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夜谈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十六章 夜谈

矮人端过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肉汤,里面有大麦、胡萝卜、土豆块和洋葱,以及几片煮得烂熟的……羊肉。

淡淡的香味儿瞬间勾起了布莱恩的食欲。

他向瓦尔达点头致谢,便毫不客气地接过了这个土褐色的陶碗,让其漂浮在眼前,就着几块干硬的黑面包,行动快速又不失礼仪地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嚷嚷着想要成为圣武士的矮人手艺还不错,只比自己差那么一丢丢。

汤的味道虽然不浓,但炖的火候却恰到好处,在这种寒冷的夜晚喝上一口,便感觉有种温暖从心里涌遍全身。

尤其是像他这样重伤初愈、急需补充体力的时候,能够喝到这么一碗热汤,真的是雪中送炭。

而且,布莱恩竟然还在汤里找到了不少新鲜的羊肉。

这让他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愧疚。

因为他第一眼注意到这几块肉的时候,本能地将其联想到了荒野上最常见的地精肉。

“有什么问题吗,布莱恩?”一旁的矮人布洛托看到布莱恩盯着勺子里的一块肉皱眉,挠了挠头,不由疑惑的道。

“没什么。”布莱恩将这块煮得烂熟的羊肉放入口中嚼两下,咽了下去,笑着说道:

“只是觉得在这种荒山野岭,竟然还能够吃到如此新鲜的羊肉,而且还是来自一只小羊羔,真的让人很惊讶。由此可以看出,你们的这趟旅行有多么的惬意。”

说完,他透过火光,若无其事地打量着周围的马车、被覆盖得严严实实的货物,以及车轮在地面压过的痕迹,暗自将其记在心里。

一共六辆马车,除了葛尔宝和玛里奥,共15个矮人护卫。

“俺当是什么事呢?”布洛托仰头灌一口烈酒,将酒袋递给身旁的玛里奥,擦了擦沾满酒渍的长胡须,说道:

“俺们前几天赶路的时候,刚好在野地里发现了这只孤单又悲伤的小东西深陷在泥潭里,俺们为了让它不用悲惨地饿死,也不至于被狼吃掉。

最后,俺们经过商议,就好心地把它救了出来,然后宰了它,让它变成了有用的食物。你要知道,俺们这群人饭量很大,敞开了吃的话,每顿饭可以吃掉一整头牛,喝光两大桶酒,这只小羊羔甚至都不够俺塞牙缝,于是就便宜你了。布莱恩,快点吃吧,天气冷,羊肉汤暖身子,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喝了。”

“嘿!瓦尔达,不要再伤心了,咱们不是已经为这个小东西哀悼过了嘛,这样就够了。”布洛托注意到闷闷不乐的瓦尔达,出言安慰道:

“毕竟咱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咱们屁股上又长不了草,不可能让一只小羊羔蹦蹦跳跳的跟在咱们后面,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能够帮到咱们,你应该为它高兴才对。”

布莱恩没有加入他们这场关于小羊羔为商队带来多少贡献的谈话,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一大碗肉汤和手里的黑面包上。

不一会儿功夫。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他将这一大碗肉汤消灭得一干二净,并小心翼翼地打了个饱嗝,这才心满意足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布莱恩,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是什么怪物把你伤成这样了吧。”玛里奥像抱孩子一样,抱着他的木头竖琴,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询问道。

明亮的营火将他额头两根向后弯曲的羊角映得熠熠生辉,就像闪亮的黑曜石。

“从爪子的痕迹判断……应该是一只狼人,布莱恩,这只狼人长着红头发吗?”

小侏儒葛尔宝在营火旁缩成一团,双手不住的搓动,斑猫皮斗篷紧紧的裹在身上,像只瑟瑟发抖的猫崽子。

但即使是这样,也遮不住那身上最具标志性的特征:一只大大的鹰钩鼻。

说完,他似乎还觉得冷,又不自觉地朝火堆凑了凑。

“葛尔宝,你要是再靠近一点,鼻毛就该着火了。”

布莱恩笑着提醒一句,看到对方尴尬一笑,连忙将缩成一团的身体又向后挪了挪,他这才继续道:

“没错,的确是一只长着红头发的狼人。看你们紧张的样子,应该是认识这只狼人的,对吧?”

