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潜行追凶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9章 恶魔的礼物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99章 恶魔的礼物

如果查若祥被深度洗脑控制,江俊彦断不敢这么说。因为一旦彻底**控,意味着查若祥不可能轻易出卖自己的女主人。但是从刚刚查若祥的反应来看,他已经不自觉的流露出破绽,这无疑表明,因为时间仓促,克朗普斯那个女人也许并未对自己的新奴仆完成彻底的心理和生理控制。从这一点上来说,江俊彦就猜测查若祥很可能暂时只是被女人从生理和部分心理操控,这便是一个突破口。

用女主人的隐私引诱查若祥,对一个意志不坚定的奴仆来说非常有吸引力。果然,听闻江俊彦的话语后,查若祥显出兴趣。他的瞳孔不断放大聚光,喉咙也不自觉的咕噜咽着唾沫。

“怎么,还用考虑?”江俊彦可比卓乐峰更没下限,他索性凑上去,对着查若祥耳语几句。

这些话自当是那个女人和江俊彦之前在房间中的种种,听得查若祥血脉膨胀。更是忽然感觉到喉咙一阵冰凉,原来江俊彦已经将铁棍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听也听了,你总该说些什么吧?我的耐心有限,如若不然,后果自负?”

查若祥双眼瞪红,感受到铁棍的凌厉杀气,他的内心已经被江俊彦扰乱,脑海中更是浮现方才江俊彦说的香艳场景。

“韩燕自愿成为主人的奴仆,只是主人对他另有用处。”

“这个用处就是要他死,然后家伙季雪艳?”

查若祥点点头:“更多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依照指令行事。”

“那如果找到主人?”

“我不知道,一向都是她给我们指令,让我们去找她!不过我听主人说,她在对付卓乐峰之后,会考虑让另一个人难受。”

“让另一个人难受!这下总该轮到我了吧。”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心理。本来克朗普斯没有针对江俊彦,这倒是一件好事,可是江俊彦和卓乐峰一对比,对方“惦记”卓乐峰却忽视江俊彦,无疑让江俊彦感觉到自己“混的太差”!所以到现在,他倒是内心有种对方赶紧来找自己茬的想法。

估摸查若祥也并不会知晓更多,而且江俊彦也听到警方靠近的声响。索性,他拍拍查若祥肩膀,指了指前方一条路,道:“往哪跑,那边通往一条小路。”

查若祥半信半疑的点点头,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反正挣脱江俊彦,他便沿着那条路而行。他却不知,江俊彦已经在身后暗暗发笑,因为查若祥只要拐个弯,便要和警察来个照面。依照查若祥现在的速度,他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随着查若祥承认此事和克朗普斯有关,加上韩燕也已经被确定是那个女人的奴仆,到了这一步,江俊彦也基本上猜到了案发经过。而他的猜测也和卓乐峰的猜测吻合。

韩燕的心理落差导致他自暴自弃,且最终成为一个所谓的居家男人。但是这种人其实只要得到适当的激发和鼓励便会唤醒曾经的激情。而克朗普斯那个女人恰恰最擅长激发和操控别人的生理心理。她最终让韩燕臣服于自己,且一步步让韩燕执行自己的计划。

当天,韩燕对马清兰说自己会外出做生意,且让马清兰去季雪艳出租屋。而在白天,韩燕则自己将含有闹羊草的煲汤弄好,随后便去找克朗普斯。只是他并不知道,这确是一条死路。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查若祥遵从克朗普斯的命令杀死了韩燕。

随后在马清兰离开季雪艳家,且季雪艳因为闹羊草导致嗜睡昏迷后,查若祥趁着夜色带韩燕着的尸体进入季雪艳家。

这里值得说明的是,因为马清兰拥有季雪艳出租屋的钥匙,而韩燕之前听从克朗普斯的指令将钥匙复制,所以最终查若祥拿着韩燕的钥匙轻松进入屋内,这才导致房门并无破坏痕迹。

查若祥并不想侵犯季雪艳,他只是让季雪艳醒来,且让其在迷迷糊糊间来到桌子旁。蒙面的查若祥假意自己失误,让季雪艳得到机会将桌子上的水果刀刺向自己。殊不知那把水果刀根本就是玩具刀,并不能刺杀查若祥。接着,因为麻醉不清晰的季雪艳又被查若祥故意摔倒在地导致暂时昏迷。

就在这之后,查若祥迅速将裹尸袋里面的韩燕尸体摆放在桌子旁,又将季雪艳手里的玩具水果刀取走,同时又把另外一把水果刀握在季雪艳的手上最终插入韩燕心口原先的伤口位置。等季雪艳苏醒时,她以为自己真的杀死了蒙面人,而蒙面人就是韩燕!

