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 > 潜行追凶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章 被动攻击型人格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2章 被动攻击型人格

男女交往中往往都存在一种补偿心理。在追求阶段,一旦一方过于付出,则在得到另一半后,除了前期会形成格外珍惜之外,在中期很可能形成一种追溯补偿。前期付出越辛苦,则中后期越希望得到更大的补偿,以至于放纵自我,对另一半形成生理和心理的虐待。

舔狗这个词流行于网络,实则意思是在追求阶段无条件无原则的行为。而这种人因为前期过于付出,一旦得到自己心爱之人后,在前期确实如获至宝。只是中后期,心态可能会产生变化,继而做出一些不利于另一半的行为。特别是如果此人在中后期自身条件产生了向上变化,形成了优越感,则对另一半的伤害往往会更大。

“沈梦婷是个内向的女孩,她在学生阶段甚至很少和男生说话,更别说会和男生交往。而张家明则一直对其纠缠不休,低三下四献媚不说,还往往用不切实际的谎言欺骗沈梦婷。终究,沈梦婷答应了张家明。最初阶段,张家明确实将沈梦婷捧在手心,然一切都在张家明读研究生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江俊彦怨恨的目光下似要发出火光,他确实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女生千万不要给那些盲目献媚,低三下四的男人一点机会。因为这些人实则都是心理变态。这话虽然有些草率绝对,然并非没有道理。

张家明在读研究生期间认识了一个教授的女儿。而后,张家明则背着沈梦婷和那个女人交往。沈梦婷那会还是个单纯的女人,自从和张家明在一起后,便再也没有考虑其他。所以即使张家明想要摆脱沈梦婷,也很难让这个女人离开。于是,张家明从一开始的冷暴力,到最后从生理乃至心理都对沈梦婷进行侵害。他想用这种变态折磨的方式让沈梦婷知难而退,甚至于在这种折磨中,他找到了补偿报复的快感。

“沈梦婷曾经不止一次的撞见张家明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可张家明不仅不掩饰,反而还当面羞辱沈梦婷。渐渐的,沈梦婷的内心也开始产生变化。她从一个懦弱单纯的女人,变成一个狠心想要报复张家明的人。只是,没多久,张家明就出国,便再也没给沈梦婷报复的机会。”

“原来是这么回事!”卓乐峰恍然大悟,“难怪三名死者的身体都被反复刺破划伤,且脸部被刺上囚字。是因为沈梦婷将对张家明的仇恨幻想转移到受害者身上,所以,反复刺破划伤身体是一种泄愤,至于脸部那个囚字,实则是沈梦婷的内心诉求。”

囚字不仅表现沈梦婷那些年如同被张家明囚禁一般,从而遭受了生理和心理的创伤。同样,她也在表达想要让这些男人成为自己的囚徒,从而任意伤害,以此也来补偿自己的心理。

只是,张家明出国已经一年多时间,而沈梦婷的报复行为在最近才开始产生。毫无疑问,这显然是因为最近有一个刺激点让沈梦婷开启了狂欢连环杀人行为。那这个刺激点是什么?

江俊彦给出了答案:“张家明要结婚了,而新娘就是那个教授女儿。”

在江俊彦看来,沈梦婷是个沉默寡言,不善交流,甚至有些消极应对的女人。如果不是江俊彦擅长“泡妞”且手段丰富,也无法轻易撬开沈梦婷的嘴。正是通过这些了解,江俊彦认定沈梦婷因为有张家明事件的刺激,逐步形成了一种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也叫被动攻击型人格或简称被动攻击,是人格障碍类型之一,是一种以被动方式表现其强烈攻击倾向的人格障碍。患者性格固执,内心充满愤怒和不满,但又不直接将负面情绪表现出来,而是表面服从,暗地敷衍、拖延、不予以合作,常私下抱怨,在强烈的依从和敌意冲突中。这种攻击欲望隐藏越多,则释放会越强烈。

卓乐峰道:“所以你觉得沈梦婷是个固执的人?”

江俊彦点点头:“当然!当我察觉到她想要实施攻击报复时,我就试图劝阻过。最终我发现根本不能改变她的想法。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表面平静如水,实则固执己见。只是,这不是她的初衷,都是张家明害得她。”

“你的纵容包庇也同样害了他!”胡楚光终于开口,“你应该一早就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我想过,只是晚了一步。她那时候已经杀了第一个人。”江俊彦双手抱着脑袋显得很沮丧,表情带着懊恼,是在责备自己的过错。

自沈梦婷杀了第一个受害者卢永祥开始,沈梦婷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而唯一看出实情的江俊彦根本不想检举她。

现在已经彻底弄清楚了沈梦婷的杀人动机。那沈梦婷的杀人方式是否就是卓乐峰猜的通过网络平台或者app联系受害者?