“当然认识了,这个婊子养的狗东西。”布洛托恶狠狠地咒骂一句,又气哼哼的道:“这家伙从白天就开始尾随俺们的车队,打俺们的注意,为此俺们还跟他干了一架。”

“布莱恩,那只狼人现在怎么样?”

提到狼人,玛里奥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神色一惊,连忙抱紧竖琴,警惕地四处查看一下,压低声音道:

“你是怎么从他手里逃跑的?他不会在这时候偷偷跟过来吧?我可不敢保证这歌谣可以在一天内生效两次。”

“狼人啊……他已经被我干掉了,要不然我又怎么可能好端端地坐在这里跟你们聊天。”布莱恩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至于对方提到的歌谣,让他隐隐猜出了其中的原因。

“什么!?狼人被你给杀死了?这是真的吗?”

布洛托闻言,停下了灌酒的动作,嘴巴越长越大,眼睛越瞪越圆,连屁股也直接从石头上弹了起来,然后难以置信地盯着淡定的布莱恩。

其他人也纷纷露出同样的表情,等待着他的答案。

“这……有什么问题吗?”看到众人这么大的反应,布莱恩一时有点给整蒙了,“当然是真的。”

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只狼人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是一只变种狼人,今晚还是月圆之夜,他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强狼人,速度快得让我们根本反应不过来。”侏儒心有余悸的接了一句。

他的话语每停顿一下,那颗火光下醒目的鹰钩鼻都会皱一下,“我们联手都不是狼人的对手,神术对他毫无作用。布莱恩,说实话,你真的太让人意外了,竟然能够将那只狼人给干掉,这样我们就不用为明天的行程担忧了,真的太感谢你了。诸神慈悲,你肯定是受到了加尔的指引,才来到这里的。”

如果你知道我是受魔鬼指引,你会作何感想,望着侏儒虔诚的样子,布莱恩心中暗想。

“对啊,如果不是唱歌的灵机一动,唱了首关于狼的歌谣,让他抱着脑袋在地上玩起了懒驴打滚。你根本不可能坐在这里跟俺们闲聊,也不可能吃上一大碗肉粥,更不可能让葛尔宝给你缝合伤口。那首歌怎么唱来着?”

布洛托的手有点哆嗦地拎起酒袋灌一口,说道兴奋的地方,立即提起兴趣,他不顾众人投来的嫌弃目光,用五音不全的嗓音,拍打着鼓囊囊的酒袋,欢快的唱道:

嘿!瞧瞧树林里那只翩翩起舞的狼,

龇牙摆尾,活蹦乱跳,跟马驹一个样,

哦,它为何中邪似的踩着舞步?

因为那快活的野兽无拘无束!

……

嘿!瞧瞧树林里那只拖着爪子的狼,

垂着脑袋,夹着尾巴,连嘴巴都不张,

哦,为何那头野兽如此悲凉?

不是求婚受挫,就是没了新娘!

嗷…呜,嗷…呜,嗷…呜…呜…

……

“闭嘴吧,布洛托,唱得比玛里奥的羊叫还难听。”侏儒皱起鹰钩鼻,吐槽道:“大半夜的,万一把母狼吸引过来怎么办。”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话音刚落。

遥远的荒野里,隐约间传来狼群的嗥叫,吓得矮人连忙闭嘴。

布莱恩强忍着笑意,不动声色地望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半羊人,暗自点了点头。

对付这种理智跟兽性在边缘互相挣扎的怪物,有时候唱一些触动人心的歌谣,的确能够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若是在他跟狼人的战斗中,有诗人的歌谣让他瞬间破防的话,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只丧失理智的狼人干掉。

同时,他总算明白,自己靠近这群矮人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会露出这么紧张的神情,原来是被一只狼人给吓得。

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这只狼人为什么无缘无故招惹着了这支商队。

而且他隐隐感觉到,这个粗中有细的矮人布洛托似乎是想用唱歌故意转移自己对狼人的注意力。

“布莱恩,我听说那只狼人是来自剑之修道院的红狼,传说中的四个变种人里的其中一位。”短暂的沉默过后,玛里奥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的判断毫无根据。”

