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星之花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三十九章 星之花

布莱恩一言不发,伸手拨开挡路的槐树枝,抬起脚步越过倒塌的大理石柱,走上一条风化严重的大理石阶梯,顺着阶梯穿过一道石板铺设的长廊。

尽管长廊的石板缝隙里,长着浓密的灌木和杂树,严重影响前进的速度和望向前方的视线,但布莱恩仍然义无反顾地继续前行。

很快,在长廊的尽头,布莱恩发现一道半埋在废墟里、但依然完好无损的拱门。

他走过残留的支柱,俯身穿过拱门,来到了神殿废墟的最中央。

在神殿中央,布莱恩看到一个装饰用的喷泉,他看了看,里面的水早已干涸,只有落叶和厚厚的绿藓。

喷泉的中心,有一尊独角兽雕像,坐落在精雕细琢的白色石基上,光滑明亮的纯白色塑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耀人眼目。

美中不足的是,独角兽额头突出的一根螺旋状的象牙色独角早已齐根断裂,镶嵌在眼眶里的两颗星彩红宝石同样也被人用凿子挖掉。

以至于让这只失去独角和双眼的天界生物,好似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在喷泉的后方,有一片花丛,里面开满了美丽的花朵。

花朵的颜色是靛蓝色的,有些花瓣边缘还带着淡淡的紫,明亮的露珠在花瓣上闪闪发光,好似点缀的一颗颗天蓝色的星辰。

“这是星之花‘艾尔阿多尼斯’,又被布莱克特曼的高等精灵称之为:星辰的庇护者。”漫长的沉默过后,雷纳特说道。

爱阅书香

“星之花‘艾尔阿多尼斯’?”布莱恩惊讶地在心中低语一句,因为‘艾尔阿多尼斯’正是他的精灵血脉姓氏。

不过,他并没有回话,也没有看身旁的雷纳特,而是将目光投向花丛后方一块巨大的白色石板上。

不知什么材质的石板上是一个雕刻精美的年轻精灵。

这位年轻俊美的精灵站在一颗粗壮的橡树下,身披斗篷,肩挎长弓,手中高举长剑,脖子上还佩戴着一条雕刻‘新月’形象的项链。

在这位精灵的周围,树精、独角兽、喜乐妖精、古树人等等各种不知名的精类悠闲地游荡。

烈日、寒霜、狂风并没有模糊或洗去这副精美雕刻的任何细节。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浮雕上装饰用的贝裘里宝石、新月形钻石、月星石、星彩红宝石等各种名贵宝石,就像独角兽空洞的眼眶一样,被盗窃者用凿子挖得一干二净。

“据说,这是精灵族的主神。”雷纳特用一种不太确定的口吻向布莱恩介绍道:“可惜的是,这位精灵之神从来就没有回应过祂的子民。”

“科瑞隆·拉瑞斯安。”布莱恩静静地凝视着浮雕上的精灵主神,这静止不动的浮雕,却让他感觉到了优雅而敏捷,就好似活过来的一般,而他又仿佛深陷遥远的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

半晌后,布莱恩缓缓开口:“祂是精灵的造物主和生命的守护与保护者,也是精灵诸神的统治者与阿梵多冕王。”

“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么多。”雷纳特惊讶地望着眼前的半精灵。

布莱恩没有理会他,而是在心中斟酌着对方带他来此的真实意图。

同时,也在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因为他深知,眼前这位寨主带他来这里,不可能只是为了欣赏这破败的风景这么简单。

荒凉的山谷内很安静,只有几只乌鸦落在树梢,嘎嘎嘎地尖叫着。

“二十五年前。”雷纳特沉默良久,伸手取下腰间的烈酒,痛饮一口说道:

“泰格瑞拉和威斯特王国的军队曾聚集在布莱克特曼的边界,我至今依然能够清楚地回忆起曾经的往事:战角在林中响起,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面面旗帜随风飘扬,他们高声对精灵宣告:精灵!放弃布莱克特曼,滚出去!”

