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玄幻 > 最初的奥术师最新章节列表 > 013 温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013 温度

..........

水元素箭矢最后迸裂开来的那一下溅了汉内斯一身水,弄得浑身湿漉漉的显得有些狼狈。

不过他却没有丝毫在意,汉内斯向着夏恩快速走来,带着几分急切的声音开口问道。

“矢量施法与多重施法一起使用,而且同时在施法速度还那么快的情况下准确率还那么高。

夏恩你不愧是院长的唯一弟子,或者说这就是命令元素与沟通元素的差异吗。

不行,你必须得赶快教我,教不会那件好东西我可就不会在分享给你了。

哎呦。”

由于夏恩早就放开了对法术的操控,无人操纵下的水墙冰墙瞬间就在重力的因素下落在地面上,弄得水迹与碎冰散落的到处都是。

汉内斯由于走的太快太急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一不小心踩在了一块碎冰上差点就摔倒了,配合他此时浑身湿漉漉的形象有些滑稽。

夏恩差点直接笑出声来,但他对汉克斯刚才施放寒冰箭的速度也很十分感兴趣,就只能硬生生的忍住了。

他之前研究冰系法术很久也做不到这一点,就想向汉内斯请教一下,于是先行开口向他解释到。

“是的,一直命令元素对于自身精神力控制的锻炼效果很强。

而我经过长年累月的这种锻炼方式,现在对于自己精神力的掌控愈发完美了。

不过一年不见你的冰系法术怎么会进步那么大,刚刚寒冰箭的凝聚速度把我吓到了。”

汉内斯听后只是用一种极其幽怨的目光看着他一言不发。

弄得夏恩内心开始嘀嘀咕咕的,脑子里甚至冒出了诸多不好的想法。

随后就一阵恶寒摇了摇头将那些想法甩了出去。

就这样夏恩已经被汉内斯盯得有些发毛,正当他想要出言制止一下时却听到汉内斯用一种酸酸的口气说话了。

“有个圣域老师就是好,有什么新的想法就可以去直接去询问,不像我们这种只能独自摸索的可怜人。

从相貌上来说你也就是比我帅一点点,凭什么你的脑子里就有这么多的天才想法呢,更何况我还是当代泽勒公爵的唯一儿子。”

听着汉内斯话里那丝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恨,夏恩知道他酸了。

然后又突然想起了前世在网上经常看到的一张图,不由得笑了出来。

“你要是知道那个糟老头子做了什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况且你家里不也是有一位圣域前辈吗,有什么好羡慕的。

《一剑独尊》

相貌方面你的确只差了我亿点点,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天才,我只是比你们考虑的更多更全面而已罢了。”

夏恩的回答十分谦虚,只不过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落在汉内斯眼内却认为他这是在凡尔赛,一时之间说话的语气更加酸了。

“我从出生到现在就只见过老祖宗一面,哪能像你这样能随时随地的去请教一位圣域强者。

况且雷林院长不管做了什么都是对你的爱护,他那是在磨练你。

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倒是想有这样的机会都得不到。”

迷信权威、无知无畏。

夏恩听完汉内斯的话心里对他的评语只有这两个词,他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个糟老头子私底下是怎样一副模样。

当然那些戏弄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是一种磨练,只不过磨练的却是他心理与抗压能力。

想到这些夏恩索性就结束了这个话题,开始对汉内斯说刚刚上课没说完的,那些内容是讲精神力控制的重要性。

夏恩讲汉内斯在听,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出教室向着施法者学院的北门走去。

汉内斯的府邸就在北门不远处,一开始是他为了上学专门花钱买下的一片区域重新建立的大型庄园,面积比夏恩家大了不止十倍。

后来汉内斯毕业后就确定留在施法者学院继续深造,于是又买地将庄园扩大了一倍,可谓是彻彻底底的有钱人家孩子。

两人走到北门时却发现有许多人把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围了起来,旁边还有几个人在安慰着一个大着肚子却又哭哭啼啼不停的女生。

汉内斯见此课也不听了就直接冲了过去将人群分开,看样子是要去主持正义了。

夏恩见此微微有些皱眉却也什么都没说,这件事明显双方都是施法者学院的学生。

而且之前肯定也是你情我愿的,要不然也不会等这个女生肚子这么大了事情才发生。

只不过夏恩看这女生也就13、4岁的样子,认为她心智不成熟还算是情有可原,但是对这么小的女生下手未免有些太畜生一点了。

汉内斯本质上还是个正派人物,要不然夏恩也不会和他多次进行法术交流。

夏恩此时见到汉内斯已经决定要管闲事,他索性也就不打算多做些什么了,于是就走到北门外静静的等待事情结束。

汉内斯办事十分效率,在他主持下不到半个小时就将事情解决了。

两人在去他府邸路上恢复了交流,只不过这次角色互换了一下,变成了汉内斯一直说夏恩在听,偶尔回答几下。

“来自拿加王国吴凡家族的天才又怎么了,家世再好又能怎么样,竟然也敢在奥斯帝国做出这种丑事。

而且还是在皇家施法者学院里,这要是在万年前奥斯二世陛下在位时期,他早就就被抓起来直接去势送进皇宫内服侍了。

只是最近这些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国内像他这种贵族纨绔子弟也多了起来,看来奥斯七世陛下很不得人心啊。”