对于这个问题,江俊彦也并不确定:“我根本不可能详细问她这个问题,但是我也相信她是通过类似婚恋或者同城交友平台app和那些男人联系。”

卓乐峰道:“因为这些平台和app实在太多,且注册规则不同,所以我们现在根本来不及查到沈梦婷到底在哪一家平台注册。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诸多压力之下,沈梦婷会选择在她的心理目的地完成最终杀戮。所以,她的心理目的地在哪?”

《仙木奇缘》

三个男人的目光再一次锁定在桌面上的照片。只是现在,他们三人内心都更加忐忑彷徨。特别是卓乐峰和胡楚光,当他们了解到沈梦婷的作案动机后,他们便发现之前寻找到的这五处地点可能是无用功。

沈梦婷是因为张家明要结婚才产生刺激,继而因为她的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产生了狂欢连环杀人行为。所以,她这次狂欢连环杀人行为的心理目的地极有可能是和张家明有关。

卓乐峰紧捏双手道:“我们之前是通过匹配沈梦婷的关键词来搜索景区景点,然现在,我们需要匹配张家明来进行重新搜索。甚至因为沈梦婷和张家明认识很多年,很多关键地点只有他们自己知晓,这要调查起来,除非让沈梦婷或者张家明自己告诉我们才行。”

胡楚光起身道:“我再去问问张家明!”

江俊彦切了一声:“问他?那个虚伪的家伙不会承认他卑劣的过去,则更加不会告诉你们一切和沈梦婷有关的线索。”

“不管如何,总得一试。”胡楚光抬头看了看挂钟,这会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半。十二点是一个关键节点,意味着二十一号凌晨的来临。到了那个节点,沈梦婷会随时杀害第四个受害者。紧迫感让胡楚光快步离开审讯室,即使明白希望渺茫,他也需要奋力一试。

至于留在审讯室中的卓乐峰,他从捏紧拳头逐渐变成不断搓手。这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可紧皱眉头表明他平静不下来。

沈梦婷的心理目的地到底在哪?卓乐峰连见都没见过沈梦婷,又如何能知晓对方内心向往哪里。而谁见过沈梦婷,谁又更加了解沈梦婷?

“你和她交流过程中,就没听她提及什么特别的地方?”

江俊彦哼声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卓警官,你在泡妞的时候会主动不断跟对方聊对方的悲惨情感吗?哦,对了,差点忘了你不是那么擅长撩妹!更不会在撩妹时看清一个女人的真面目。”

“江俊彦,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话中有话!”卓乐峰双目喷火,咬牙切齿道,“所以从头到尾,都是她主动对你倾诉和张家明的过往。你所知道的都是她主动提及,而你根本没有主动问询。”

“当然!所以我确实无能为力,因为我真的不记得她提及过什么地方。”

“又或者她提及过,只是你一时想不起来罢了!”卓乐峰忽然起身来到江俊彦身旁。

这样的举动让江俊彦感觉到危机,他赶忙问道要干嘛,却听见咔嚓一声,竟然看见卓乐峰将自己的手铐打开。

这倒是彻底出乎江俊彦的意料,不解的盯着死对头,江俊彦摸了摸手腕,一脸茫然道:“怎么滴?你这是打算放我走?”

“你想多了。”卓乐峰转身出去,丢下彻底懵逼的江俊彦。可很快,他又再次折回,这次他的手上拿着一个白板还有两只笔。

没跟江俊彦解释,卓乐峰直接将白板挂在墙上,随即拿起一支笔,在白板的正中先写下沈梦婷的名字。而后,他将另一支笔放到江俊彦的面前。

“你……”

“现在开始,努力回想你跟沈梦婷的每一次交流。我会随时在白板上写下你提及的关键词,如果你想到什么关键词,也要随时写到白板上。”

这下,江俊彦才彻底明白,他的眉毛挑了挑,嘴角一动道:“你这是要利用思维导图进行发散联想,继而想推导出可能的答案。呵,卓乐峰,没想到你会主动要求让我配合你进行发散联想。”

“不要废话,不要浪费时间。你在这里拖延一秒钟,沈梦婷自杀的可能性就多一个百分点。”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卓乐峰绝对不会和江俊彦合作进行思维导图发散联想。这需要江俊彦的绝对配合,因为只要江俊彦提供了错误的关键词,则联想方向就彻底错误,届时可能和真正的答案会越来越远。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