布莱恩朝火堆里丢几根树枝,微微摇头,“虽然我没有见过变种人红狼,但我至少知道他是一个人类,还是一名魔剑士,而我杀死的这只狼人,就是一只丧失理智的野兽。”

在四个实力最强、最出名的变种人里,红狼的实力至少排在第二位,但是其残忍嗜杀程度,却是其他人无法比及的。

布莱恩在离开金羽城之前,与实力最差的蛇眼交过手,自然知道这些人的真正实力。

“那个变种人根本不可能是红狼,俺亲眼见过他。”布洛托接了一句,他看布莱恩一眼,说道:

“五年前,俺在泰格瑞拉王城的一家酒馆里遇到过他,俺明明看到这家伙喝了两碗牛肉汤,在伙计收账的时候,他却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只喝了一碗,所有人都围过来指证嘲讽他撒谎,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头发狂的恶狼面子上过不去,竟然恼羞成怒,伸出剪刀手,把酒馆老板的两颗眼珠子硬生生地给扣了出来,吞咽到自己的肚子里,用沾满鲜血的手,拽着这个可怜的老板的衣领,质问他:‘看清楚了没,俺到底喝了几碗牛肉汤?’

然后还恶狠狠地望向围观的人群,歇斯底里的吼道:‘还有谁想看看俺到底喝了几碗牛肉汤,尽管过来!’吓得俺赶紧跑掉了,该死!当时跑得急,连杯子里的半杯龙噬啤酒都忘了喝。俺猜他一定受了什么刺激,就像唱歌的唱得那样:求婚受挫,没了新娘。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那最后是怎么收场的?要知道,那里可是泰格瑞拉王城。”布莱恩不禁好奇地问道。

“这俺就不清楚了,俺只记得跟着从人群跑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位长着银发银眼的男人反其道而行,冷着一张臭脸,不怕死地朝酒馆走了进去。”

布洛托晃了晃喝得有点发蒙的脑袋,打个响亮的酒嗝,“俺猜他肯定也是个变种人,不然怎么可能长着一双像水银流动的眸子,随便被他瞅一眼,就好像被凶猛的猫科猎食者盯上似的,剑之修道院的变种人简直就是一群变态、怪胎。”

“说实话,再没有比变种人更丑恶、更违背自然的存在了,他们是恶毒的法术与邪恶术士的产物,是真正的恶魔般的造物。除了杀戮,别无所长。”侏儒葛尔宝从兜帽里探出脑袋,声音里带着丝丝颤抖和最为纯粹的恨意:

“剑之修道院,那些杀手、刺客、盗贼、王家密探、无耻生物和邪恶术士的栖息之地,也是他们修行恶毒技艺之地。诸神慈悲,总有一天,那座城堡将会在坠星山脉彻底抹去。”

布莱恩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因为他听布洛托提起过,葛尔宝的祖父,一名幻术师,就是死于剑之修道院中的一位等级为‘紫色缎带’的变种人刺客手中。

他明显感觉到,每当玛里奥故意向他提及狼人时,布洛托都会出言转移话题。

一群古怪的人,他心想。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真的想多了。

玛里奥的眼睛在营火中跳跃着翡翠色的火焰,映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轻叹一声,拨弄一下怀里的竖琴,又换成一副笑嘻嘻面孔,“诸位,我们就不要在这沉重的话题上思来想去了。你们看,今晚的月色这么好,想不想听我唱支歌?”

“唱吧,你开心就好。”

布洛托嘟囔着吐了口口水,又往火里添了些柴,“可是,玛里奥,别指望俺会为你那羊叫掏一个子儿。这里不是王宫,也不是深闺怨妇的闺房。”

“说得对。”半羊人摇摇头,不经意地看布莱恩一眼,拨出一段优美的旋律。

“既然你不想听的话……”布莱恩从石头上缓缓起身,望向布洛托,“那我们就借一步说话,布洛托,我想跟你谈谈。”

“火堆旁一样可以谈。”布洛托晃了晃空空如也的酒袋,打个酒嗝,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俺再去开桶酒,咱们可以边喝边谈。”

“我只想保持清醒地跟你谈谈,不需要别人旁听,也不需要喝酒助兴。”布莱恩的声音很轻,轻到玛里奥不得不停止弹奏,静下心来聆听。

“为啥?在俺看来,只有背信弃义的墙头草和告密者才会遮遮掩掩,布莱恩,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布洛托一脸不满的道。

“你去不去?”

