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九章钟如霜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三百四十九章钟如霜

看着李文彬远去的身影,宁远也算是送了一口气了如今也算是将李文彬给说服了。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mimiread.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虽说如今宁远确实是想搞事情,但是对于自己原身的一些人际关系他还是在乎的,毕竟这么多次任务下来,他也明白了自己的任务评价是和原先的人物际遇密切相关的。

要想得到高评价,那就不能让原先的自我被否定,完全超脱自己原来的自我认知。

即便如今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是他身穿之后设定的,但是这些认知与零碎的记忆还是尊重的。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李文彬他还真不想闹掰,而且除了这些原因以外,这明面上的警务体系他也不想放手。

来这个任务世界之前,系统就说过了,这次的任务世界是触发机制。

而从现如今来看任务的触发还是没有完全脱离影视任务,像《一个人的武林》任务的触发,便是宁远和相关人物产生了一些特定的碰撞而触发的。

而这样一个港片世界里,宁远或多或少还是看到不少当年经典的警匪电影的影子。

这种情况下,要想参与进来并且尽可能地触发任务,那他最好直接成为这两个阵营的一份子。

而且从触发的可能来看,警察这个身份无疑更有触发这些的可能性。

再者虽说如今黑色产业以及社团是这个时代的特色,以及难以避免的现象。

但宁远没那个心思去搞这些,倒不是宁远自认为有多了不起,只是直接混黑属实太掉价。

而且说一千道一万黑的就是黑的,宁远倒不至于直接到嫉恶如仇亦或是眼中容不得一点黑的地步。

他不是那种理想主义者,只是这并不妨碍他不想直接走上台面去触碰那些脏事。

在宁远这,黑的可以存在也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是绝对不会将自己染成黑的。

也正是如此,这警务体系自然成了宁远最为合理的一个预留方向了。

宁远又怎么会让这个方向直接消磨在自己的手上。

而且更不用说,如今他貌似还触发了一个新的任务。

“任务名称:港警谜团(一)”

“任务简介:处于政权更迭的时期,在港岛警务系统中总有一些屁股不正的国贼,所谓的权力中心,总是会出现一些肮脏的政客,但这不能也无法长久。

但依旧留有余患,与北地有牵扯的高级督察宁志恒因此惨死在警署之中。”

“任务要求:请宿主找出并清除港警高层中的那些蛀虫,并让当年参与宁志恒死亡一案的黑手毙命,纠正风气。”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时限:无”

“注:此任务为当前任务主线任务,任务奖励丰厚,任务奖励与任务完成情况有关。”

脑海中响着这样的话语,宁远这次倒没有什么吃惊的。

毕竟这一次的粘因果被他选择了最高的那一挡,那系统给他安排的身份所牵扯的信息自然会和任务密切相关。

毕竟三十而已那种奇妙的人物开局,都只是粘因果的中档而已,现如今以自己的人物关系再展开一个主线任务,宁远却没什么奇怪的。

这在宁远看来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对于这个主线任务宁远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行的。

甚至这个任务怕是系统不说宁远也会试着去尝试一下,毕竟宁远对于自己记忆里所了解到的背景故事可一直很不满。

任何时候都有数典忘祖的人,这个时代有,以后的时代依旧有。

但跳出来和不跳出来却是两种情况,而港岛现在这一批数典忘祖的家伙便是真真切切跳出来搞事的。

虽然没有站在明面上,但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在宁远看来就很看不过去。

当了一段时间的狗就做不回来人,甚至仅仅因为一个高级督察与北方有牵连便直接要了一个高级督察的命。

然后去讨好背后的主子,这种事宁远看不上,更不能容。

因为宁远知道自己那个世界,就是因为在港岛有着一批躲在背后搞事的家伙,祸害了下一代。

自己当狗当惯了,还想要后来人继续当,而最可笑的是还真有人愿意。

以前那种事,宁远没办法,但是如今来到这个年代,宁远要是不从根子把这些清干净那属实有些没意思了。

以往的宁远可能没有这么大的心思,可谁让这个世界的任务有些特殊呢!

想来能留下的时间也不少。

这样宁远要是还不将那些让自己不爽的事解决个干净,那属实是憋屈。

所以这个任务倒也可以说符合宁远的心意了。

不过现如今他却是得快点把这班底凑起来,人手好手他不缺,但是心腹他却少了点。

毕竟如今这人马,哪怕是第四擂的人,那也是宁远得自钟意权之手。

哪怕钟意权想把班底交到自己手上,但是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不过宁远如今倒是有了一些人选,毕竟在宁远的背景记忆里,这旺角里倒是有不少熟人在的。

其中现在看来还真是适合宁远所需要的人,只能说在旺角打了一年多的黑拳,宁远确实还是认识了不少人,也结下不小的因果在吧!

当然现在宁远倒也不急,毕竟选的与李文彬碰面的时间本就偏晚。

这些事还是得以后再说了。

想到这他也是直接走出了这巷子,看了看天色,便直接往钟意权在旺角给他安排的住所里了。

……

旺角天源街

一栋搁置的普通居民楼,以往或许连人都很少在。

但现如今却是有好几户都亮着灯。

当初这种现象可没少让周围的居民奇怪,要知道天源街这一栋空楼可是旺角一大奇观。

明明是一个不错的地段,楼房建设虽然算不上有多好,但却觉得也是合格的。

可此前却一直空置,甚至连租都很少出租,只有偶然的机会才亮着灯。

不知道的人以为这楼是什么凶楼呢?

