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9章 白鸦佣兵团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19章 白鸦佣兵团

‘沉眠之龙’酒馆是一栋漂亮的红色砖石搭成的小楼。

从中午到深夜,一楼的大厅总是人满为患,拥挤喧闹,无论是柜台边的高凳,还是长桌旁的木椅都被占满。

空气中弥漫着烟草味和浓汤的香气,不断有跑堂伙计在木桌间来回穿梭。

健谈热情的商人们一进来就吵嚷个没完,敬业的商人为了产品的价格跟同行争执,不那么敬业的商人则不时地伸手捏着女侍们的屁股,刷着自己的存在感。

还有不少是来历不明的旅人和流浪者,总是兀自找个角落,坐着闷头喝酒,一声不吭地听着本地的蠢人们,装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高谈阔论。

甚至还有罩着兜帽或蒙着脸,多半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此交易违禁物品,或者进行一些秘密谈判。

躲在火光阴影中的诗人唱起了歌,歌颂大海的波涛,船长的英勇,还有人鱼的迷人,并故意将后者从头到尾,描绘得栩栩如生,细节详实。

“好好想一想,亲爱的伙计。”治安官提克斯爵士对店主喊道,他拍了两下桌子,震得桌上酒杯砰砰作响,又趴在柜台上,以便让声音盖过周围的喧嚣。

“一共五个人,都披着泰格瑞拉样式的黑色毛领斗篷,绣着白色的乌鸦,我的卫兵亲眼看到他们从西门进来,他们究竟是在这儿?还是去了其他酒馆。”

酒馆老板是个凶神恶煞的刀疤脸,他叼着烟斗,站在柜台后面没好气地捣鼓着自己的账本,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当他听到声音,看清问话者的面容后,瞬间吓得哆嗦一下,缭绕的烟斗从嘴角摔到了账本上。

酒馆老板连忙拍灭溅出的火星,抬头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露出满嘴被熏得黑乎乎的牙齿:

“他们就住在这儿,治安官大人。他们说是来参观国王陛下为公主举行的竞技大会,不过全部都带着武器,诸神在上,看起来就像是一群亡命的佣兵,打扮跟你说的一样,还绣着白色的乌鸦。”

“很好。”提克斯爵士点了点头,又环顾四周,困惑的道:“他们现在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人?”

“在二楼的15号隔间,他们出手很阔绰,付的是成色十足的泰格瑞拉金币。”酒馆老板分享着自己的喜悦。

“看到了没,泰格瑞拉的公爵大人。”提克斯爵士一脸得意地望向身后的布莱恩——他披着布料厚实的黑色斗篷,神色冷漠地单手按着悬于腰际的剑柄,保持着沉默。

“我说过了,只要在我的管辖范围内,由我亲自出马,就算是躲在下水道的地精,我也能给你揪出来。你知道吗?前几天,那只从马戏团跑出来捣乱的地精,就是被我从下水道里搜出来的……”

“感谢你的帮助,爵士先生。”布莱恩伸手制止了他没完没了的自夸:“你就不用进去了,我们在此分别吧。”

“诸神在上,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提克斯爵士明显松了口气,“这样最好,但还要小心点,最近王城乱得很。

世界各地的骑士陆陆续续都来了,而每一个骑士呢,跟着就来两个自由骑手、三个工匠、六个大兵、一打生意人、两打可爱的女孩儿。

至于小偷,多到我猜都不敢猜。这寒潮将至的凛冬,本应围着火炉躲在家里,却害得城里半数人忙得晕头转向,这么多家伙……昨晚儿又有一起酒馆暴乱,两起持刀械斗……”

“前天,还有个女人的头被人发现飘在护城河里呢,没人知道那颗头是打哪来的,也没人知道那是谁的头。”凶神恶煞的酒馆老板接了一句,他望着自己刚算好的账本,笑得非常开心。

“真是吓人哟。”治安官打着哆嗦,“诸神发发慈悲吧,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城里的秩序都无法维持了。”

“我会注意的。”布莱恩一脸平静的回道。

“我觉得还是不太放心。”提克斯爵士担忧道:“要不我叫两个卫兵跟着你吧,真想不明白,你找那些亡命佣兵干什么。”