夏恩看汉内斯十分真诚的说出这些话,没有丝毫的扭捏做作,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样子。

对此却有些奇怪。

毕竟连他这个局外人都能看得出来奥斯帝国如今内部的暗流汹涌,怎么汉内斯这个泽勒家族的局内人会不清楚。

难道汉内斯就是个政治白痴?

那他之前又为什么一直想要拉拢他呢?

不过这些问题只是在夏恩脑海里一闪而过,自从看完奥斯帝国的历史他就从来没有在这种问题上浪费过时间,所思所想的也全都是有关修行与法术的事情。

于是夏恩也就没有回答汉内斯的问题,反而是继续给他讲解起了刚刚没说完的知识。

就这样两人一路走进汉内斯的府邸,先是穿过了一个比夏恩家还要大的花园,然后走到了一座城堡里。

由于夏恩已经说完了自己总出出来的精神力控制的全部知识,汉内斯就说直接带他去看那件好东西,神神秘秘的什么也不多说。

两人一前一后的不断向城堡下方走去,随着不断向下夏恩也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低。

最终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冰窖里。

夏恩看到了中心处有一块纯白无暇十米多高的寒冰,他已经能感受到那破面而来的寒气。

他现在突然有了一些想法,再联想到之前关于冰系法术的那一丝灵感,于是就直接闭上眼睛开始思考起来。

汉内斯此时已经用一种炫耀的语气开始给他介绍了,没有注意到夏恩的异样。

“这是我父亲千年从最北边的冰川海洋里找到的一块寒冰,硬度堪比经过千锤百炼的精铁。

而且还一直没有融化的迹象,所以我父亲就派人把它给我送了过来。

你不是奇怪之前我为什么发动寒冰箭的速度那么快吗,因为我最近都在这里进行冥想修行。

精神力接触到的都是水元素寒冷的那一方面,于是我的法力也慢慢变成了这种性质。

由此就可以满足施法中一部分聚水成冰的要求,我施放寒冰箭已经无限接近于瞬发了。

接下来我就打算研究怎么把自己法术的硬度变成这块寒冰一样,你要不要来帮我一起。

怎么样,我对你够意思吧,这么好的东西都舍得和你分享。”

夏恩仍然在闭目思考,汉内斯看到他此时的样子却有些不愿意了。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闭上眼干什么,是无视我不相信我能做到吗。”

但是夏恩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汉内斯有些气急败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过了有一会,他突然看到夏恩睁开眼睛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对他开口快速说到。

“温度,是温度,之前我的方向都错了,冰系法术最重要的不应该是直接的杀伤力,而是温度。

对,没错。

就是温度。

如果想要追求极高的杀伤力的话,元素法术中火系才应该最佳选择,而冰系魔法的重点在于温度。

用那种极低的温度将敌人冻结才是冰系法术应该追求的,直接的杀伤力反倒是可有可无。

这么说的话火系法术也可以通过极致的高温这个角度来研究。

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

夏恩把自己刚刚想到的说出了一小部分,听得汉内斯时而皱眉,时而像夏恩之前一样放生狂笑。

弄得现在这处冰窖里有那么一丝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部分没有说出来,夏恩刚刚还想到还可以从这个角度去完成他的研究。

只要在法术回路中找出那些能降温的部分,那么由此就可以证明他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

法术回路中还能有更小的单位,这将是一个无比重大的发现。

虽然已经有了思路,但是夏恩现在却没有时间去完成,在此之前他还得先完成老师的考验。

而且他对空间类法术的研究也有了一定的进展,最主要的是已经有了具体的思路。

两者的研究在过程中都荣不得三心二意,最好先选择其中一个一心一意先完成研究。

这对夏恩来说可是一种幸福的烦恼,现在只需要有足够的时间他就能解决掉这两个难题了。

时间有时候虽然很宝贵,但是对三年之内就能突破到传奇阶的夏恩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到时候他不仅会有几千年的寿命,还将会打破记录。

成为这个世界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突破到传奇阶的天才,那时再把研究出的重大成果发布。

届时夏恩·莫雷诺这个名字会风光无限传遍整颗星球,十三片大陆以及海洋中只要是有文明的地方就都会有他的传说。

想到这些,夏恩不禁有些飘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