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潜行追凶最新章节列表 > 第750章 高级语言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50章 高级语言

人际交换法则表明没有任何人可以完全脱离人际关系网络,特别是埃尔莫斯这种生意人,他必然有自己接触的人群。想要调查埃尔莫斯,就要先从这些人群入手。

很快,江俊彦圈定了几个和艾莫尔斯联系多的人。最终,从众人的口中,他听到一个叫做施廷德尔的人和埃尔莫斯有过多次合作。在找到施廷德尔的住所后,江俊彦也拿到了金晓晨关于施廷德尔的背景收集。

在短暂观察了施廷德尔之后,江俊彦发现施廷德尔也是孤家寡人。这位年近六十的人基本没啥亲朋,平常也就自己在家喝点酒然后开车到旁边转悠。

江俊彦和曹姚制造了和他碰面的机会,且在一家小酒馆,江俊彦请了施廷德尔喝了杯酒,终于和他攀谈起来。

“你想聊聊埃尔莫斯的事?”听闻江俊彦的用意,施廷德尔明显有了犹豫。

从他的双目中,江俊彦读出一丝苦涩,这更让他感觉到好奇:“据我所知,埃尔莫斯和你的生活几乎一样,平常没有多少交际。而在他失踪前,也只有和你的接触最多。所以我想知道,关于他的失踪,你是否有自己的看法。”

“我和他接触也不多!我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喝着酒,施廷德尔摇摇头,“年轻人,有些事情就该让他过去,你追究太多又能得到什么?”

“真相!”江俊彦直言不讳,“因为除了埃尔莫斯,还有其他一些人失踪,这其中就有我的朋友,我必须要找到我的朋友。”

施廷德尔看了眼旁边的曹姚,女人灿烂的笑容让他也是龇牙一乐:“年轻真好,有年轻的漂亮姑娘陪着,还能做各种疯狂冒险的事情。年轻真好,可以为了朋友赴汤蹈火,哪怕明知道这么做有危险。”

“所以你清楚这事有危险?”

“我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不想说。”放下酒杯,施廷德尔起身要走。

江俊彦赶忙道:“其实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愿意,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朋友,十几岁可以,二十几岁可以。六十几岁可以,九十几岁也可以。我们常常裹足不前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自己。”

“只是因为自己?”施廷德尔声音变得柔弱,感觉到手臂的温暖,原来是曹姚上前拉住了他。

“我相信,你也想交朋友,且你也一定有朋友。”

很多时候要想软化一个人的内心很简单,便是一句看似普通的话,然只要这番话能触及内心最为柔软之所,便可以瞬间让一人做出改变。

施廷德尔不是一个坏人,从他与江俊彦的交流来看,他也渴望得到沟通。现在,当他带着这两个年轻人去自己的住所时,他似乎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偌大且显凌乱的房屋内,施廷德尔堆满了物件。他胡乱的将东西推到一边,便顺着楼梯上了二楼。用颤抖的手打开一扇门,似乎打开了封禁,施廷德尔先是身体一震,而后又像得到了解脱。上前一步,将那白色幕布拉开,里面的物件一一呈现,让江俊彦和曹姚却更为起疑。

这都是写普通的物件,但是为了防止灰尘落下,施廷德尔都在上面覆盖遮挡好似很是珍惜。

“这些是什么?”

“朋友,亲情……不忘的过去。”说到这些,施廷德尔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笑容,“你们有一点猜测没错,我和埃尔莫斯确实是很好的朋友。在更早之前,我们无话不说。”

“那应该是你们年轻时候吧。”

“比这还早,我们几乎就是一起长大!”指着那些物件,施廷德尔回忆着,“这些物件记录着我和他经历的一切,我们曾近一起冒险,一起经历生死。很多时候,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最平常的物件往往带来最深刻的回忆,施廷德尔保留着这些简单物件就是保留着他和埃尔莫斯友情回忆。能做到如此,更是能说明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然而,不管是从施廷德尔的言谈还是从之前调查的背景来看。至少十多年内,这两人的交流似乎变得很少,俨然像仅仅只是认识一般。

“实际上,我和他差不多在三十年前接触就开始变少。我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让他开始对我有所隐瞒。我们不在像十几二十几岁时候那样如生死兄弟般无话不谈。”

“三十年前?差不多就是埃尔莫斯买下造船厂的时间!”江俊彦找到了重点,“你实际上把埃尔莫斯当成兄弟,所以他的变化你必然关心。即使他不说,你也会去调查。”

