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玄幻 > 最初的奥术师最新章节列表 > 022 政治白痴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022 政治白痴

.....

夏恩见到凯奇已经下定决心要怎么做,就想着索性让他自己头铁去撞南墙吧。

天才吗,耽误几年之后就不再是天才了。

到时候就不会再有所谓的傲气,也能全面正确的认识到自己。

这样反而要比现在好很多,夏恩一直认为决定施法者未来能达到的高度从来不是什么所谓的资质。

“曾经我也像你一样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后来我先是请教了你们的雷林院长,之前话有一小部分是他对我说过的,而我最终选择了纯化自身这条道路。

ahzww.org

我也不会再劝你什么了,刚才我说过的所有话就可以当做给你的建议了,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夏恩说完这些也不管凯奇是什么反应就直接离开了,只不过由于这件事情他的心情平复了很多。

他不知道凯奇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做,但是看到这样家境优异资质出众的天才都会失去施法者最基本的理智后,这才彻底冷静下来并审视了一番自身,他从昨天到现在不也是这个样子吗。

虽然两者的原因完全不同,凯奇是自不量力而他自己是那种有力使不出的焦躁,但终究都是失去冷静与理智。

回到家中时夏恩已经彻底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除了法力缺失带来的不适。

由于今晚的场合都是一些贵族阶层,所以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穿上彰显身份的贵族礼服才行。

但是夏恩真的是十分讨厌正装,看到莉莉丝摆放在床边的华贵服饰并没有穿的欲望。

最终他从自己的法袍中挑选出一件显得最为奢华的换上了。

这是一件奶白色打底的法袍,上面有一些简单的紫色花纹。

但在夏恩看来这已经是非常奢华的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他一共有十几件法袍,除了这一件都是三种单一颜色的法袍。

奶白色、淡蓝色以及纯黑色。

夏恩平时最喜欢穿的就是淡蓝色的法袍了,这是从他法力完全纯化变成同样的颜色之后开始的,自认为这样可以彰显出他夏恩·莫雷诺与其他施法者的不同之处。

此时小魅魔莉莉丝来到夏恩身后用双手将他抱住,尾巴也有些调皮的环绕住了他的右腿根部,然后灵活的双手不停在他腰间摸索着。

没一会儿整个魅魔直接趴在夏恩背上,然后莉莉丝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垂,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出了令他浮想联翩的话语。

“主人你都好几天没有理我了,你走之前要不要再给我补习一下其他语言啊,反正那种宴会你去参加都已经是给那个名不副实的皇帝陛下天大的面子了。”

夏恩已经能感觉到从她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换作以往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就开始进行深渊探险,可是他刚刚进行了一场自我审视,此时正是十分冷静的时候。

刚想挣脱开来夏恩却突然转念想到,自从涅希瓦外出办事之后莉莉丝未免变得太过饥渴了一些,而且还偶尔会为此挑衅他身为主人的尊严。

夏恩决定趁自己现在还算冷静必须得给这个小魅魔一点教训,想到这些就转身直接把莉莉丝抱到怀里,双手也开始不停的在莉莉丝全身四处游走。

莉莉丝误以为夏恩已经答应了她刚刚的提议,走之前给她来一次外语教学,就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来,没多久白皙的脸庞就因兴奋充血变得通红,嘴里也不断发出各种代表愉悦的声音。

双手的触感与那动人心魄的魅惑之音不断摧毁着夏恩的理智,看到莉莉丝现在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他就狠狠咬了自己舌头一下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然后用力抱起莉莉丝走到床边,将她放到床上之后就悄悄离开了。

莉莉丝原本还在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感觉到夏恩开始进行结界拆除,疑惑之下就睁开了眼睛,目光在房间里四处寻找夏恩的身影。

只是现在她的理智已经快被种族本能占据了,得不到主人帮助的小魅魔只能自己行动起来。

(这段被删减掉了,回头在想办法发出来吧。)

……

此时夏恩已经来到了宴会的举办地,这个大厅与皇宫只相隔一处街道,位于皇宫的正西方。

同时由于毗邻贵族议会平时进行会议的场地,所以这个地方也是帝国高层会议结束后进行晚宴的地方。

汉内斯的姓氏自然也让他在这次晚宴的邀请之列,在看到夏恩走进门后他就迎了上来,由于现在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两个人就找了个僻静人少的地方坐下闲聊起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夏恩在听汉内斯再讲一些贵族的八卦。

在说完某某伯爵的夫人是某某子爵的情人后,汉内斯突然警惕的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别人时就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问向夏恩。

“你知道我们的奥斯七世陛下为了给娜莎公主在这里举办成年宴会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

夏恩被问的得一脸懵逼,他连娜莎公主是谁都不知道,同时也不知道今天宴会举办的目的,更别说汉内斯的这个问题了。

“娜莎公主是谁?我只是答应了老师今晚回来参加今晚的宴会,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可是帝国名正言顺册封的宫廷伯爵,好歹抽空了解一下瓦拉城内的一些基本信息吧。”

夏恩送给了汉内斯一个白眼,一本正经的开始反驳他。

“接受这个爵位只是为了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还有那么多的法术问题没有想明白,哪里还有空了解你所谓的基本信息。

这些信息能帮我解决什么法术问题吗?为什么我要去了解,看你这么闲的样子,难道说你的极寒类法术已经开发成功了?”