“那精灵是怎么回应的。”布莱恩不动声色地询问道。

“精灵王阿德兰·艾尔阿多尼斯回应的只有一支支示威的箭,他们在树叶的低语中说道:只要精灵圣地还有橡树,我们就会奋战到最后一棵树,最后一个精灵。”

布莱恩沉默不语,站在那里凝望着精雕细琢的浮雕,静静地聆听着。

“人类军队在林间与精灵厮杀之时,一支百人规模的突击队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布莱克特曼的精灵圣地。”雷纳特神色恍惚地回忆道:

“突击队的战士全部都是精挑细选的精锐,当他们进入防守空虚的精灵圣地的那一刻起,便注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戮。”

“但是现在的布莱克特曼依然归属于精灵一族。”布莱恩接上话,说出自己的猜测:“所以,这里面肯定出现了转机,对吧。”

“没错。”雷纳特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起伏的内心,缓缓说道:

“这场足以决定精灵命运的转机,就是精灵王阿德兰·艾尔阿多尼斯的妹妹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引火自焚于精灵圣地中最古老的一片橡树林而宣告结束。”

布莱恩轻轻地闭上双眼,在心中无声地默哀着。

“而我就是突击队中唯一幸存的战士。”雷纳特艰难地开口道。

“作为唯一的幸存者,你感到很自责?”布莱恩长处一口气,语气平淡的询问道:

“你在自责什么?自责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同伴,还是手上沾染精灵幼童的鲜血太多了。”

“或许两者都有吧。”雷纳特说道:“但最让我自责的还是没能救下那个刚出生的婴儿,当时的我其实有机会拦住这对母子的。那个婴儿跟你一样,也有一双闪亮犹如黑曜石块般的双眼。”

“所以呢,雷纳特寨主,你带我来这里目的,就是跟我讲这些破事儿?”布莱恩转过身来,望着对方,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爽。

“你是来自布莱克特曼的半精灵,可以看出,你的目的地除了精灵圣地,还会路过荆棘堡。”

雷纳特极力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回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作为一名半精灵,又是一名巫师,千万不要陷入人类与精灵的争端中去。”

“保持中立,变得冷漠和麻木,是吗?”布莱恩嗤之以鼻,“一个精灵的刽子手劝说一名半精灵放下心中的仇恨,保持中立,你难道就不觉得很可笑吗?”

尽管在面对人类与精灵的争端时,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中立的态势,选择冷眼旁观,但就这么被人直接说出来,布莱恩心中还是非常不爽。

“一点都不可笑!”

一道低沉、坚定而果断的声音从废墟的角落里传来。

布莱恩转过身,朝着话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这是一位像大多数精灵一样纤细苗条的女精灵。

她身穿天蓝色的祭司长袍,上面点缀着银色弦月刺绣,刻有‘庇护者’精灵符文的银箍戴着额头,隐藏在披散的长发间,秘银制的新月吊坠垂在胸口,熠熠生辉。

这位女精灵神情严肃,双唇抿紧,给人以威严有力的印象。

她朝着布莱恩与雷纳特缓缓走了过来。

人类寨主对其躬身行礼。

布莱恩则笔直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深知,眼前这位精灵女子很有可能就是雷纳特口中所谓的精灵‘憎恨者’。

至于雷纳特寨子的那些人类,布莱恩从对方之前的话语中可以猜出,这些人与精灵一样,都属于隐居的中立者。

很有可能是二十五年前的那场战争中的受害者。

因为正是这种同病相怜的心态,才会让这两股势力之间升起了微妙的联系。

“中立令你心烦意乱,但你明白它代表什么吗?”这位女精灵深蓝色的眼眸注视着布莱恩,缓缓说道:

“保持中立不等于冷漠或麻木。你无须扼杀自己的感受,只要扼杀心中的仇恨就够了。你明白了吗?”

“明不明白,就不劳你挂心了,科瑞隆的女祭司。”布莱恩淡淡地打量两人一眼,用一种怜悯的语气说道:“至于你们…….你们爱保持什么就保持什么去吧,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告辞了!”

说完,布莱恩头也不回地直接转身离去。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