施廷德尔点点头:“一开始我确实在查,可查到最后,埃尔莫斯不仅阻止我,甚至还对我发出警告。他说如果我在查下去,我们不仅不会成为朋友还会成为敌人。更关键于,继续查下去,不仅会给我带来麻烦和危险,也会让他有性命之忧。如此这般,我最终放弃了调查。可这些年,我还是在关注着他和造船厂,我能知道那里一定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打开了话匣子,也打开了尘封的回忆。施廷德尔开始诉说更多真相。

埃尔莫斯拿下那家造船厂之前也曾短暂消失过一段时间。等他回来,他便仿佛变了一个人。之后,他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那家造船厂,却根本没有看出那家造船厂对他有和影响。直至五年前,埃尔莫斯似乎也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于是,这对已经很多年没有多做交流的朋友再次开始有了接触。

“有一天,埃尔莫斯忽然找到我,他谈了很多去往天堂和地狱的事。因为已经很久没和他交流,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直至他告诉我,万一哪天他死了,请我一定要保留他和我的那段挚友回忆,因为那段回忆或许才是他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

江俊彦感叹:“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也就是说,差不多从三十年前开始,他的时光就已经不属于自己!”

ddxs.com

“我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起初他依旧不愿意说,可是在我们第二次接触时,他告诉我,万一哪天他忽然消失了,让我一定不要去深究。因为他的消失可能不仅仅是消失,而是一种仪式。我问了是什么仪式。他说,一种恕罪的仪式。”

恕罪的仪式?联想到吸血鬼图案出现在那些古堡,而吸血鬼和圣杯关于恕罪和报仇的故事,江俊彦越发肯定埃尔莫斯和圣杯事件有关。

“除了这些,他有没有告诉你其他,又或者给你留下过什么物件。”

施廷德尔走向一个柜子:“当他告诉我要保留我和他的记忆后,我便开始保存我和他的一些物件。这自当也包括他给我的那些东西。埃尔莫斯最后给我的一样东西,是一个笔记本!”

从柜子中取出那把带锁的笔记本,当江俊彦和曹姚看见笔记本中的内容时,两人双目瞪大,露出惊喜。

之前在古堡,蒲安东等人记录到墙壁上出现的奇怪数字、文字和符号。而蒲安北通过这些奇怪的数字符号形成的连接图案引向了德古拉传闻。现在,这本笔记本上同样有这些奇怪的数字、文字和符号。只是和古堡墙壁上有所不同,这里的文字、数字已经符号全部都是分开标注,俨然似乎是一种注释。但是,这些注释是用的符号又让人无法理解。

就如之前那些人说的那般,某些人根本不是用标准的标识语言,他们或许有自己的一套标注体系。

“你有没有向埃尔莫斯求问这些东西的含义?”

施廷德尔摇摇头:“他说我没办法理解,也不用去理解,因为这会是更高层的东西。让我保留下来,或许某一天我也会成为更高层次的人,享受到神的眷顾!”

曹姚迷糊了:“怎么埃尔莫斯忽然又神神叨叨了!”

“或许他不是神神道道,而确实是在关心老友。只是他明白老友无法理解了,所以索性不去解释。至于神的眷顾!”江俊彦指着上面的文字符号,“埃尔莫斯已经说得很明白,这会是更高层次的东西。”

“到底是怎么回事?”曹姚眨着大眼睛,因为她知道江俊彦一定猜到了什么。

施廷德尔能知晓的也就是这些,在那之后,埃尔莫斯又和施廷德尔见过几次面,直至五年前,埃尔莫斯终于消失。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施廷德尔并未感觉到奇怪。起初他也多少关心埃尔莫斯到底在哪,直至后来,他也习惯了。

和施廷德尔分开后,江俊彦留下了联系方式,他需要保持和此人的联系,因为江俊彦明白艾莫尔斯就是一个突破口。

而刚刚和施廷德尔的对话也让江俊彦茅塞顿开,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何不管是古堡又或者其他地方出现了很多奇怪的文字图案了。

回到住处后,他立刻和卓乐峰取得联系。

“之前他们认为这是特殊的标示,又或者是什么不让人所知的符号。可在我看来,也许这就是一种文字文化!埃尔莫斯亲口对施廷德尔所言这是一种更高层的东西。那这种更高层次的东西是什么?应该是语言,是文化,是一种逻辑思维!”

卓乐峰实际上也没有完全理解:“能不能解释的更清楚点!”

“很简单,萨丕尔-沃尔夫假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