳,你......”

不等袁旭东说完,顾佳直接挂断了电话,袁旭东又给她打了过去,没人接听,想到酒吧那么混乱的环境,顾佳一个人在那里喝酒很可能被别人占便宜,袁旭东忍不住暗骂一声,从罗茜身上爬了起来解释道:

“罗茜,你佳姐那里出了点状况,我去看一下,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不许出门乱跑,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听到袁旭东要去照顾顾佳,想到自己刚刚那么大胆地回应袁旭东的热情,罗茜忍不住躲进被窝里面,隔着被子面红耳赤地声若蚊吟道:

“旭东哥,我在家里没事的,你快点去找佳姐吧,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酒吧喝酒不安全的!”

“好,罗茜真乖,你先睡觉吧,我明天带你一起去上班!”

“嗯,谢谢旭东哥,我先睡了,晚安!”

“晚安!”

听到袁旭东关门离开的声音,罗茜从被子里面露出脑袋,脸蛋红扑扑的,双眼水雾弥漫,满含春意,只见她嘟嘟着嘴巴不开心道:

“坏哥哥,讨厌!”

听到罗茜喊哥哥,她右手腕上的电话手表响起一道语音提示道:

“嗯,我在呢,你有什么事吗?”

听到电话手表的语音提示,罗茜吓了一大跳,等她反应过来,忍不住玩心大起道:

“哥哥,你喜欢我吗?”

“抱歉,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请重新说一次!”

“哥哥,我喜欢你,晚安!”

“晚安!”

......

离开出租屋,袁旭东让等在楼下值夜班的孙建宏开车去MINT酒吧,随着个人财富和女朋友越来越多,他的野心也是越来越膨胀,想要加强自己的安保团队,先在国内站稳脚跟,然后放眼全世界,占下一片大大的森林。

他尝试过系统的私人订制功能,只需要换一个思路,就能以更小的代价取得相差不多的结果,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他许愿杀死一只苍蝇,需要支付给系统一万元,换个角度,他找系统要了一个苍蝇拍,只需要十元,价格差了一千倍,最后的效果却是差不多,区别在于,前者是无缘无故地死了,后者是被他用苍蝇拍给拍死了。

利用这项功能,他不需要许愿让别人对自己忠心耿耿,他可以直接分辨出那些天生就具有很高忠诚属性的人,然后施以恩惠,让别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高温文山就是他的第一个试验品,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他的能量就会越来越大,最终登上世界舞台翻云覆雨。

想到这里,他看向驾驶舱的孙建宏吩咐道:

“建宏,你回头跟老夏他们说说,有品行优良,家世清白的朋友可以介绍来精言集团保安部实习几个月,我找个时间去海外开一家安保公司,有兴趣的可以加入,世界那么大,我们也该出去走走了!”

听到袁旭东这样说,孙建宏颇为兴奋道:

“袁总,你想开一家像黑水那样的安保公司吗?”

听到孙建宏这么大的期望,袁旭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

“现在是和谐社会,我们要文明一点,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我们要让这个世界充满爱与和平!”

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天天沉迷在温柔乡里的袁旭东,孙建宏暗自翻了翻白眼,和平不和平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袁旭东确实是一个博爱的人,一边想着要找哪些战友加入精言集团保安部,一边加速驶向目的地。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大气磅礴的迈巴赫普尔曼横停在MINT酒吧门前,让孙建宏留在车里,袁旭东独自一人走进MINT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灯光,再加上摇摆乱舞的饮食男女,袁旭东一边暗暗鄙视着这些低俗的年轻人,一边寻找着顾佳的身影。

在寻找的过程当中,几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妹子见袁旭东长相英俊,气质不凡,想要占他的便宜,用自己年轻有活力的身体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最多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也不知道是哪所大学的大学生,让袁旭东心生惋惜,好好的年纪怎么就不知道自爱呢,不自爱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会爱你呢,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抽烟,我喝酒,但我还是一个好女孩,多么冠冕堂皇的口号!

找到顾佳的身影,她就坐在吧台上喝酒,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粉色西服的男人想要跟她搭讪,袁旭东直接甩开几个想要纠缠自己的丑小鸭,大步走向顾佳所在的位置,走到跟前,见顾佳满脸通红,还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喝着威士忌,他直接夺下酒杯,拉着她准备离开酒吧道:

“别喝了,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喝酒,你快点放开我!”

“家里有酒,回去我陪你喝,想喝多少喝多少!”

见袁旭东要拽着自己离开酒吧,心里委屈郁闷的顾佳借着醉意发泄道:

“你谁啊?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

听到顾佳这样说,旁边的粉色西装男立马出声阻止袁旭东道:

“先生,这位小姐不愿意跟你离开,我觉得还是不要强人所难比较好,你认为呢?”

循声看向粉色西装男,原来是曲筱绡的哥哥曲连杰,这位花花公子就喜欢泡酒吧钓妹子,还不舍得花钱,纯属玩票性质,穿上裤子就不认人那种,不等袁旭东开口回应,喝醉酒的顾佳直接看向曲连杰泼辣道:

“你说谁是小姐呢?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我早就看你不爽了,穿得人模狗样的,在旁边哔哔个不停,一把车钥匙被你翻来覆去的,你开兰博基尼了不起啊?”

看着吧台上的跑车钥匙,袁旭东差点笑出声来,一些肤浅的女人可能会被一把跑车钥匙勾走,可惜顾佳不在此列,只会觉得对方恶心幼稚,想到这里,袁旭东看向略微有些懵逼的曲连杰笑道:

“这位先生,我认为男人应该绅士一点,既然这位小姐讨厌你,我觉得你还是让让比较好,你认为呢?”

“我让你妈让,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见袁旭东和顾佳一唱一和地玩自己,曲连杰忍不住回怼一句,接着便看向顾佳讽刺道:

“大半夜跑酒吧来买醉,我叫你小姐怎么了?看你这要死要活的样子,不是你男人找小三就是你在外面偷人被他发现,你还不如人家小姐明码标价呢,遇到你算我倒霉,真他妈晦气!”

笔趣阁

听到曲连杰这么恶毒的话,有被刺激到的顾佳大声道: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看着撒酒疯的顾佳,嚣张跋扈惯了的曲连杰满脸不屑道:

“我再说一遍,麻烦你听清楚,不是你男人找小三就是你在外面偷人被他发现,你还不如人家小姐明码标价呢,我说完了,可以离开了吗?”

“你......”

不等顾佳开口,袁旭东直接捂住她的嘴巴,然后看向满脸不屑的曲连杰笑道:

“不好意思,她喝醉了,脑袋有点不清醒,你可以离开了!”

“呸~~”

见袁旭东这个怂样,曲连杰满脸不屑地啐了一口,拿起自己的跑车钥匙离开道:

“这个疯女人跟你蛮配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