其实这楼栋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这栋楼的所属为钟氏地产公司。

一个在旺角乃至于整个港岛都十分特殊的公司,或许它不是最富的,但绝对是最横行无忌的。

可以说这一家公司在黑白两边都是不受限的,明明这样一家没太多特殊的公司,硬生生在原本已经固化的港岛房地产事业上扯开了一个口子。

虽说规模不大,但这着实还是让人觉得奇怪了。

当然真正懂行知道这家地产公司实际情况的人,都不会觉得奇怪。

背靠龙城特别是在如今这样一个敏感时间点,这钟氏地产公司就是可以这样横行无忌。

而像这样的空置楼栋,其实也是钟氏公司特意留出来的,毕竟龙城虽想漂白,但也不至于在此期间在港岛真就没有任何牵扯。

可这龙城人却少有港岛合法身份的,所以这些楼栋本就是为了方便龙城人出来办事时留的。

至于宁远为什么会住在这,那自然是宁远懒得找其他地方了。

豪宅装潢,各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在这么多个世界,宁远不知道见了多少。

对这些他在意的自然就少了,如今他更想的其实是好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顺便抓紧时间让自己的武道更上一层。

所以对于这些地方宁远倒是不追求了。

当然地方虽不好,但生活还是不错的,比如如今宁远刚进门,一个身穿正装的女人便已经在那等着他了。

一身正经的职业装,但还是因为女人较为突出的身材而显得有些不正经。

在配上那一张绝对算得上精致的面容,属实有些容易挑起人的火。

而这女人看到进门的宁远却沉声说道。

“你离开龙城多久了?”

而进门看到这个气势汹汹的女人,宁远倒也没有多奇怪。

只见他直接走到这女人的面前,然后直接便将这女人拥入怀里。

然后说道。

“如霜!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面对宁远的动作,一开始的钟如霜还是有些抗拒的。

毕竟眼前的这个家伙,这接近半年的时间里,一直都见不到自己,可他出了龙城第一时间却没有直接来找她。

要不是爷爷告诉她这个消息,怕是她还不知道这个家伙已经没有被陷在龙城了。

面对这种情况,钟如霜自然是来兴师问罪的,虽然她知道宁远是个武痴,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宁远这样的做法。

好似真就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一般,就如同一年多以前,她和宁远的相识也是她强求来的一样。

这种感觉让得钟如霜越发的委屈了。

对!你宁远是长的帅,打拳更是迷死人,而且在了擂台上的样子更是让自己陷进去了。

可她钟如霜对宁远也不错啊!

自己这样一个漂亮女朋友,你半年没见你还能直接晾在一边。

这不由让得钟如霜生气。

可在宁远抱住她,更是在她耳边说起这些话语的时候,钟如霜却已然没了那份懊恼。

没办法她就是被宁远给拿住了,或者说被宁远当初在拳台上忘我的样子给吃住了。

以至于她当初直接派人去将宁远给“请”过去,虽说失败了,

但后面宁远自己来了,她还是欣喜的。

武术这种东西她打小就喜欢,可惜钟意权却不想她一个女娃娃去舞刀弄枪。

所以自小她便没有接触武术的机会,而是按着钟意权以及自己父亲的安排好好念书,然后考去港岛大学。

先是修了法律学位后面再修了一个经济学学位。

以至于在拿到双学位之前,她的整个生活真就没什么机会见到那些真正的武术。

可那一次在她接收自己家中公司事务之后,家里对她的看管放松的时候。

在这旺角黑拳擂还真就让她看到了她自小想学的那种武术。

那时的宁远虽然拳术不算多强,但凭着一身好根骨,以及那股子精妙拳法,硬生生让钟如霜看到了什么叫武术。

而后那一场干净利落的比赛更是让钟如霜激动不了,也不知是家中压抑她过久,还是骨子里对武术的热爱。

看到这样的宁远以及那一张帅脸,她才会这样的沦陷。

本只想着让宁远脚她拳法,可教着教着反而越陷越深了。

当时的宁远虽然木,不会说好听的,但是那一股子对武术的认真,以及那传武的正式,无疑让宁远在钟如霜心中的影子更重。

可那时的宁远却格外的木,对于钟如霜的各种暗示完全忍不住。

直到后面钟如霜没忍住,不仅表了白,更是把自己的身子也搭进去,两人才正式确定关系。

可两人在一起不过半年,钟意权却突然将宁远给叫走了,当初钟如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自那一天回来,宁远这家伙就跟她说了一句。

“你爷爷要我去龙城,你等我!”

便直接离她而去,没有过多的解释。

而她后面自然也找钟意权闹过,但钟意权也只是说。

“既然要当我龙城的女婿,怎么可能不在龙城混出点名堂呢?”

“那小子要想娶你怎么也得让我满意才行吧!”

“不然他那副要啥啥没有的样子,光凭不上不下的武术,我怎么可能把唯一的宝贝孙女交出去?”

“他倒也硬气,还真按我说的上了龙城拳擂,也算有些骨气,如果他能在龙城拳擂站稳,你们的事我不再拦。”

“要是说了做不到,那小子和你的事就没戏!”

“不仅没戏,那小子也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也是这一句让得钟如霜知道了宁远如此的因由。

虽说不知宁远有几分为了她,但这件事还是让得她知道宁远对她的决心!

自己的爷爷什么性格她还是知道的,对她们这些后辈倒是和颜悦色,但是对待其他人却是说一不二。

起码宁远这件事,到了这个地步,钟如霜就知道没有多少转折了。

所以她也就只能任由宁远了,后面开始那一段时间她还能见见宁远。

虽说看到宁远他不是受了伤就是在台上被打。

虽说没有多夸张,但是日子却属实不好过。

可宁远只叫她放心,自己接着打着擂。

最后她记得那一场与王占熊的比斗更是险象环生。

这些她哪能不心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