“没必要把事情搞得那么正式。”布莱恩并未在意的道:“我只是跟他们商量一件事,并不会因此大开杀戒。”

“这位好先生,你误会治安官大人的意思。”酒馆老板一边朝着烟斗里装着烟丝,一边接了一句:

“他的意思是说,那些来自泰格瑞拉的亡命佣兵非常危险,跟上两个卫兵,至少可以让他们有所顾忌。”

布莱恩没有答话,他披在肩头的斗篷里忽然探出一颗圆滚滚的脑袋。

这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黑猫。

“喵!”

它趴在布莱恩的肩头,人性化地皱着眉头,抖动着两侧的猫须,不耐烦地发出一声示威般的嘶吼。

治安官和酒馆老板仿佛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呓语,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布莱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厅的楼梯口。

两人惊恐地对视一眼,酒馆的大门被推开,一丝冷风袭过,他们同时感受到被冷汗打湿背脊。

当一楼大厅吟游诗人越来越不堪入目的人鱼歌谣达到最后的高潮时,布莱恩已经来到二楼15号隔间的门前。

他毫不犹豫地推开虚掩的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四个人围坐在桌子旁就餐,最后一个人不知为何,独自躲在墙角的阴影里。

房间内弥漫着甜腻的香气,但无法完全遮掩脚臭、酸葡萄酒和烤肉的味道。

“谁?!”

率先发现布莱恩的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吼道。

他随手拎起靠在桌子旁的长柄精钢锤,这是个秃头,脸被一条横穿左眉、鼻梁和右脸颊的伤疤破了相。

“冷静点,十三,坐下!”一道不容置疑的声音,让这位拎着战锤的刀疤男强行坐回了椅子上。

布莱恩轻眯眼睛,打量着下达命令之人。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他坐在桌子旁,淡定地喝着一杯葡萄酒。

橙黄色的烛光映衬下,奶白色的长发几乎变成金色,却也使他双眼下的眼袋像两个挂包。

他身披泰格瑞拉样式的毛领黑斗篷,用一个银白色的乌鸦纽扣系着,银色锁甲在斗篷下反射微光。

在酒馆的隔间里仍然全副武装,布莱恩知道,活到这把年纪的佣兵必定谨小慎微。

“我来找白鸦佣兵团的团长。”布莱恩直奔主题的说道。

“头儿,这个家伙是谁,你们认识吗?”一个身材粗壮、留着辫子的男人,将手按住桌子上的武器,向白发男子询问道。

布莱恩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放在桌子上的武器。

他发现那是一柄尼路斯坎弯刃大刀,属于座狼或者冬狼骑士佩戴的专属武器,非常利于劈砍。

“十四,我好像在哪见过他。”一个身材瘦小,看起来纤细敏捷的沧桑男人眯起眼睛,用邪恶的眼神打量着布莱恩。

“你在哪见过他并不重要,萨科。”白发男子放下手中的酒杯,语气平缓的说道:“你们只需记得,从今天开始,他将是龙首港和风暴群岛的公爵。”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卡帕斯?”叫做萨科的瘦小男子惊讶道。

“昨天。”被唤做卡帕斯的白发男子淡定的回答。

说完,他又向身旁留着辫子,被称呼为‘十四’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对方瞬间会意,抄起桌子上的弯刃大刀起身。

“龙首港的公爵大人,请坐吧。”卡帕斯指了指腾出的位置,向布莱恩微微一笑,招呼道。

布莱恩同样回以微笑,没有任何犹豫地跟手持弯刃大刀的‘十四’擦肩而过,坐到了这张让出来的椅子上。

他除了警惕着一名自始至终都躲在阴影中的第五个人,完全不在意抄着弯刃大刀,以不起眼的动作,隐隐挡在门口的家伙。

“我知道你是一名王子,但仅仅只是个王子而已。事实上,知道与不知道也没什么区别。”卡帕斯不紧不慢地说道:

“喝点什么?虽然这里的面包不新鲜,肉汤恶劣得难以形容。你瞧,漂的一两块肉,说是狗肉,但在我看来估计是地精肉。

不过,你尽管放心,至少这些东西吃不死人,因为只有越诱人的食物才越要小心。毕竟下毒者通常选择最精致的菜。就好像……”

“就好像那些累死在漂亮女人肚皮上的毛头贵族。”被叫做‘十三’的秃头男嘀咕一句。

“没办法,金羽城毕竟是威斯特王城,就算是这里的女孩儿们,也像是剥了壳儿的鸡蛋,浑身散发着玫瑰花的香味儿,尤其是那张又甜、又软、又饥、又渴的小嘴……”一旁身材瘦小的萨科发出露骨的微笑。

“萨科,你特娘的闭嘴吧!”秃头男十三厌恶地看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简直恶心死了,你那两张厚嘴唇说话的时候,就像两条交配的蠕虫。”

“团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布莱恩用审视的目光冷冷地扫视一圈,淡淡的说道:

“不过,我来这里不是听你给我讲解美食的,同样也不是来听这些淫声秽语,既然你认出了我的身份,那么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

“非常抱歉,公爵大人。”卡帕斯依旧是露出一副彬彬有礼的微笑,“希望您能理解,毕竟见惯了龙首港闷热、潮湿、肮脏的毒气,突然呼吸到金羽城清新凉爽的空气,总是会让人忍不住发表一下感慨,其实我们也想做一个体面人,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至于您的目的…….”卡帕斯玩味儿的笑道:“我当然知道,勇敢无畏的公爵大人,难道你就没发现一个问题吗?您只有一个人,而我们有五个人。”

“那你的意思呢?”布莱恩迎上佣兵团长的目光。

“很简单,如果我把这碗鱼汤倒你头上,你会挑战我吗?”秃头男‘十三’咯咯笑道。

“呵呵!”布莱恩笑了笑,“听起来真吓人,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试试看吧,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冷静点,十三!”卡帕斯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再次将秃头男强行按在椅子上。

他望向布莱恩,微笑道:“或许吧,五对一在你看来算不上多大劣势,但总是有点好处的。你要知道,在这世上,每个人都应当抓住诸神赐予的每一个恩泽。这是我在龙首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学到这一课,现在讲给你听,以示合作的诚意。”

“不!”

布莱恩冷静地打断他的话语,说道:“我想你误会了一件事,我来这里,可不是来换取你的诚意跟合作,我要的是绝对臣服,请不要颠倒了我们谈话的内容。认清自己的地位,你只是个佣兵团长。”

《镇妖博物馆》

佣兵团长卡帕斯的微笑在脸上僵了一下,又恢复原状。

堵在门口的辫子男握紧弯刃大刀,秃头男‘十三’和萨科暗自对视一眼,躲在阴影中的第五个人晃动一下寂静的步伐。

“实话告诉你们。”布莱恩若无其事地端起面前的酒杯,随意地打量着,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从你们现在的表现来看,还不符合我的要求,真希望这不是你们的真面目。”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暂时还看不出这五人到底是装出来的,还是本来就这德性。

如果真就这样子,他觉得没什么招揽的必要。

但从他的剑术老师利西欧口中得知,这是一支龙首港潜力最高的佣兵团,这让他不由多了几分耐心。

“那你了解我们吗?”卡帕斯微笑道:“我们的臣服,你敢接受吗?”

“没什么可了解的。”布莱恩放下酒杯,笑着耸了耸肩,一本正经地胡编道:

“变色龙我又不是没见过,我又不是没遇到凭剑发誓为我效忠,又收了钱开跑的人,他们的理由还非常充分:什么小孩病了,老婆戴绿帽子、被逼着舔别人的老二,他们最终的结果不用多说了吧。

甚至我还遇到过一个说我给他的饭菜太难吃,为了不得病才不得不离开,于是我砍了他一只脚,烤熟了喂他吃,然后让他当厨子,不仅伙食质量有了明显改善,他合约期满后还又续了约。”

布莱恩说完,毫不示弱地迎上这位佣兵团长带着笑意的双眼。(未完待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