这个案子到这一步其实已经明了,查若祥落网后,他势必会在警方的压力下说明缘由。可江俊彦还有问题没想通,其一,自当是那个女人为何要针对季雪艳下手?难不成季雪艳真的和卓乐峰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其二,这个案子其实破绽很多,只要把人员信息梳理完毕就能找出端倪,所以其实只要一天多时间,不管是江俊彦、卓乐峰还是警方都已经查清缘由梳理清晰。

比如查若祥将含有血迹的裹尸袋丢弃在窝棚处,这么做很草率,很难想象克朗普斯会有如此安排。再比如韩燕伤口大小和插入匕首大小不吻合,这就留给办案人员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同时也几乎可以说明季雪艳的无辜!

克朗普斯那个女人极为聪明,从之前和其接触交手来看,她非常冷静睿智,考虑问题也很周到。如果她要针对卓乐峰下手,她怎么会把问题弄得这么简单。

“这事背后一定还有故事!”江俊彦并不想就此罢手,加上担心克朗普斯要对自己身边人下手,他也和华天安交代一下事件进展后,便赶忙赶回彦欣礼仪。

店里,钟凯欣和曹姚依旧忙着新公司筹备的事,而彦欣礼仪马上也要迎来内部新装修。两个女人购置的各种物件也陆续寄到店里,对于女人来说,拆快递总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她们充满兴奋。

可曹姚手里现在拿着的一个快递盒却让她疑惑。这个快递没有任何单据,上面没有寄信人信息,只有收件人钟凯欣的名字写在上面。

“凯欣,你过来看看!”

在曹姚的招呼下,钟凯欣凑上前一看,她也注意到快递盒奇怪之处。可是和曹姚的过于谨慎不同,钟凯欣做事干脆利落,毫不犹豫便把快递盒拆开。

在盒子之内还有一个包装袋,钟凯欣又是拆开,里面先是出现几张照片。

钟凯欣随意看了两眼后,目光便集中于包装袋的另一个首饰盒上。她拿起首饰盒端详,打开后,里面的物件让其眼睛微红,不禁微微张嘴。

“这好像是什么旅游景点?”一旁的曹姚看着照片不明就里,她扭头注意到钟凯欣的异样,赶忙道,“你怎么了?”

西红柿小说

“这是凯欣她妈带过的玉手镯!”

曹姚循声望去,见是江俊彦踹着粗气冲了进来:“玉手镯?可……”

关于钟凯欣的家事,曹姚也已经听闻。所以忽然出现的手镯无疑也让曹姚纳闷。

江俊彦走上前来,将钟凯欣轻轻搂入怀中,他也已经注意到桌子上的照片,心中更是起了担忧:“别多想了,这可能是个局!之前那个女人克朗普斯又一次出现了,她设计嫁祸季雪艳,我担心这个也是她的安排。”

“可这确实是我妈的物件。”钟凯欣眼泪慢慢滑落,“俊彦哥,你最清楚,这个手镯是我妈在美塞镇游玩时购买。她非常喜欢,常常带在手上。可当年火灾发生后,我收捡父母遗物,当时并未找到这个手镯。”

说着,钟凯欣抑制不住心中的伤心,抽泣间依偎在江俊彦怀中。

直到这一刻,曹姚才明白照片上的景点到底是哪。

“美塞镇?我听说过,好像和金三角还有美玉有关?”

美塞镇又被称为睡美人,是泰国最北的一个小镇。它只有一条由南向北的主要大街,止于泰缅边境的石桥。街的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商店,其中不少是华人所开。此处是个著名的旅游景点,而同时因为临近缅甸盛产玉石场地,故美塞也有大量售卖玉石的商店和摊位。美塞也是泰国北部一个重要的玉石交易中心。

另外,美塞因其位居泰北边境的交通要点,故又是前往金三角、清盛等地的必经之地。

当年钟凯欣的父母曾在泰国等地做生意,也去美塞镇游玩过,经过此处时,钟凯欣母亲发现了一个玉手镯甚是喜欢,便买了下来。

这个手镯上有一指头大小的部位被黄金包裹,包裹处正好可以刻字。当时钟凯欣母亲并未刻下自己和丈夫名字,而是在此处刻下凯欣两个字。

钟凯欣如今拿在手上的这个手镯,同样那个部位有凯欣两个字,这让她更加笃定这便是母亲的手镯。

除了手镯和照片之外,曹姚还在包装袋中发现了一张门票。

“这个是老挝万象凯旋门附近艺术厅的演出门票,你看上面的时间!”

江俊彦好奇道:“算算时间,应该是三天后。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让我后天出现在这里!”钟凯欣抹了一把眼泪,道,“俊彦哥,我要去老挝。”

“你疯了!这是那个疯女人的阴谋。”

“我不管,只要是有关我父母的一切,我都想弄清楚!”钟凯欣做事从来不会婆婆妈妈,她只想要一个答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