布莱恩不为所动,继续用不容置疑的目光望着这位故意装出一副醉醺醺样子的矮人。

“好吧好吧,俺服了你了,跟你走还不行嘛。”矮人败下阵来,跟着布莱恩一起向安静的湖畔走去。

清冷的月辉下,闪闪发光的湖面传来一声轻响,先是唰的一声,接着是扑通一声,仿佛一条鱼扰动了静止的水面,荡漾出一圈圈波纹。

“布洛托,你们的马车上装的什么货物。”布莱恩直奔主题的道。

他深知这个矮人罗里吧嗦的性格,自然懒得跟他废话。

矮人抬起锐利的眼睛盯着他,“当然是顾客的货物。”

“我当然知道是顾客的货物。”布莱恩那双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深邃眼眸对上他的目光,意味深长的道:

“布洛托,你要明白,我问你这些,并不是什么出于自己的好奇心。”

“俺知道,俺也明白你的意思。”矮人略显无奈的说道:“这的确是顾客的货物,只是…….”

“只是这个顾客有点……特殊,对吧?”布莱恩猜出了他的意思,他微微一笑,好奇道:“那你们送给这位特殊顾客的货物是什么?”

“粮食啊。”布洛托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又一本正经地修饰着自己的谎言。

“面粉、小麦、玉米、还有咸鱼干……反正都是吃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吗?阿玛斯塔夏正在闹饥荒,这些粮食送过去,至少可以翻上几番。俺们是商人,在商言商嘛,肯定要以利益为主了,对吧?再说了……”

布莱恩当然知道寒冬即将来临的阿玛斯塔夏,正在闹饥荒,具体原因众说纷纭,让他根本无法从普通人口中了解到其中的详细情况。

当然,这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仅仅只是好奇而已,并不会专门过问。

至于眼前的矮人……他沉吟一下,笑着说道:“如果你马车上装的是咸鱼干,那我剑鞘里装的岂不是成了腊肉肠。布洛托,我没有打探他人秘密的习惯,但是你们今晚热情地为我提供了治疗和肉汤,所以,作为朋友,有些话……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一句……”

“没什么好提醒的!俺不用你来提醒!”矮人激动地咆哮道,声音直接掩盖了营火旁隐隐约约传来的歌声。

“布莱恩,你不就是想说,俺是个骑墙派,墙头草,说俺是人类的走狗和叛徒,为了几块金币和难吃的食物,就可以随风倒,说啊,直接给俺快说出来!不要在这里讽刺俺,俺最讨厌的就是讽刺和嘲讽。”

“布洛托,冷静点。”布莱恩平静的道:“我什么都没说,你难道就不能让我把话说……”

“是啊!你的确什么都没说!”矮人再次打断了布莱恩未说完的话,吼道:

“你只是盯着俺,心照不宣地笑笑而已,一种讽刺的笑。没错,正如你想的那样,俺马车上装的是武器装备,有长弓、十字重弩、链甲、精钢弯刀,而且交易对象还是薄暮森林的精灵。

为了掩人耳目,俺只能放弃海运,从安戴尔和威斯特王国穿过去。俺们就是为了对付人类,你打算怎么做?

布莱恩,赶快动用你龙首港公爵的身份,还有威斯特小公主未婚夫的身份,去告诉威斯特王国的军队把俺们全部抓起来,心平气和地看着俺们全部被吊死在绞刑架上,再写上:这就是勾结非人种族的下场!

然后你还要在老国王的盛情邀请下,站到所有居住在人类城市的非人种族面前,骄傲地教他们一堂示范课,告诉他们今天的主题:爱好和平的智慧种族,该如何面对人类与非人种族间的冲突。”

“你说完了没?”布莱恩平静地注视着他。

“还没呢!只要有酒喝,俺能一直说到天亮!”矮人赌气的道。

“无论你们怎么做,我都不会掺和到这场冲突中,我想保持中立。”布莱恩见矮人沉默不语,望着平静的湖面,缓缓开口。

营火旁的歌声已经进入高潮,仿佛压制了两人的争吵。

“这不可能!”