汉内斯直接被夏恩反问的有些哑口无言,他的极寒类法术从那次两人交流后就只有一些想法,但却是一直不知该从何开始进行开发。

讪讪笑了两声后汉内斯也没正面回答夏恩的问题,只是给夏恩说起了他知道的信息已经回答他自己的提问。

“哎呀,这个娜莎公主是当今皇后的唯一子嗣,温莎皇后你总知道是谁了吧。

几年前我曾经远远的看到过一次娜莎公主,虽然当时才一副萝莉模样,可也能看出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

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那种假装正经道貌岸然的家伙,毕竟你可是明目张胆在家里养着一个黑暗精灵和一个魅魔。

今天可是那位美人小公主的成年宴会,难道你对她现在的模样就没有一点点期待?”

我可是对那位曾经的美艳未亡人、这些年来深居浅出的现任皇后温莎更感兴趣一点,只是可惜无缘一见,对这种刚刚成年的小美人无感。

夏恩只能在内心暗自回答,毕竟这可不能说出去,不然的话形象就全毁了。

汉内斯见夏恩也不说话,已经习惯了的他就以为夏恩对此完全不感兴趣,就继续自顾自的说到。

“为了给娜莎公主在这里举办这一次成年宴会,布莱恩·奥斯这个家伙可是将册封新晋贵族的权利都完全交给了贵族议会,毕竟这可是他手里为数不多彰显皇帝威严的手段之一了。”

夏恩听到后也来了兴趣,毕竟他曾经接受爵位册封时就是布莱恩亲自进行的,当时这位皇帝陛下为了拉拢夏恩还找他单独在私底下聊了很久。

希望夏恩能去说动老师雷林来发言支持他这个皇帝一下,还为此许下了诸多空头支票,承诺夏恩他在完全掌权后会如何如何。

夏恩早就决定远离权势,自然不会答应这种无聊的事情,当时两人最终也是不欢而散,估计那位皇帝陛下早就把他记恨上了。

不过通过这些夏恩也了解到,布莱恩是那种对自身权势十分看重的皇帝,而且因为登上皇位之后迟迟不能突破到传奇阶,单单大师阶的实力并不足以让他在帝国内的统治阶层中服众,显得他这位奥斯七世陛下毫无威严可说。

近些年都有一些风言风语传到了夏恩的耳中,说如果当初布莱恩不弑兄夺位的话,凯瑟·奥斯早就突破到传奇阶成为名正言顺的奥斯七世了。

在这种情况之前布莱恩尽然还要把手中为数不多的权利交出去,仅仅为了给娜莎公主举办一个成年宴会?

夏恩想到这些就很不解,把目光投向汉内斯看到他那得副意洋洋的模样就知道他有答案,现在正等着夏恩发问呢。

“你要是知道答案就快点直接说出来,如果你确定自己以后不会再找我询问法术问题也可以不说,反正我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多余的脑力。”

汉内斯听到后立刻就把他自己的猜测全都说了出来,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的,毕竟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失去了请教夏恩的机会。

只是汉内斯的回答让夏恩想直接骂死他,什么叫为了讨好温莎皇后才这样的,汉内斯你就真的彻彻底底的是个政治白痴吗?

难道仅仅因为娜莎公主是皇后唯一亲生的?这种事情能成为布莱恩放弃为数不多权利的理由?

虽然很不合理,但想到这些的夏恩一瞬间不禁对那位听闻很美艳动人的未亡人兴趣更大了。

同时也有些期待,毕竟一会能看到温莎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了,她唯一的女儿成年宴会总不能还依旧不出席吧。

夏恩知道自己已经被汉内斯带歪楼了,而且在前世就很旺盛的八卦之魂也就此开始复苏。

夏恩捂住了自己额头,突然觉得智商低下会互相传染这种事情原来是真的。

一个政治人物怎么可能会为了把女儿的成年宴会举办的气派一点付出那么多,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讨好某个女人。

汉内斯这政治敏感性真的可以算为负数了,一个政治人物怎么可能会凭白无故的交出自己手中的筹码,一定是为了博取更大的利益才会这样。

更何况是布莱恩这种弑兄夺位的枭雄人物,虽然夏恩也不清楚布莱恩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这么做,可是没有足够的信息也判断不出来他的目的,只能先看看今天晚上这场公主的成年宴会上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了。

想到这些夏恩有些无奈的对着汉内斯说到,同时也是带着几分好意想要提醒一下他。

“以后我们两个之间的交流内容仅限于施法者知识,尤其是这种有关政治权利的事情你说都要不说。

和你这种政治白痴讨论这些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你还是本本分分的当一个施法者吧,权利对你来说比直面邪神还要危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