布洛托大喊道:“你是半精灵,你不可能保持中立,你还不明白吗?对,你什么都不明白,那就滚吧!骑上你的马,带上你中立的傲慢滚出俺的视线。

布莱恩,你简直让俺烦透了,如果不是你曾经救过俺一命,帮俺们的族人封印过地底魔物,俺手里的锤子早就招呼到你的脑袋上了。”

“布洛托,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布莱恩转身望向矮人,耐心的说道:

“你难道还看不出世界的状况吗?比如说两个农民为了一块田地拼得你死我活,到了第二天,田地被两个伯爵的手下夷平,这些扈从又把厮杀继续下去。

人们被吊死在路边的树上,强盗割开商人的喉咙,在镇子里,每走一步,都可能被来自贫民区的尸体绊倒。甚至在王宫里,宴会上每一分钟都可能有人面色发青地倒在餐桌下。你还不明白我的真正用意吗?”

漫长的沉默中,营火边,诗人的歌谣结束了高潮,逐渐步入尾声。

“俺知道了,要俺说的话,照你的这个意思,人类肯定没有好下场。”在布莱恩的耐心等待中,布洛托终于打破沉默,语气阴沉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智慧生物,在贫穷和不幸时都会抱团取暖。时局艰难时,相互帮助会让生存更轻松。可人类呢?他们只想靠别人的不幸发财。

阿玛斯塔夏正在闹饥荒,没有哪个王国肯分享食物,反而封锁边境,不让难民涌入,再选择吃掉最弱小的同类。这种做法狼群也会用,为的是让最健康、最强壮的狼生存下来。

不过在智慧种群中,这种选择只会让最坏的坏蛋活下来,然后让他主宰其他人。这一来,后果就显而易见了。”

“看来你终于想明白了。”布莱恩露出一丝微笑。

“俺知道该怎么做了,俺谢谢你的提醒,布莱恩。”

矮人说道:“但是你应该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保持中立,明哲保身,有多么的艰难,瑟雷恩王国的长老议会都不会同意。

况且,让俺们放弃了阿布雷拉城,你让俺去什么地方找到一个足以自保,又能赚钱的落脚点。

俺倒是想去你的龙首港,那里才是武器商人的天堂,可是那个地方早就被大头佣兵、奸诈的商会、该死的海盗瓜分干净,只要不怕被抢得一个铜板儿不剩,就尽管去吧。”

布莱恩闻言,神色一怔,意外地望着眼前的矮人。

他找对方谈话,除了善意的提醒,并没有想这么长远。

毕竟身为龙首港领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未办完,到现在他都没有上任,自然不敢轻易向他人承诺什么。

没想到的是,这个矮人竟然主动向他表露出这种想法。

“所以龙首港和风暴群岛需要一个真正的领主。”

布莱恩稍作深思,向矮人说道:“布洛托,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么我会在龙首港为你们矮人种族留一个位置。”

“俺当然相信你的实力,整个金羽城都传开了,人人都知道。”

布洛托满不在乎的说道:“但是,俺不清楚你真正的目的和意图。如果你说的中听,俺并不介意带着俺的小伙子们和武器,帮你在龙首港站稳脚跟。”

“如果说我是为了世界和平,为了每个智慧种族都可以拥有一块安居的净土,确保阿斯诺大陆实现持久的和平,让全世界的每一个生灵受益。布洛托,你相信吗?”布莱恩斟酌片刻,用平缓的语气说道。

事实上,这些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但这的确是他心中所想。

他甚至还在想,若是将上古邪物彻底赶走,打算将这个世界建立成一个高等级文明的魔法国度。

然而,这些话说出去又有谁信呢?

“布莱恩,你可以让俺考虑考虑吗?”

片刻的沉默,布洛托挣扎着抬起头,露出坚定的目光。

“你跟俺一起将这批货安全地护送到阿布雷拉城。到了那里,俺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正好我也打算去阿布雷拉一趟。”布莱恩微微点头,伸出右手,“那祝我们旅途愉快,我在阿布雷拉城等你的答复。”

“没问题!”布洛托紧握布莱恩的右手,力道堪比铁钳。

半羊人玛里奥的歌声刚好结束,稀稀拉拉的喝彩声正从那边传来。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